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十八章:事实证明热是会传递的
    “你喜欢看书吗?”

    走在图书馆木质的楼梯上,老人向初问道。

    “我不经常看。”初看着走在自己的身前的老人,回答了他的问题。

    她没有说喜不喜欢,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

    “那太可惜了。”老人的语气有一些遗憾,但也有一些欣慰,至少初没有说自己厌恶书本。

    如今的很多人已经不再愿意读书了。

    他抬起自己的眼睛,看向那些陪了他几十年的书本轻声说道。

    “我在这个图书馆做管理员已经很久了,在这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愈加确信一件事情。”

    老人走着,随手从身边的楼梯边的书架上抽了一本书,拿在手中翻阅了一下。

    “这些书本从前之人对我们最厚重的馈赠,它们是文明的瑰宝,人们一切问题的的答案皆在其中,它们会指明方向,为每一个深陷迷途之人。”

    就像是从前的他自己一样。

    老人对这些书似乎有着一种很深沉的感情,他走在楼梯上,抚摸着书页,很温柔也很小心,就像是抚摸着自己爱人的脸庞。

    两人闲聊着,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了第四层的第三十六号书架之前。

    老人很熟练地将那本名为《四国近代论》的书取了下来,交到了初的手中,温和地说道。

    “同你的那位朋友说,按照规定外借的书本要在一周之内归还,不过可以再次借阅,所以请注意时间。”

    “嗯。”

    初接过书,从书本黄的纸张和封面来看,这本书应该已经有一些年代了,但是书页仍然很牢固,封面也很干净整洁。

    看得出来有人时常清理和修缮,所以保养的很好。

    拿到了书,初也准备离开。

    而就在她准备要下楼的时候,老人却叫住了她。

    “年轻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本书你也拿回去看看吧,也许会对你有什么帮助。”

    说着,他将另一本书递到了初的面前,这就是刚才他在楼梯边拿的那一本。

    初不明白一本书会对她有什么帮助,不过她并不介意偶尔看一下书作为消遣。

    点头谢过,就将书收了下来,然后转身离开了。

    看着初离去的背影,老人背着手,站在书架的旁边。

    因为初的气息,在初进入图书馆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初。

    作为一个圣者,使他对一个人的气息很敏感。

    初身上的气息太过可怕,所以他有意为初开解。他不知道初身上是否是有什么东西,但他不希望看到一个人因此走上一条扭曲的道路。

    希望会对她有所帮助吧。

    叹了口气,老人整理了一下书架。

    ······

    下午时分,希尔曼处理完了国事,从自己的卧房里走了出来。

    虽然正值深冬的天气,但是因为房间里设有温暖的魔术符文,所以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冷。

    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希尔曼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纱裙就走到了大厅中。

    纱裙清晰地勾勒着她身体的轮廓和曲线,白皙的双腿裸露在外面,没有穿鞋子,光着脚踩在微凉的地板上。头也没有仔细的梳理过,简单的垂在身后,这份慵懒的模样让她看起来别样的具有诱惑力。

    可惜坐在大厅里的另一个人却完全没有被女王的样子所吸引,她安静地正坐在一张沙上,手中拿着一本书,似乎正看得入神。

    初从借书回来之后,就一直坐在这里看书,可能是看得太过专注,甚至没注意到希尔曼走了出来。

    希尔曼浅笑着没有出声,走到了初的身旁,轻轻地坐下。

    初这才看到了希尔曼,连忙站起来,躬身说道。

    “陛下,很抱歉,在下没有注意到您。”

    “没关系。”希尔曼将双腿也放在了沙上,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子说道。

    “你也坐下吧。”

    “谢陛下。”初恭敬地重新坐了下来。

    沙很大,坐下两个人依旧显得很宽敞。

    初习惯正坐,身子挺的笔直,就像是她的性格一样,一丝不苟。

    而希尔曼则是显得更加懒散和随意,她背靠在沙的扶手边横坐着,双腿随意地搭在了初的腿上。

    此时的初没有穿着铠甲,身上是一身普通的黑色常服,这是希尔曼的命令,她不喜欢初总是穿着铠甲,因为那样子倚靠起来并不舒服。

    初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希尔曼也没有打扰她,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四国近代论》自己翻看了起来。

    午后的时光恬静安详,两人坐在沙上,没有人说话,只有偶尔响起的轻声翻书的声音。

    但不知为什么,只是这样简单的时光,却让希尔曼觉得很舒适,时间仿佛都温柔了起来,一点一点的慢慢的流逝着,像是不想太早的结束这无声的午后。

    等到希尔曼将手中的书看完了一半,她才慢慢地将书合上,伸了一个懒腰。

    她看向自己的身前,初还在入神地看着手中的书。

    这让她有一些好奇,是什么样的书会让初看得这么认真。

    “初,你在看什么?”

