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九章:剑与魔法的故事里,总是会出现年迈的魔法师
    普兰恩的王城前,莱因哈特的军团抵达了攻城的位置,慢慢的停了下来,行军带起的烟尘渐渐平息。

    寒冬的烈日之下,战场陷入了短暂的宁静之中,就像是好像之前的风平浪静,暴风雨前安静的夜晚,蕴藏着即将爆的滔天怒浪和瓢泼大雨。

    在无声之中,两个王国的军队相互凝视了许久。

    “陛下。”罗兰俯身在马车的一边,向着马车之中的希尔曼轻声说道。

    “已经准备完毕,是否攻城?”

    希尔曼笑着看着罗兰,微微地点了点头。

    “开始吧。”

    “是。”罗兰应道,直起了身子,骑在战马上,抽出了腰间的一把长剑。虽然她本人的武器是一把巨剑,但是那样的武器显然不能在马背上使用。

    罗兰的手中,长剑高高举起,映射着天空中的光,出耀眼瞩目的光辉。

    莱因哈特军队中的士兵架起了长矛和盾牌指着前方。

    而城墙上普兰恩王国的军队也拉开了长弓,箭矢对准了高空。

    “全军!!”

    马背上身穿银红色铠甲的罗兰出了高亢而响彻的吼声,一道光华从她高举着的剑刃之上闪过,连同着剑刃落下。

    “出击!”

    “呜————————————”

    本已平息的号角声再一次吹响,只是这一次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更加沉闷和凝重,仿佛是一柄重锤敲打着战场上的每一个人的心脏,让人的血脉喷张。

    “刺!”罗兰的长剑划破空气,出了刺耳的撕裂声,剑刃倒映出整片战场,她坐在马背上,高声吼道。

    “愿王荣光永恒!!!!”

    战场的宁静如同一片水面,被轻易的撞碎,敲破。

    “愿王荣光永恒!!!!”

    莱因哈特的士兵高吼着,举着自己的长矛和盾牌向着普兰恩的王城冲去。

    攻城车轰鸣开动,碾压着碎石和砂砾,带着不可抵挡的气势撞向城墙。

    投石机抛起巨石飞过高空,王国法师团聚集在一起吟唱着咒语。

    而普兰恩的城墙上,弓箭手也松开了手中的弓弦。

    密集的破空声响起,如同暴雨一般的箭雨向着攻城的士兵落下。

    魔术师挥舞着法杖将一枚枚火球和冰弹射向想要爬上城墙的士兵。

    从绝对的安静到绝对的暴乱,战场这种地方,只需要一瞬间。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倒下,鲜血在地上流淌,尸体的旁边,身后的人踏过鲜血继续冲向前面。

    初坐在马车上,看向外面。

    在她的视线中,整片战场之上都弥漫着黑色雾气,那就是所谓的恶,这个地方的恶多到简直就要满溢出来。

    这些“恶”从战场中的每一个人的眼中,嘴中,鼻子和耳朵中流出,笼罩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看起来可怖且没有生机。

    就和使徒荒原里的人一样。

    同样的,在这样的地方,初的能力会被最大化,这里的“恶”太过充裕,就代表着她自身消耗的“恶”可以在第一时间被补充回来。可以说,在种地方的她,是杀不死的。

    初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身边的希尔曼。

    她在等着希尔曼的命令,可以让她进入战场的命令。

    ······

    普兰恩王城城墙的最高处。

    身披法师长袍的老人站在那里,法杖慢慢地垂下,法杖上淡银色的宝石对着莱因哈特军团中央的方向,对着那个金红色的马车,对着马车中,那个头戴王冠的女王。

    他与那个女王之间相隔甚远,但是越过空间,他能够看得清楚,在这场可怕的战争之中,那个女王脸上却还带着平淡的微笑。

    普兰恩,绝不会向你这种暴君屈服。

    老人握着法杖,苍老的手掌攥紧,干瘪的嘴唇轻张。

    “空间律法自有规则。”

    他的瞳孔变得苍白,他的眼中,世界亮了起来,变成了一片银白色,而无数的事物无数的人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光点。

    他站立在银白色的世界中,站在光点环绕之中,仿佛掌管一切的主宰。

    他的面容似乎更加苍老的了一些,张开了双手,身上银灰色的法袍无风自动。

    “犹如世界自有规则。”

    银白色的世界光芒万丈,一个个围绕着老人的光点消失,只剩下远处,最后的一个光点,那个代表着女王的光点。

    “我遵从规则而行。”

    老人苍白的瞳孔空洞无神,他身处了一只干瘦的手掌,对着那个光点轻轻一点。

    “贯穿她,银光。”

    随着他苍老的声音落下,普兰恩王城上出现了一道银白色的光。

    这道突兀的光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不好。

    站在马车变得罗兰瞳孔一缩,她在那束光中感觉到了一种虚无空洞的气息,这种气息在这片大6上独属于一个人,那个普兰恩的圣者。

    空间的贤者,休贝特。

    此时那道光束瞄准的不是别的人,正是王驾马车上的希尔曼。

    怎么可能在那么远的地方动空间魔法。

    即使抱有疑惑,罗兰也没有时间多想了,她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长剑拦在了马车的前面。

    “陛下,请退后!”

    可是已经来不及,空间魔法的特性就是难以预测的度和几乎不可抵挡的攻击方式。

    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如其来的空间魔法足以取走任何人的性命。

    普兰恩王城上,那道银白色光束射出。

    施法的老人休贝特,拖着自己年迈的身躯向后退了一步。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闷声咳嗽了一声,嘴角流出了一道鲜血。

    空间贯穿这个魔法的施法距离本来根本没有这么远,但是他强行用自己的生命力动了这次远距离的空间魔法,就是为了一举杀死希尔曼。

    他有自信,就算那位女剑圣罗兰在希尔曼的身边,也不可能挡住他的这次攻击。

    这是空间魔法,任何人都不可阻拦,只会作用在希尔曼的身上。

    想着,他抬起疲惫的眼睛,看向银白色光束的尽头。

    是时候了,你在普兰恩犯下的所有罪行,已有审判,莱因哈特·冯·希尔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