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咸鱼舰长 > 第20章 预备役
    安排乐斐民众后,所有人均都散去只留下一些少量探查人员,毕竟这里面有没有存在什么猫腻,没有人说得准。

    今天,整个舰内的气氛格外的低迷,或许是乐斐人的遭遇令他们感到同情,对于这场战争,所有人都开始迷茫了。

    咔嚓!

    房间内,李牧穿着大裤衩,挠着屁股,眼睛看着那时尚杂志上令人鼻血喷的照片,不时的出嘿嘿嘿的猥琐笑声。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李牧头都没抬,道:“进来吧。”

    刷!

    电子门打开,一位穿着标准军装的女子站在门口,看见屋内脏乱的景色,余光瞟见那垃圾堆中的白色舰长服,气不打一处来。

    胸口剧烈起伏,只见她稍稍缓了口气,这才冷声道:“李牧舰长,我们要进行乐斐民众的登记。”

    李牧依旧盯着杂志,抽出一只手,无所谓道:“去吧,去吧。”

    梅比斯俏脸微微抽了抽,狠狠的刮了李牧一眼,心中越的瞧不起对方,语气生硬道:“您是舰长,需要您的陪同!”

    “这么麻烦啊。”

    李牧一脸无奈的坐了下来,挠了挠头,道:“你们就不能自己解决。”

    “你......”

    梅比斯气的差点骂出来,死死的控制自己,瞪着李牧道:“你去不去?”

    “好好好,麻烦死了。”

    说着,李牧慢腾腾的穿起了衣服,等他穿戴完毕后,说道:“走吧。”

    “哼!”

    梅比斯重重哼了一声,一甩火红色的长,扭头而去,而李牧则是毫无自觉的跟了过去。

    登记室内,梅比斯看着眼前情绪低落的乐斐民众,心中很不是滋味儿。

    黑庭斯的攻势太过猛烈,乐斐已经抵挡不住,若是哪一天黑庭斯要进攻他们德亚联盟,迎接他们的或许就是这般境地。

    深吸了口气,梅比斯调整心情后,开始进行登记..

    “姓名:”

    “罗亚。”

    “年龄:”

    “56。”

    “家庭情况。”

    这位五十岁的老人仍旧一脸死灰,道:“就剩我自己了,两个儿子战死,我的妻子多半也.....。”

    现场的再次传来轻微的哭泣声...

    梅比斯微微抿了抿嘴,心中很不是滋味,刚要说话,一旁的李牧却说道:“你的两个儿子是你的骄傲!”

    只见这位毫无生机的老人挺起了胸脯,大声道:“是!他们是我的骄傲,他们至死都在拼死抵抗!”

    梅比斯转头诧异的看了眼李牧,随后继续开始登记..

    一个个登记进行的非常快,李牧则是百无聊赖的进行签字。

    但就在这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时,一场骚乱突兀的起...

    “放开我!我是乐斐民众,你们无权约束我的自由!”

    众人询问望去,只见一个人被士兵押解而来。

    这是一个黑种人,约莫3o岁的样子,穿着风尘仆仆的白衬衫,上面满是划痕,领带歪歪斜斜,整个人显得非常的落魄。

    黑人青年一阵挣扎,但却被士兵死死的摁住,不由开始大骂道:“我要控告你们,这就是你们对待盟友的态度吗?”

    “我要求启动避难条约,我们是盟友国,我们签署过条约的!”黑人青年仍是叫嚣个不停,整个舱内更是一片混乱。

    看着眼前的乱象,梅比斯漂亮的眉毛皱了起来,起身宽慰道:“我们肯定会给你们进行避难,但现在我们处于任务巡逻当中,所以短时间内无法回去。”

    黑人青年眼睛一瞪,气焰嚣张道:“我就要回去!你们有义务送我回去,我们是盟友国!”

    梅比斯满脸难色,她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有些被对方给遏制住了。

    在场的装甲小队士兵们也是抱着臂膀冷笑看戏,整个空间乱糟糟的一片。

    李牧则是看着这一幕,不由咧咧嘴,双手抱住后脑勺,事不关己的模样。

    黑人青年感觉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不够,顿时开始怂恿其他人,只见他义正言辞的喊道:“我们是乐斐人,你们没有权利限制我们的自由,我们要回到自己的国家,我们要寻找自己的亲人,我们要找到我们的军队,他们才能给我们安全感!”

    话音刚落,其他人也开始有些意动,纷纷起身呼喝道:“没错!我们要回到自己的国家!”

    “我们要跟乐斐共进退!”

    “我们要回去!”

    “我要去找我的妻子!”

    “你们不能阻拦我们!!”

    现场乱糟糟的一片,乐斐民众开始全数难,将梅比斯围在中间,神色激动。

    现场越的混乱了!

