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山海传说 > 25 定金光
    一个漩涡出现在夏晓宇眼前,他迷迷糊糊地,也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模样,然而睁开了眼睛,却已经到了一个分外熟悉的地方。

    一座寺庙一样的大房子,旁边一排的半人高矮的小房子,门口堆着大大小小的口袋,一只只兔子进进出出。

    兔婆婆正挥舞着锄头,在地里面干活呢。

    小兔不知道哪里去了?

    晓宇想要和兔婆婆打个招呼,却现自己一动也动不了,好像只有眼睛能动弹...也不对呢,为什么眼睛能看到后面的东西?

    这就是入梦的感觉?难道是妙妙的梦里梦到过这些吗?

    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晓宇再次思索的时候,却现桌子另一面一个老者静静地坐在那儿。

    他身躯高大,坐在那里却不太明显,一头漆黑的长头披散着,三绺短须参差不齐,看上去去很自然,一双眼睛平静而内敛。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有静,居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也.....剑飞,你眼睛四处乱转地看什么呢?”

    就在晓宇有所猜测的时候,老者说话了,晓宇楞了一下,还没有想得太明白,就听见自己说话了:“姥爷,这水之胜刚,弱之胜强你每天都要教我好几遍,究竟是什么意思呀?”

    “当然是教你读书要精,要学而时习之才对。你看,这段‘上善若水’是道经第八章,而弱能胜强却是德经最后一段,弃道而就下德,嘴里还说着‘我听得多了’,这怎么行得通呢?”老者翻个大白眼,无奈地笑了笑。

    “道啊,德啊,姥爷你整天给我讲这些和现世讲的道德不一样的东西。”少年哼了一声:“七宗五门那些正经的道法都离开道德经十万八千里了,对妖精真正管用的难道不还是这些道术么?姥爷,你别教我这些了,多观想一会儿内景,画画符箓,背背祝词,哪怕是打几套拳也好,不比读这些没有用的强得多了?”

    “没有用?”老人失笑:“剑飞,那些书上虽然教了道术法术,教你养气观想,但没有道理支持,到头来都是小术。你以后要帮这些妖精看着墟门,难道全靠这些小术么?”

    他看着对方,仿佛看到了少年若有所思的面孔:“剑飞,昨天小七郎他们几个没来早课,你找到它们责骂了一顿。你为什么这样做呢?”

    “我为什么这样做?姥爷,如果你认为我错了,我认这个错,不过我也要辩说两句:你对这些小妖太好了,好到连一点儿规矩都不讲的地步,这些小妖怪刚刚启灵,亲族的大妖怪没有人管他们,你给教些道理道法,是为了让它们能够品行端正,以后不招惹事端,是一门心思地为了他们着想,但是这些小妖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这样不行。”他声音直率:“如果不趁着小的时候引起他们重视,不仅仅白费了您一番心血,以后长大了怎么办?”

    “所以你就给他们立个规矩?”老爷子又笑了,一边笑,还摇着头。

    “这确实是剑飞妄为。”少年正色道:“墟里面分不清轻重的小妖现在还不占多数,姥爷既然要教他们是非,那就要把是非分辨清楚,现在就让他们晓得轻重;尤其是尊奉姥爷您的妖怪,必须要和那些对姥爷不敬的家伙划清楚界限,这样,那少数不敬的受到冷落,自然会自省其非,至少会明白自己的不对之处,冥顽不灵之辈即使不改过,也会摄于氛围,束手束脚,不敢气焰嚣张……”

    “哈哈。”老爷子爽朗地笑了一阵,过了些许时候,他静静地看着少年,眼睛里突然地露出了几许莫名的神色:“剑飞,你妈妈前段日子说升官的事情,有眉目了?”

    “我妈上个月评上年级组长了。”少年挺起胸膛,一脸骄傲。

    “唉……你妈管着一个年级上千个孩子,还要想中考的事情,也挺不容易的。”老爷子点了点头,有点欣慰,又似乎有些别的神色:“你爸总是出差,她就带着你上班下班……”

    “姥爷……妈妈事业进步,你觉得……”少年看着老者,喉咙好像有些干涩了:“不高兴吗?”

    “哪有呢?”老爷子叹了口气,有点不由衷,他放下书本,摸摸少年的头顶:“姥爷对不起你妈妈呀,也对不起你,还有你大姨……”

    妈妈……

    晓宇忽然愣住了,在这旁观者一样的视角,他有些明白了,这似乎是……

    ——

    “夏!晓!宇!!”

