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4.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待到午夜时分。

    长虹湖上,画舫渐渐少了。

    一名体态婀娜的红衣女子趴在长桌上,眼中噙满了泪水,她忽的想到伤心的地方,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裙下之臣”全部用光了!

    这一次的任务,简直是倒贴了钱,而且任务失败,招牌也砸了。

    那圣子道了一声“女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日江湖再见”,潇洒的走了。

    临走前,雇主还冷冷地看了自己一眼。

    萧仙儿像是被世界遗弃了,这个不仅仅是财物的损失,她心底也是生出了很多的挫败感。

    这是什么人啊?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嘤嘤嘤...

    萧仙儿受尽了委屈。

    ...

    夏极获得了十个月的功力,心情还算不错。

    但他身旁跟着的小炉鼎好气啊。

    积蓄都花光了。

    这唯一的机会也丢了。

    圣子还似乎很开心?

    她不过是不想做炉鼎而已。

    哎。

    宁梦真轻叹一声,她甚至可以预见自己未来悲惨的命运了。

    被圣子泄,甚至用双修之法吸取自己的元精后,再遭到遗弃,然后很快衰老,残年在憎恨痛苦中度过。

    她几乎想大哭出来,但还是强忍着,和圣子一起登山返回。

    月色里,山道崔嵬,数千层石阶直通山顶的巍峨大殿。

    殿门极气派,石匾金描的“圣门”两字长宽数丈,很是令人震撼。

    两人午夜返回,守门弟子也没多问,只是看着圣子的背影却是露出了些奇怪的韵味。

    圣子功力近乎被废的事情,在圣门里早已传开了。

    不少原本与圣子竞争失败的门中精英,也是蠢蠢欲动,准备回归了。

    圣子带着他的炉鼎,去山下碧空城玩到午夜时分才回来,还一身酒味,这不是鬼混,不是堕落,不是自暴自弃,又是什么?

    他实在是不复当年那绝世天才的模样了。

    有时候,一个小小的细节,就可以明白此人的心理状态。

    圣门值守弟子觉得自己看明白了。

    圣子,已经是过去时了。

    他早已不是当年的天才。

    此时,不过是个沦落到花天酒地,借酒消愁的落魄人而已。

    曾经风头一时无两的天才,又如何呢?

    ...

    次日。

    小炉鼎强颜欢笑地来送饭,三菜一汤,都是她煮的。

    夏极正在盘膝运气,进一步熟悉着体内真气的流动。

    按照境界的划分,他目前“一甲子功力,凝聚真元”的巅峰境界已经达到。

    现在是卡在了“觅得契机,打通任督二脉,臻至大圆满”。

    那这个契机何在?

    他希望可以获得一些参考,但这种心得都是各个高手藏在心底的秘密,怎么可能示之于众?

    也许,自己需要一本功法才对。

    毕竟别人的修炼都是按照功法来的,功法每一层次都会表明修炼诀窍,其中自然会有“觅得契机,打通任督二脉”的方法。

    而一旦打通了任督二脉,自己就提升到了原本圣子的境界。

    这么一来,如无意外,自己这冒牌圣子应该也可以暂时坐稳了吧?

    圣门存放功法的地方叫云心阁。

    那里藏书众多,但却也难以进入,从前的圣子是可以的,但现在...需要想办法进去才行。

    思索着的时候,夏极也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于是他坐到桌边,开始吃饭。

    珍珠米团,八宝嫩牛,双椒肉丝,再配一碗猪肺汤。

    夏极先喝汤,只是汤才入口,他双眼就瞪大了。

    这味道...

    宁梦真看他表情不对,装出一些关切的模样问:“圣子,您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夏极说没事,然后将桌上饭菜一扫而空,只是自始至终,表情都挺怪的。

    小炉鼎收拾好屋内,端着空碗推门走出。

    走到过道时,她忽的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看着猪肺汤还有小半碗没动,鬼使神差地拿起汤碗凑到唇边,喝了一口。

    噗!!!

    一股诡异的味道冲击而来,她猝不及防,一口喷出。

    什么鬼味道!

    怎么这么甜?

    她突然明悟了。

    似乎今天做菜时精神太过恍惚,把糖当做盐了,而且还放了量。

    那奇异的甜味配着猪肺汤,简直是谋杀味蕾的黑暗料理。

    宁梦真面色复杂。

    刚刚圣子明明应该呵斥自己,但他却装作没事,反倒是将自己做的饭菜全部吃掉了。

    如果不是自己好奇喝这么一口,怕是永远不知道这件事。

    “圣子...”

    她站在午间的过道里,心里忽然生出一些奇异的情绪。

    ...