    看着现场一阵骚乱,黑人青年神色微动,看向一旁的角落位置,不由大声道:“那是舰长,我们去找他!”

    啥?

    李牧愕然的望着黑人青年,这特么是祸水东引啊!

    老子就是一看戏被孤立的舰长,你这都要找自己麻烦?过分了啊?

    但乐斐民众不知晓这些,侦查舰中舰长最大,他们要找主事人说理,自然乌拉拉的围了过去。

    人群很快淹没了李牧,只见他惊愕的望着周围激动的群众,而借此解放出来的梅比斯则是不由松了口气。

    沸腾的人群蛮不讲理,开始不断用激烈的言语攻击,他们国家败亡,心中本就残留着戾气,若是一个不好很可能引起更大的骚乱,甚至是无法预估的后顾。

    梅比斯想到这些,连忙跑了出去,她要找克里斯过来,在她看来,李牧不足以成事。

    梅比斯走了,装甲小队在一旁抱着臂膀看热闹,李牧则是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一时间唾沫星子都要喷到脸上了。

    “等等..你们慢慢说,我..我.....”

    李牧一阵手忙脚乱,但沸腾的人群可不管这些。

    “尼玛,说归说,别扯衣服。”

    “那是裤子,别扒裤子!”

    “你们.......”

    李牧欲哭无泪,一手扯着衣服,一手提着裤子,不由大吼道:“路德!给我镇压他们,要不然老子给你曝光了。”

    装甲小队中的看戏的路德不由愣了一下,随后脸色铁青,暗骂一声:这个混蛋。

    但他也不敢不去,毕竟若是裸照被曝光了,他以后都抬不起头了,这个副队长能不能继续当下去都是一回事儿。

    只见他黑着脸,招呼手下,一群壮汉直接挤进人群,不少人更是掏出枪械戒严,望着那黑洞洞的枪口,那些激动的乐斐民众总算是安静下来,有些畏惧的看着李牧等人。

    黑人青年作为怂恿者也被制服,此时正扯着嗓子喊道:“你们不能这样,我们是盟友国,你们不能这么对待我们!”

    啪!!

    李牧气急之下,直接一嘴巴子糊上去,黑人青年直接被打蒙了。

    “老子告诉你,盟友国是什么!”

    李牧少有的露出狰狞的表情,喊道:“西部登6战,兰斯顿出动两个集团军,乐斐两个集团军,德亚两个集团军,还没等战役打完,德亚的两个集团军就打没了,剩下的士兵被迫敌后作战,而所谓的盟友国没有任何的支援意图。”

    “三百万人都打没了,他们在前一天还是活生生的生命,但就是为了攻占那个该死的登6点,德亚除了插上国旗的几百人,剩下的都没了!”

    “南部战场!”

    李牧一把抓过对方衣领,狂喷道:“兰斯顿第三舰队被人围剿,毗邻的三个空间点竟然没有任何的空间跳跃,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嘛?没有任何人去支援他们,所谓的盟友国根本就是笑话,在自己的利益面前,他们每一个都抱着侥幸心理,为了保存实力,哪里有所谓的支援,去他娘的狗屁!”

    “你知道乐斐为什么沦陷嘛?”李牧眼中闪过浓浓的嘲讽。

    黑人青年喉咙咕咚一下,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就是因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李牧吼道:“你们乐斐在之前的两次战役均都见死不救,凭什么叫我们去支援你们,还帮你们打卫国反击战?做梦去吧!现在帝国军侵略步伐凶猛,共和联盟的各个国家自保都来不及,这就是所谓的盟友国,松散的被侵略国,战争还没打,那帮政客们就开始勾心斗角!”

    “我告诉你!等哪天帝国军打到本土战场,他们才明白什么叫通力合作!才能知晓还能有战友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你知道德亚现在是什么状况吗?”李牧眼中满是心痛之色,道:“我们再打预备役!知道什么叫预备役嘛?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孩子们,他们开始奔赴战场,每时每刻都有人牺牲!”

    李牧怒吼的声音在仓内隆隆作响,所有人呆滞的望着他,表情从愤怒到麻木,尽管他们想要反驳,但却是无法有效的进行。

    现场一阵安静,只有李牧那控诉的声音成为主旋律。

    舰仓外,克里斯等人同样站在门外,他们并没有进去,而是伫立于门外,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不由捏紧拳头。

    所有人都咬着牙,努力的控制眼泪,其中不少女性早已经忍不住这个残酷的现状,而有些崩溃的蹲身哭泣。

    那来源于灵魂的控诉,令所有人产生了共鸣,就连路德这种兵痞同样脸色铁青,嘴唇紧紧抿着,但却不住的颤抖。

    德亚,打到现在,太难太难了!

    “送你们回去有什么用?在他们明白过来之前,一切都不会改变!”

    李牧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