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十二章:背对光辉的阴影
    头盔下,黑骑士猩红色的眼睛盯在休贝特的身上。

    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休贝特感觉到了寒冷,作为圣者的他早应该不会再感觉到寒冷或者炎热才对。

    但是他清晰的感觉到了这种寒冷几乎将他四肢冻僵,让他的心脏停跳。

    然后他明白了过来,那是一种杀意,来自于眼前的人的杀意。

    简直就是怪物。

    现在的休贝特已经开始怀疑那个黑色骑士铠甲里的到底是不是一个人类了,被斩下头颅依旧不死的身躯,和他从未见过的凛冽杀意。

    无论是身经百战的将军,还是冷酷无情的杀手,他们的杀意和眼前的人相比。

    置身在杀意里,他的面前世界仿佛都黯淡了下来,天空中的云层昏暗,大地上尸横遍野。

    他好像是处在空无一人的荒原上,污红色的鲜血将他的身子缓缓浸没,他明白这是强烈的杀意造成的幻境,但是他没有办法反抗,也不知道该怎么反抗。

    休贝特自然不知道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杀意,他没有经历过使徒荒原,更没有经历过那种厮杀。

    从各个世界里来的无数人和生物,在到来的第一天,就被告知整片荒原上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

    他们开始了疯狂的厮杀,有多少人参加在厮杀之中,几亿人,还是几十亿?没人数过,只知道他们的尸体足以将没有边际的荒原铺满。

    在没有白昼与黑夜,没有四季,没有尽头的时间中。每一天都撕咬着带着血的生肉,躺在血泊之中和尸体的旁边休息。

    在这样的环境下,所留下来的最后一个,就是初。

    所以说她是怪物也没什么,很准确。

    可以说休贝特现在在杀意的幻境之中感受到的,就是初当时在使徒荒原中感受到的。

    茫然地倒在血泊里,看着那个世界,任由鲜血没过自己的脸颊,生与死都不再是那么重要,一切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所以初追寻意义,她需要意义。

    杀意让休贝特出现了短暂的失神,而这个短暂的失神,就足以让他的生命结束了。

    他感觉到了胸口一痛,世界再一次清晰了起来,慢慢地低下了头。

    他的身子正从半空中落下,风声从耳边挂过。

    黑色骑士已经将长剑刺入了他的胸口,血液顺着长剑流淌,流过黑色的剑刃,而他的生命也随着鲜血流逝着。

    “咳啊。”休贝特咳出了一口鲜血,手中的法杖脱手落下。。

    “你到底杀过多少人?”半空中,他低着头问道,在那个杀意幻境里,他几乎看不到尸体的尽头。

    “忘记了。”初握着剑,淡淡地回答道。

    “嗬。”喉咙里出了一声干哑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嘲笑还是讥讽,休贝特看向初。

    “你这个怪物。”

    他颤抖着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握在了刺入自己胸口的骑士剑上。

    眼神越来越暗淡,不过在死之前,他还要为普兰恩做一件事情,为他的王国,献上他最后的觉悟。

    他要杀死这个怪物。

    “随我一起被放逐吧,罪恶的家伙。”休贝特轻声说道。

    初的握着剑的手一紧,随后,她和休贝特的身影消失在了半空中。

    战场之外的不远处,初和休贝特同时出现在了一片空旷的平原上。

    休贝特释放一次远距离的空间传送,将初和自己传送到了这里。

    此时这位老人的面色惨白,身上银灰色的法袍上尽是血迹,右手紧紧地抓着初的剑刃。

    在初的感知中,休贝特体内的空间元素变得紊乱不堪,错综地交缠在一起,像是随时都会崩溃释放出来。

    这些空间元素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如果让它们一次性释放出来会对周围的一切都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但是初并没有反抗也没有逃开,只是站在原地,有些不解地看着休贝特。

    这种打击休贝特自己也会被波及其中,而且作为中心,他会受到最大的伤害。不出意外的话,他的身体会粉碎,一点也不会被剩下来。

    初不明白休贝特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难道,这也是他的任务吗?

    休贝特的神色变得痛苦不堪,他的皮肤表面裂开了一道道裂纹,裂纹之中是银白色的光。

    “啊!!!”老人出了一声惨叫,他选择了一种最痛苦的死亡方式,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被一点点的粉碎。

    同样的,这也是他的觉悟。

    挤压在一起的空间元素,轰然炸开,休贝特的身体在第一时间化作了粉末。

    银白色的光形成了一种半球体,以他为中心波及开来,淹没了初,淹没了草木,淹没了土石,淹没了平原上的一切。所过的一切地方,一切事物都被空间碾碎,变成了碎片和粉末。

    战场上,能看到不远处升起的那片巨大的银白色光华,在破开云层的长空下闪耀着。

    普兰恩的士兵沉默着,他们知道他们的贤者为他们奉献了生命。

    莱因哈特的士兵也沉默着,因为那片光华真的很耀眼。

    银白色的光华持续了很久。

    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无论是黑色的骑士,还是空间贤者都已经死在了其中。

    可是等到光华一点一点消散下去的时候。

    人们愕然地看到,在银色的光中,一个漆黑色的人影,提着剑,一步一步地缓缓地走了出来。

    背对着刺眼的银光,它如同烈阳下的暗影,走出了废墟。

    它是一个怪物,只要在有罪恶的地方,它就不会死。

    ······

    失去了王国的圣者,普兰恩的士兵失去了继续作战下去的勇气。在一个不是很长的时间里,王城告破。

    普兰恩的国王被俘,希尔曼没有杀死他,而是下令把他囚禁了起来。

    应该是第三天,莱因哈特的军队在希尔曼的率领下,入驻了普兰恩王城。

    咆哮的雄狮旗帜飞扬在普兰恩王城的街道上,代替了普兰恩人信仰的雄鹰。

    希尔曼走在军队的前方,身后是手握利刃的士兵。

    她戴着王冠,披着红色披风,骑在白色的骏马上,看向站在街道两旁的普兰恩人。

    在普兰恩人望着她的眼神里,她看到了恐惧、看到了愤恨、看到了哀求,可惜,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不过她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她。

    希尔曼仰起了头来,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骑着骏马向前踏去。

    她的父亲告诉过她一句话。

    她会是一位王,所以她必将与所有人都不同。她必将走在所有人的前方,引领王国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