    正在晓宇猜测的时候,一声雷霆般的怒吼蓦地在天上炸开了,晓宇一抬头,就看到一双金光四射的眉眼填满了半个天空,正怒气冲冲地对着他:“你怎么敢偷窥我的记忆?快给我出去!”

    乒乒乒~

    天地如同玻璃一样地破碎了,须臾间夏晓宇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挤了过来,他也没有抵抗,就被挤了出去,在一片黑洞洞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呆了好一阵,才再次感应到那双眼睛的存在——它只剩下一只,出现在晓宇的额头顶上,仍然散着怒气。

    晓宇能够感觉到这是来自表哥的情绪,心眼通的效果便是如此,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没有钻进妙妙的梦里,倒先是撞进了表哥的记忆里头。

    “那个……表哥,对不住。”他想了想,还是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哼!”一声没好气的冷哼在晓宇脑袋里响了起来,法坛上赵剑飞手擎法剑符箓,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却已经将心神附在了晓宇的心神上。

    出了这等意外,他的脸色并不好看,不过却也明白,这种涉及神魂的事情经常出现意外,搭顺风车的时候被偷窥,简直是再小不过的事情。

    如此被冒犯一番,尽管赵剑飞知道这不是夏晓宇的错处,但也拉不下脸。

    晓宇也是颇为尴尬,心里头虽然是有点好奇,但却没法出口多问了。

    他终于清楚地见到外公了,但是,妈妈和外公之间,究竟生了些什么事呢?

    晓宇有些迷糊。

    “喂,你呆够了没有?”不满的声音从天眼中传出来,晓宇楞了一下:“哦~表哥,这里一片漆黑的,我们该怎么进妙妙的梦里面呀?”

    “哼,一猜你就什么都不懂,人睡着的时候大多数都是一无所知的,你要入梦、得先有梦才行啊。”

    “可是,你进来之前不是告诉我说过,魇是寄生在梦中的妖物吗?”晓宇挠挠头:“没道理这里是没有梦的呀?”

    “做梦的时候谁知道是哪块皮层在活动?能做梦的地方多了,什么海马丘脑额叶,那么多的地方,随随便便哪里的信息量都是按gB来计算的,你知道哪里管用?”赵剑飞语气严肃:“我们钻错了地方,这不是小妹脑子在活动的区域。”

    “那怎么办?”晓宇道。

    “好办,我烧一个引路符,你跟着念金光咒,照出了路径再慢慢找,记住,千万别走神,念错了就完了!”赵剑飞道:“这地方在道家叫做紫府天门,人的表意识潜意识都堆在这里头,可不是说着玩的地方。”

    “你别以为我说笑话:我要施法,一会儿也许顾不上你,这地方有多大完全取决于思路有多广;小孩子思路跳跃,更是完全不依存常理,加上梦魇作祟,一有意外,怕是能要去你半条小命,出去就变成个痴呆。”赵剑飞定了定神,认真告诫起来:“哼,到时候外婆倒要埋怨我哩。”

    “我准备好了。”晓宇也点了点头,心里有点紧张。

    “听着!”赵剑飞一声,在法坛前闭着眼睛就跳起了舞,晓宇不由自主一般,仿佛被某种力量牵引似的,自然而然地跟着念了起来: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诵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驭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现,覆护吾身。天之光,地之光,日月星之光,普通之大光,光光照十方,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诸神引路,现!”

    声音并不太大,比起法坛前的朗诵唱诵并不一样,反而更像是低声地唱歌一样,清亮又脆生生的,那金光从眉心跳跃了出来,越长越大,一会儿变得如同雨云一般,黑洞洞一片的紫府瞬间就照得通亮。

    “咦?”晓宇目光一动,从恍惚中恢复了清明,他看着周围,原本黑漆漆的一片仿佛被染了色一样出现了若干图景,仿佛变成了双色的胶片,寂静而又在光照之下别扭地漂浮着,他好奇地伸出一根手指,被触碰的地方顿时好像活了一般,同时传出了声音。

    声音悦耳而清澈,小女孩趴在一个高瘦的男人背上,正面是一架巨大的钢琴。

    阳光从敞开的窗子处照了进来,照着淡黄色的地板,小风吹了过来,小女孩均匀的呼吸声和琴声一起飘进了晓宇的耳朵。

    琴声逐渐地放轻了,晓宇听了一阵,突然清醒过来。

    又进了新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