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二十四章:背叛的议会,血腥的巡礼
    “是。”

    初沙哑低沉的声音在议会的圆环之中响起,她迈动了步伐,走下了台阶,向着空地上的另外两人走去。

    山岭战士勒夫曼甩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看着慢步走来的初,眼中泛着狂热的战意。

    “黑骑士,让我看看你是否真的能像传说中那样提着头颅战斗吧。”

    风行者卡尔沉默着,迅捷地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两把短刀。

    双手微微弯曲举到身前,眼睛死死地盯着初的脖子。

    两个人的气场同时锁定在了初的身上。

    于是,初抬起了眼睛。

    头盔下,她的嘴唇亲启,轻声念道。

    “我将奉命带走你们的罪恶。”

    她的声音很轻,也很模糊,像是被笼罩在什么之中一样。

    没有人听清她说了什么,但是在她吐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人们知道了,他们要面对的是什么。

    解放:恶意解放,消耗“恶”解放自身的恶意。每点“恶”增加1点四项属性。持续3o分钟。

    初解放了自身的三千的恶,使得她的能力在三十分钟内达到了一个普通人类的七百倍。

    黑色的物质在初的皮肤上和盔甲上快的蔓延着。

    从她的脖颈蔓延而上,就像是侵蚀一般地包裹住了她的脸颊。

    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

    她的气势变得越来越恐怖,最后达到了一个难以言喻的高度。

    黑色的雾气从她身上的盔甲中渗出,淌落在地面上翻滚着,溢散着。

    而初自身则是完全被那黑色的物质覆盖,变成了一个漆黑的人形,不再有面孔,不再有声音,不再有任何东西。

    只是一片漆黑,气息恐怖至极的一片漆黑,恍若深渊。

    “那是,什么鬼东西。”山岭战士勒夫曼呆呆地望着初,喃喃地说道。

    在那种气息下,他感觉到自己意志在颤抖。

    他咬住了牙齿,几乎要将牙齿咬碎,鲜血从他的嘴中流出,剧烈的疼痛终于让他清醒了过来。

    第一时间,勒夫曼抓住了自己背上的巨斧,蹲下了身子。

    “啊!!!”山岭战士出了咆哮,青筋在他的皮肤下凸起,身体爆出了巨大的力量,向前踏出了脚步,带动了他冲向黑雾的中心。

    巨斧被他从背后拔出,夹杂着狂风,砍向了那个黑雾中的骑士。

    同时,在他的咆哮声里,风行者卡尔也清醒了过来,双刀在手中翻转了一圈,卡尔的身子就像是狂风中的落叶,轻巧灵动。

    就如他的称号一样,他脚踩着微风,出现在了初的面前,手中的短刀落在了初的脖子上。

    “当!!”

    一声沉重的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声音卷起气浪向着四周排开,扬起尘土。

    等到尘土落下,身处于场外的人才看清了场中的情况。

    然后是一片死寂。

    勒夫曼的巨斧被黑骑士的一只手接住,握在了掌中,而卡尔的短刀则是卡在了骑士的铠甲里,不能再砍进一分一毫。

    两位圣者的攻击,对于那个骑士来说似乎没有一点作用。

    风行者卡尔当即松开了握着短刀的手,身子在半空中转过了半圈,改变了攻势,一脚踢向了初头侧。

    一记沉重的鞭腿抽打在了初的头盔上,却只是让初微微地低下了头。

    停留在半空上的卡尔目光愕然,初扭过头来看向他,带着铁甲的手掌握在了他的脚上。

    他想要躲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砰!!”