    午后。

    有侍女来传信,说是执事天王长老要见圣子。

    夏极心中一凛。

    执事长老怕是来者不善啊。

    如果自己被现是冒牌的,下场可想而知。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状态,对着镜子压抑了调整了一下神色。

    然后裹了一层抗寒的华贵袍子,露出大病未愈的虚弱之色,便是出了门。

    侧殿。

    鹰钩鼻阴沉老者负手而立。

    这是夏极第一次见到圣门的实权人物。

    他更加谨慎地隐藏住体内的真气流转。

    如果让人现他伤势这么快就全好,可能他会被当做怪物解剖。

    但这是他多想了,如果你不表现展露,谁能感到你体内的真气流转?

    他的低眉垂目,在执事长老眼里像是一种“虚弱,且颓废”的表现。

    天王老子皱眉,露出失望之色说:“我让宁梦真带你出去散心,没想到你却鬼混到半夜才回来,你这般自暴自弃,可还有一点我圣门门面的模样?”

    他话虽如此说着,但心里知道圣子如此是正常的。

    当时他重伤而归,自己可是检查过他经脉的。

    那是一种完全处于闭合的状态,就像是不曾练过武功一般。

    三大执事讨论下来,现只有一种异毒吻合:冥王玉!

    冥王玉虽然排行异毒之末,但异毒已经可以跻身入“禁物”之属了,这“禁物”悚然可怖、诡谲难知,来源成谜,其中多包含了许多难以想象、越人类理解的诡异物件。

    所以,从个人角度来说,圣子露出如此自暴自弃的模样,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天王老子并不去理解他,因为他是执事长老,而眼前少年是圣子。

    圣门,不需要一个废物做圣子。

    鹰钩鼻长老沉声道:“你去云心阁静修三个月吧,一切功法都可翻阅,大培元丹可供给你三枚,小培元丹九枚。鉴于你失忆,第三阁一次性钥匙也能重领一把。另外,你如果想到解毒的方子,可以写好了交给宁梦真。

    只是三个月后,你如果没有能够恢复真元境大圆满的实力,那我与其余两位执事长老会一起扣关门,请门主,将你圣子之位废除。

    宫久,这事,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夏极愣住了。

    自己刚刚还在苦恼如何寻找功法去觅得“打通任督二脉的契机”,如何才能去云心阁,现在长老竟然就逼着自己去,这...

    同时,他也算知道了圣子的名字叫宫久。

    “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天王老子见他沉默,又语气强硬地重复了一遍,“我圣门不需要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圣子!我圣门是大魏王朝的国教,地位尊崇,责任重大,大魏也容不得一个没有力量的圣子!”

    他声沉色厉,若非这圣子以往表现很是杰出,甚至带着一丝雄才大略的枭雄意味,他根本不会给这三个月的时间。

    说实话。

    这位执事长老根本不看好他的表现。

    而且,甚至不需三个月后,冥王玉也许就会夺走他的一切生机。

    如果没有意外,圣心阁就是圣子的埋身之地了。

    天王老子心中暗暗叹了一声:可惜了。

    相比于他,夏极显得很是淡然。

    他心里有些激动,可是不会表露在脸上,于是云淡风轻的说了句:“我知道了,多谢长老。”

    说完这句话,他脸上忽的闪动着一种自信的神色。

    然后,转身向着侧殿描金门扉而去。

    天王老子有些惊讶于他的冷静,抬头看着这少年的背影,只觉得如潜龙被困于渊。

    身处这般的绝境,依然不怒不伤不悲不喜,甚至还带着一股不屈于现实,不屈于压力,还想着能够破局而出的自信!

    换成是他,怕是根本做不到这样。

    天王老子目如鹰隼般盯着那背影,这少年当真是心性上佳,可惜造化弄人,鱼跃龙门,偏被波涛所阻,恨,恨呐!

    他又开始思索圣子在出事前的去向,但宫久心思缜密,怎可能留下通向“冒牌货”所在世家的任何蛛丝马迹,再让圣门去查证?

    不仅如此,宫久还将线索导向了荒废的红莲山,造成一种“自己就是在山的深处中毒”的假象。

    只是那红莲山,原是大金光寺所在,寺庙僧人一夜之间全部惨死后,那山已成了一处可怖之所,常有怪事生,成了大魏公认的禁地之一。

    如果圣子真的是在其中遇到异毒,那么这事可就难办了。

    天王老子,陷入了沉思,需不需要派人去查查?

    另一边。

    夏极照会了一声小炉鼎,让她给自己送衣物,送三餐。

    然后就往云心阁去了。

    云心阁坐落在碧空山的山顶湖中央。

    这里原本是大型火山,喷火口塌陷成了盆地,长久的积水让这里变成了一个湖。

    湖面平静,波光蔚蓝,让人不禁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守护在这里的圣门弟子早已得到了传令,任由这位功力尽失的圣子通过。

    看着那持桨撑舟远去的背影,圣门弟子眼中再不存尊重。

    谁不知道圣子重伤,功力几废。

    这圣心阁怕就是你人生的终点了。

    圣子从他们之中脱颖而出,如今失了势,表面不说,心底自然是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