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咸鱼舰长 > 第17章 李牧?神经质?
    安德森曾经逮属于德亚第六装甲师精英团,但因为其性格恶劣、不服命令、殴打长官,配至轻风号侦查舰队,对于这号兵痞,军中一向不喜。

    别看那些影视作品中兵痞都是特种部队选,但一个连基本命令都不服从的士兵如何能够成为精英?

    战争可不是个人勇武决定的,在浩瀚的战场一个值得托付后背的军人才是他们所寻找的战友。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在安德森的长期熏陶下,轻风号的装甲队早已经是一帮兵痞,不服命令、惹是生非,以至于历代轻风号舰长都没能压得住这个兵痞头子。

    而如今,他们这次谋划造反,仿佛一阵阴云笼罩在整个轻风号上..

    另一边,飞行战队舱内..

    范志毅坐在机翼上,听到队员的报告后,冷笑道;“这帮野蛮人又开始闹腾了。”

    飞行战队跟装甲团素来不和,这种不合是大格局下军种的问题,装甲团看不起飞行战队那瘦弱的样子,只知道躲在高空进行火力打击。

    而飞行战队则是看不起装甲师无脑跟人肉搏拼火力,双方一直争论不休,可以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要不咱么也插一脚?”一名竖着飞机头的队员,眯着眼道;“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咱们也当一回老大,打压一下这帮野蛮人。”

    “干!反正舰长那熊样儿也挡住我咱们。”

    “没错,总不能每次都被那帮家伙抢了风头。”

    “咱们好好谋划一下,到时候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干死野蛮人!”

    “揍他们!”

    众人士气高昂,挥舞着手臂,一阵欢呼...

    “闭嘴!”

    忽然,范志毅厉呵一声,只见他眯着眼睛环视一圈,每一个与他对视的队员均都下意识的低下头,鹰隼般的眼眸无比犀利..

    “咱们是军人!忘了在新兵营的时候,教官的话了吗?”范志毅目光冷厉,道:“这场战争打了五年,五年的时间打的德亚千锤百孔,我们已经没有多少人了!现在还搞内斗,你们对得起那些仍在前线拼命的战友嘛?”

    飞行队队员们羞愧的底下了脑袋....

    范志毅深呼吸几次,稳定了情绪,语气凝重道:“记住!我们的枪口永远对着敌人!”

    “这件事儿就当没生过,我们不知道也不会管!”

    范志毅直截了当的说道。

    “是!”

    众队员齐声喝道。

    .......

    舰队食堂的饭菜是真的难以下咽,那一个个压缩食材吃的索然无味,放在嘴里咀嚼就好似咬着一块儿软趴趴的塑料一样。

    “好想回去啊。”

    李牧左边腮帮子鼓胀,好似松鼠一般快嚼动,他是一刻都不想品尝啊。

    一边观察周围,一边将剩下的压缩饼干扔进嘴里..

    正值饭点,但食堂内却是没有多少人,其实李牧也挺纳闷儿,就这破食物还要啥食堂?直接在工作之余解决了不就完了吗?

    嗷呜!

    李牧大口的咀嚼着,他仍是一身蓝色军装以及卡其色大衣,至于那身白色的舰长服都不知道仍在房间里的哪个角落了。

    他的想法是反正就是来混日子的,他也就不穿那身舰长服了。

    理由是太显眼了,若是等哪天遇到敌方舰队,一看到自己穿着舰长服,就好像顶着移动的三百块,作死啊!

    而且不光是外部,内部也有问题,装甲队那帮家伙一看就不好惹,还是低调一点,免得被揍。

    啪啪!

    拍了两下手掌,李牧总算是将那些难吃的压缩饼干吃完了。

    刚要起身离开,他的肩膀骤然被人压了下来,屁股刚抬起来就被人摁下回去了。

    额.......

    望着前面并不算友好的笑容,李牧就这样被三个大汉给围住了。

    对面坐着一个白人大汉,穿着绒毛坎肩,那手臂比自己的大腿都粗,黄色的头微卷,正一脸冷笑的看着自己..

    至于两边的肩膀则是被另外两个大汉给摁着,李牧思索了一番接下来可能生的事情,但结果都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白人大汉好像是装甲队的副队长叫路德,至于另外两个人,抱歉,一点印象都没有..

    “嗨....”

    李牧露出一丝牵强的微笑,尽量想要表达自己的友好。

    看着李牧这熊样儿,压着李牧肩膀的两人,忍不住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有着花臂的大汉,狞笑道;“舰长,我们跟你商量个事情?”

    李牧呆了呆,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事情?”

    左边寸头大汉亦是在狞笑,俯身对着李牧的耳朵,道;“接下来,舰内会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希望您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牧抿了抿嘴唇,现有些干涩,但没有吭声...

    “若是你不答应,我们会让你爽一爽,你知道断骨头的声音嘛?”