    希尔曼坐起身子,凑到了初的身边问道。

    希尔曼的声音让初从书中回过了神,她看向希尔曼,将书半合了起来,露出了书本的封面。

    “这是借书时一个老人给我的,他说这本书或许对我有所帮助。”

    当希尔曼听到这本书是图书馆里的老人给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很快就又释然地轻笑了一下,看向初手中书的名字。

    “《圣约》,这确实是一本不错的书,有你喜欢的地方吗?”

    初把书翻开,翻到了一页指着一段文字说道。

    “我觉得这一段,很特别。”

    “哦?”希尔曼有一些好奇地说道。

    “可以读给我听听吗?”

    “是。”初微微点头,把书捧在了自己的面前,开始朗诵了起来。

    “世界建立之初,神创造了人,人诞生时灵魂有着缺陷,于是在他们灵魂的缺陷里,诞生了罪恶。

    罪恶蔓延在人群之中,让人们苦不堪言,终于,他们再也不能忍受。一位老人找到了神明,跪下祈求神明带走罪恶。

    神明怜悯人的悲惨,便派出了一位使者去人间将罪恶带走。

    使者来到了人间,把罪恶带出了人群。罪恶附着在他的身体上,撕咬着他的肉体,但是他的肉身强大,根本无惧罪恶的撕咬,轻易地制服了罪恶,让人间恢复了平静。

    平静到来了,人们沉溺在美好之中,可他们是有缺陷的,于是新的罪恶又诞生了。

    在罪恶的折磨下,人们再一次让老人祈求神明,神明无奈,只好又派出了使者。

    这一次使者带走罪恶时,罪恶啃食着他的灵魂,让他痛苦不堪。使者凭借着自己不屈的意志坚持了下来,最终还是让罪恶从人间消散。

    可没过多久,老人第三次来到了神明的面前。

    他说人间又出现了罪恶,恳求神明再次让使者到来。

    神明沉默很久之后,应允了。

    使者来到了人间,几乎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才将罪恶拖出。罪恶吞噬了他,侵蚀了他强大无比的身体,而他的意志也再没有作用。

    当虚弱的使者回到了神明的身边时,他带着满身的罪恶,就连神明也无法将他医治。使者却笑着低下头,亲吻了神的脚趾,死在了神明的膝盖下。

    第四次的罪恶没有意外地再一次出现在人群里。

    而这时,无论人们再怎么祈求,神明都没有再派下过使者。

    于是罪恶被久留于世,永不间断地折磨着世上的人。”

    ······

    初的朗读并不好,语气中没有情感,声线平淡,但她读的很认真,一字一句的咬字都很清楚。

    希尔曼坐在初的身边,定定地看着初的侧脸。

    初侧脸的线条很美,而且左侧的脸庞没有那条刀疤,让她看起来就像是神最美好的造物一样。

    看着初淡粉色的嘴唇张合,雪白的牙齿轻咬着,小巧的耳垂边垂着的黑色短,希尔曼微微地侧过了头,靠在了沙上。

    罪恶。

    她或许知道初为什么会觉得这一段很特别,因为那个神的使者的任务和她是那么的像。

    “初,你相信神吗?”

    希尔曼靠在沙上问道。

    初停下了朗读,想了一会儿,回答道。

    “不知道。”

    希尔曼笑了一下,初的回答在她的意料之中,因为面对问题的时候初总是会回答不知道。

    也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只是在逃避什么。

    “我不相信神。”希尔曼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但我相信信仰。”

    初疑惑地看向希尔曼,她不明白希尔曼的意思。

    希尔曼笑着解释道。

    “因为信仰可以让人在无可相信的时候,有所相信,而神不可以。”

    她相信信仰,因为大多数的时候,只有信仰可以支持她继续在自己的道路上走下去。

    初思索着希尔曼的话,片刻之后,似乎是有些黯然地说道。

    “我也没有信仰。”

    她没有信仰,她只执行任务。

    大厅里,希尔曼突然轻轻地抓住了初的下巴,将初的脸转了过来。

    在初茫然的眼神中,她把自己的额头抵在了初的额头上。

    “你可以信仰我啊。”希尔曼微笑着,闭着眼睛,温声说道。

    “我愿将我的荣光赐予你,照明你的道路。”

    引领部下的道路,这也是她王的职责,不是吗?

    初轻靠着希尔曼的额头,茫然平淡的神色没有改变,但冰冷的身体,却带上了一点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