52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二十七章: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别人还的道理
    前纪二年末,伊斯塞恩之战结束,这场战争在日后被称为新大6的黎明之战,也是古代四王的终结之战。

    记载中,女王高举光辉之剑,照亮了战场中的每一个灵魂。

    而这一战之后,弗尔斯特和曼特恩也彻底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在之后的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向莱因哈特宣誓了效忠。

    于是,在前纪一年的最后一天,希尔曼女王在王城举行了新王巡礼。

    后来的无数诗人都没有办法能够描述那一天的景象。

    天中的阳光闪耀到刺眼,鲜花的花瓣撒满了城市的街道,金红的长毯铺在地上,欢呼的人群站立两旁,英武的士兵手握长枪。

    踩着长毯,女王头戴着王冠走来,金色的长如同带着太阳的光辉。

    她的身后,跟随着两位王国骑士,分别身穿着漆黑色和亮银色的铠甲。

    两位骑士护卫在女王的身边,在人们撒下的花瓣中缓缓走过王城的街道,最后走到了中心广场的那座圆形平台前。

    古代的莱茵哈特王在这里宣布了王国的成立,而现在,希尔曼也会在这里建立帝国。

    希尔曼带着笑容,踏上了平台的台阶,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步走到了平台的中央。

    四周的声音都平息了下来,那一刻是那么安静,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女王的言。

    平台上,女王缓缓抬起双手,仿佛在拥抱着所有人,然后,她柔声说道。

    “我在此宣布,从今以后,大6上将会只有一个帝国,它的名字,叫做莱因哈特。它会沐浴在最耀眼的黎明中,成为最盛强的国家!”

    “莱因哈特!”

    也不知道是谁出了第一声高喊。

    紧接着,王城中爆出了震天的欢呼声,人们高喊着莱茵哈特,高喊着这个帝国的名字。

    平台下,初和罗兰站在一起,一同看着平台上身处于欢呼与鲜花中的希尔曼。

    罗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很少能看见她笑,但是今天她一直在笑。

    在人们的欢呼声里,她突然抬起了一只拳头,笑着郑重地对初说道。

    “感谢你为这个国家付出的英勇作战,你是个很可靠的战友,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初转过头来,看了罗兰一会儿,然后也抬起了手,和她的拳头轻轻地碰了一下。

    “嗯。”

    “下次有空,我请你去喝酒。”两人并肩站着,罗兰拍了拍初的肩膀。

    初放下手,声音依旧沙哑:“再说吧。”

    ······

    新王的巡礼结束后,希尔曼和初一起回到了城堡的顶层。

    不同于外面的喧闹,这里依旧安静无声。

    希尔曼走到了窗边,伸出手拉开了窗帘。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不只是因为帝国的成立。

    她望着窗外的城市,这一直以来都是她最喜欢的景色,初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摘下了自己的头盔,陪着她看着。

    许久,希尔曼说道。

    “初,战争已经结束了,你也要离开了对吧?”

    她很清楚这一点,她以契约召唤了初,但也因为是契约,就必然会有结束的一天。

    “是的。”初微微躬身,回答道。

    希尔曼出神地窗外,窗上倒映出了她的影子,让她能够看得清楚自己的眼睛,和眼中的神色。

    窗前,她低垂着眼眸,嘴角带着浅笑。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吗,我的父亲送给我的两件礼物,王座和你。”

    她的父亲一生都对她很严厉,在印象里,她从未见他笑过。

    甚至在临终前,父亲看着跪在床前哭泣的她,也只是留下了一句责备:哭什么,你这样的软弱,让我怎么放心呢?

    但是希尔曼明白,父亲是温柔的,因为她感觉到过那只粗糙的大手放在她头顶上的温度。

    也清晰的看到过,父亲站在她身前那个坚定笔直的背影。

    所以对于她来说,或许初,就是父亲留下的一切温柔和保护吧。

    虽然初不会笑,手也很冷,但是初陪在她身边的时候,总能让她的心变得安然。

    “我想说,你是一件很好的礼物。”

    希尔曼说着,回过身来,微笑着深深的看着初。

    “带走我的罪恶吧,这是我答应你的。”

    她已经准备好了,付出代价,兑现她的承诺。

    初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对着希尔曼举起了手。

    下一刻,希尔曼的身上,涌出了无数肉眼可视的黑雾。

    黑雾占据了房间,在空气中扭动着,像是想要挣脱什么一样,但是最后也没有挣脱开来,被拉扯向了初的方向。

    初的手握住了黑雾,雾气在她的手中渐渐溶解、消失,最后渗入了她的手掌。

    希尔曼感觉的到,自己身体里的一种沉重的负担消失了,身心变得轻盈了起来。而身前,初的气息却更加阴沉了一分。

    收集这场巨大罪恶的过程比她想的简单了太多,但真的只是这样吗。

    她再一次看向初,透过还没有彻底消失的契约,希尔曼隐约感觉到了初此时的感受。

    那是一种巨大的疼痛,从手掌而起,然后蔓延至全身,如同每一处血肉都被撕开,每一根骨头都寸寸断裂的疼痛。

    希尔曼只是感觉到了一点,就无力地向后退了一步。

    而初,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默默地承受着这巨大的痛苦,脸上的神情平静,一如平常时的她。唯一可以看得出来的,就是她变得更加苍白了的脸庞。

    此时的希尔曼才终于明白。

    初根本不是什么工具,而真的是一种代替人们背负罪恶的存在。

    那份契约也根本不是什么交易,初只是毫无代价地代替她承担了这份罪恶的痛苦而已。

    就像是圣约中,那个神的使者一样,替人带走人的罪恶。

    痛苦过去,初虚弱地轻合了一下眼睛。

    在希尔曼的眼里,初的身体开始缓缓的消散,化作了一片片地碎片散开。

    这才是使徒的意义吗,没有情感,所以才会用无私的温柔对待世人,希尔曼想到。

    温柔,这是她对使徒的最后一个评价。

    慢慢散去的碎片中,初的脸庞被遮住。

    忽然,她看向希尔曼,轻轻地低下了头,将手放在了胸前,说道。

    “愿吾王,荣光永恒。”

    今天是希尔曼的新王典礼,这是她为希尔曼送上的最后的祝福。

    初的话让希尔曼回过神来,她的眼睛低下,脸上却露出了一个微笑,那是一个很动人的微笑。

    她慢步走到了初的身前,伸出手轻抚向初遮挡在碎片后的脸庞,将额头轻抵在了初的额头上,闭上了眼睛。

    “也愿荣光指引你的道路,我的骑士。”

    说完,她抬起嘴唇,在初呆住的目光中,吻在初的脸颊上,带着那动人的笑。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好好保管哦。下次见面,记得还给我。”

    话音落下,初的身体也彻底消散成了雾气,散在了希尔曼的怀里。

    空荡荡的房间中,希尔曼睁开了眼睛,放下了手。

    城堡的在最高处,又恢复了寂静。

    她一个人站在房间中,缓缓抬起头,任由窗外的光照亮她的背影。

    ······

    帝国成立之后,人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位黑骑士,就像人们不知道她从何处而来一样,人们也不知道她去向了哪里。

    所有关于黑骑士的故事,都只是留在了那一本又一本的文献和传说中。

    人们知道的是,她是莱因哈特帝国的利剑,是那即使被斩落头颅依旧会继续战斗的不屈的战士,是屹立在战争之中的英雄。

    人们不会遗忘英雄,而英雄的故事,也必然会被继续传颂。

    ······

    后来,传闻希尔曼女王一直在命人寻找一块特殊的石头,听说那是一块黑色的方石。

    上面,有着特殊的雕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