    “咔嚓!”

    李牧这次明显的打了个寒战..

    这令三人对视一眼,不由忍不住大声嘲弄起来..

    “军部就派了这么一个怂包?”

    “这废物刚才差点尿裤子了吧?”

    “乐死我了.....”

    两人大声地嘲弄,但李牧却仍是一动都不敢动,他只想好好的镀个金而已,之后转后勤部门去,怎么就遇到这些个凶神恶煞的部下了呢。

    只见,路德亦是冷笑片刻,摆摆手示意两人安静,随后微微探出身,威胁道;“可以吗?”

    李牧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尼玛!口臭!

    路德并不知道李牧在想什么,但看对方的表情好似是认怂了...

    李牧干咳一声,道;“那个...接下来会生什么,我不知道,军部报告我也会抄范文,你们也知道报告这玩意太难搞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嘛?”

    李牧小心翼翼的望着三人,但三人好似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

    “看来,舰长还是没懂我们的意思。”

    路德起身,走到李牧身旁,挥挥手示意花臂男离开,随后勾住李牧肩膀,狞笑道;“我们想要你的军务报告器。”

    军务报告器是舰长向着军部报告,战况、表现、支援等等事物的信号射器,这对于一个舰队非常的重要,而且若是令军部现这个东西被弄到部下手中,李牧不用想都知道后果。

    “这........”

    李牧不由冷汗直冒,这东西没法给啊,真给了以后转入后勤部门就别想了,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帮家伙会帮他打掩护。

    “不想给?”

    路德挑了挑眉,剩下两个狗腿也开始捏着拳头,嘿嘿冷笑,瞬间李牧就被三个阴影给包围了。

    李牧欲哭无泪啊,求救是的看向周边的部下,现他们早已经收拾好了碗筷,默默的走出了食堂,顺便还关好了门儿。

    李牧:“????要不要这么有礼貌啊?”

    再次转头看向路德那张狰狞的脸色,李牧忽然叹了口气,忍不住摇了摇头..

    空旷的餐厅只有他们四个人了,接下来的画面,李牧都不需要脑补。

    三人对视一眼,以为李牧答应了..

    “舰长?”路德轻佻一笑,得意的看了眼两个狗腿,随后眼中满是阴冷之色,继续施加压力道。

    “我要是说不给,是不是你们就不放我走?”李牧低着头,三人均都看不清对方的脸色。

    路德耸耸肩,道:“离开是肯定能离开,但我想您不喜欢那种方式。”

    “没得谈了?”

    “呵呵...”

    “哎~~~”

    李牧缓缓起身,他的身高在三个铁塔大汉面前跟个孩子一样,虽说有将近一米八,但奈何三人都属于那种怪兽级别的身高。

    被三个铁塔大汉围在中间,李牧显得越的渺小...

    忽然,李牧抬起头看向花臂男,嘴巴列出一道大大的笑容,道:“有一点我想要更正一下,骨头断的声音不是咔嚓,而是.....”

    吱嘎嘎!!

    李牧闪电般的抬腿,上身不见有任何的摆动,但那一脚却极其阴毒的踹在那名花臂男的膝盖上。

    众所周知,膝盖、手肘等关节是极其脆弱的地方,稍稍有逆向力量冲撞很容易就断掉,而专门练习这些技能的人们称之为‘关节技’。

    一段令人头皮麻的骨头断裂声,紧随而来的是一阵凄惨痛苦的哀嚎声...

    啊~~~~~~~~~~~~~~~~~~~!!

    花臂男整个右腿向后扭曲,等等两步后跌坐在地上,本是满是横肉的脸上留着冷汗,嘴里更是不断的出令人心寒的嚎叫声..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路德以及另一名狗腿傻掉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李牧突然暴起,而且看似呆傻的人出手如此阴毒。

    “威尔!”

    路德大叫一声,但李牧比他更快一步,在对方愣神的功夫,一招撩阴腿带着森森寒风呼啸而至...

    唔~~~~~~~~~

    这是一种疼的几乎喊不出来的闷哼声,光是听着声音以及那几乎要凸出来的眼球就能判断出对方的痛苦。

    威尔捂着下体,缓缓跪在地上,除了痛苦以外是一种绝望...

    男人都懂的绝望...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李牧则是一脸人畜无害的笑了笑,道:“放心,你那俩玩意还在....”

    威尔脸色稍微好转,谈不上感激,但明显是放心下来了,没过一秒就晕了过去...

    “你..........”

    路德脸色刷白,瞳孔不断收缩,他是在想不到李牧竟然会这么..这么..神经质。

    前面还说得好好的,毫无征兆的突然出手,而且手段令人心寒。

    李牧仍是微笑着望着自己,好似之前的一切都没有生一般,双手插在外衣兜里,耷拉着肩膀,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