    在旁人的眼中,黑骑士握着风行者卡尔的脚,将他的身躯砸进了地面里。

    地面蔓延出一片龟裂,卡尔的身躯陷入其中,嘴中流出鲜血。

    然后黑骑士抬起脚,踏在了卡尔的脚腕上。

    “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死寂。

    风行者卡尔,抱着扭曲的脚腕,倒在地上哀嚎着。

    一旁,山岭战士勒夫曼面色血红,可无论他怎么用力,都不能将手中的巨斧从黑骑士的手掌里抽出来。

    直到黑骑士回过了头,将手掌盖在了他的脸上。

    勒夫曼松开了巨斧,奋力挣扎着想要从黑骑士的手掌中挣脱出来,但是无论他怎么挣扎,黑骑士的手掌都没有一点要松开的迹象。

    巨大的山岭战士就这样被一个身形并不魁梧的骑士握在手里。

    他咆哮着,抬起拳头,一拳一拳地打在黑骑士的身上,可黑骑士只是默默地慢慢握紧了覆盖在他脸上的手掌。

    “啊!!”山岭战士勒夫曼出了痛苦的吼叫声。

    “咔咔咔咔咔。”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鲜血从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里流出。

    他的挣扎越来越小,越来越无力。直到,他渐渐不再挣扎,彻底失去了声息,巨大地身躯,无力的垂下。

    议会圆环之中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一点声音。

    “砰。”目睹了这一切的曼特恩王呆涩地跌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希尔曼站了起来,披着鲜红的披风,一步一步地,缓缓地向着外面走去。

    初拖着山岭战士勒夫曼的身躯,跟在希尔曼的后面。

    鲜血拖出了一条道路,血的道路。

    道路一直延伸到了议会圆环的门前,希尔曼站在道路的尽头。

    她面对着门外的光,回过头来,侧脸笼罩在阴影里,眼睛慢慢抬起,看向了圆环中王座上的那两位王。

    此时的曼特恩和弗尔斯特王恍惚地坐在王座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希尔曼微微一笑,淡然地说道。

    “放心吧,我不会在这里杀死你们,作为背叛了宣言的人,你们肮脏的鲜血不配流淌这里。”

    希尔曼的目光看向曼特恩王。

    “不过,你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曼特恩王陛下。我引燃的战火,定会将整片大6吞没。在你们腐朽的王座上等着吧,等我到来的那一天。”

    说完,希尔曼向着门外走去,踏进了门外的日光之中。

    阻挡在议会圆环门前的曼特恩士兵听到了脚步声。

    他们看向门里,但是看到的却不是他们的王,而是身披鲜红的希尔曼。

    他们握紧了自己的手中的兵刃,想要上前阻止,然后他们看到了希尔曼身后的人。

    一个漆黑的骑士慢步从门中走出,手中滴着鲜血,拖着一个巨大的身躯。

    黑骑士的眼神冰冷的扫视了一圈周围,接着,将手中的身躯丢在了门前。

    曼特恩士兵看见了,看见了他们的圣者,面容扭曲地倒在了血泊里,鲜血流淌着,流下了门前的石阶。

    而这,也将会是他们看到的最后一幕。

    黑骑士抽出了腰间的剑,它的身影消失,曼特恩的士兵中出了惨叫。

    一个又一个的士兵被闪烁着的黑影割开了喉咙,神情惊恐地倒下。

    在纷乱里,希尔曼淡漠地跨过尸体,优雅从容地从奔逃的人群中走过。

    莱因哈特的随行队伍里,一个史臣看着眼前的一幕,颤抖着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了纸笔。

    他的职责是记录史实,就像是现在这样。

    他脸色苍白,用颤抖的手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漆黑的骑士在背叛者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王踏过鲜血,慢步走来,这就像是一场巡礼,王的巡礼,只是两旁的不是欢呼的子民,而是尸体。

    ——后记于《希尔曼记—血腥巡礼》”

    在带着血腥味的风里,希尔曼带领着莱茵哈特的队伍离开了议会山峰的山顶。

    临走前,她回过头来,看向山顶的天空。

    此时正好是黄昏,天中的风雪已经小了很多,昏沉的落日弥留着余晖,分不清是金色还是红色的夕阳占据了整片天空。

    希尔曼凝望着天际,眼中倒映着日光,一字一句地说道。

    “旧日已入黄昏,长夜过后,新的黎明,终将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