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一页 > 第八十一章罪己诏与南厂
    少年皇帝最终没有杀刘瑾,大概还是顾及旧情的原因。

    不过刘瑾被配到南京去,怕是好不了了,运气好些,说不得真可以养老,运气不好,在走在路上就被人干掉了。

    想要杀刘瑾的江湖人可以从京师的北门排到南门去,再从南门排到东门。

    过往的时候,刘瑾有权有势,手下军士众多不好杀,但是现在还是可以杀一杀的!

    “万不想民生如此多艰。”

    少年皇帝每每想起视频上那些被朝廷蛀虫欺压的无可奈何眼中冒着愤怒神情的子民们,他就心不安,还有些慌,当然更多的是生气!

    这些狗东西,是要把他的子民全部逼到他的对面才行么?

    “苛捐杂税是万万不能要了,明天朕便上朝,严令各地禁止征收苛捐杂税,违令者重办。”

    皇帝在豹房里走来走去,想出了第一条策略。

    “陛下圣明,百姓为陛下之根基,万不可因为这奸佞小人断了陛下的根基。”

    叶知秋很是赞同。

    “还有,那些被打成叛党的统统撤销通缉令,恢复其身份,既往之事,概不追究。”

    少年皇帝想了想,又想出了一个主意。

    “陛下说的是,这也是应有之义。”

    “再者,朕觉定颁罪己诏,反省几过,朕真是愧对天下百姓了!”

    少年皇帝皱了皱眉,似乎在下很大的决心,不过他下决心做出的决定,让叶知秋也不由得惊了一惊。

    罪己诏?

    这个东西可以下么?

    叶知秋记得最清楚下罪己诏的皇帝便是汉武帝了,这位大帝打了一生,打出了汉家的威风,打出了汉民族的气概,但是当有朝一日他去看望过往跟随他征战的将士们时,现他们过得无比贫苦,整个国家虽然打了很多胜仗,但是百姓的生活也越来越穷,武帝很是伤感,终于决定不再继续打下去,与民同休,还颁布了罪己诏。

    不过其他的皇帝有没有颁布过罪己诏,叶知秋是不太清楚的,估计是有的。万一遇到个洪水地震蝗虫日食之类的,估计皇帝也会反思反思。

    但叶知秋看过新版《三国演义》,有一句话印象很深刻:知错改错不认错。

    罪己诏?罪个毛。

    我曹孟德从来不罪己!

    叶知秋还记得《仙剑奇侠传三》里天帝有句话:天帝永远不会错,但是会后悔。三千白,皆是烦恼丝。

    所以,皇帝颁布罪己诏真的合适么。

    “此事还望陛下三思。”

    叶知秋想了想,提醒道。

    “此事朕已经想好了,朕便颁布罪己诏,反思几过,往后不能这么松懈了。”

    少年皇帝似乎是下定了决心。

    “朕还打算设一个南厂,这南厂的厂督国师你便兼着吧。”

    少年皇帝微微思量了会,又说出了一个让叶知秋愣了愣的主意。

    “南厂厂督?”

    叶知秋对这个名字表示有些不太熟。

    他听说过东厂西厂,还没听说过南厂。

    不过一想就知道这个南厂是干嘛的了,估计和前边两个厂工作内容差不多,只是出了刘瑾这回事,皇帝对于东厂和西厂的信任降了些,决定再设置个南厂进行监督。

    “遵旨。”

    叶知秋既然想明白了原因,便答应了。

    叶知秋猜测,皇帝肯定不会单独设置南厂,必然还有北厂,四大厂互相监督,互相促进,方才是道理。

    “少年皇帝要上进了啊!”

    叶知秋感慨一声,也不枉他苦心设计了一番,连手机都改成了日光神鉴。

    ……

    第二日,少年皇帝破天荒的上朝了。

    他不仅上朝了,还宣布了好几条规定,震得朝臣们都差一点认不出皇帝了。

    一是罢了所有苛捐杂税,二是撤销叛党通缉,三是下罪己诏。

    三诏下达,让朝臣们只以为皇帝受了太祖保佑,突然反省了过来,一个个在那里感动的不知所以,涕泗横流。

    “陛下圣明啊!”

    一干老臣全部跪倒在地,磕头连连。

    后边的臣子们见状也磕头连连,口呼圣明。

    叶知秋自然是不磕的,他站在那里看这些大臣们时怎么哭的,便显得有些突兀了。

    “你是什么人?”

    哭了好一会,跪倒在第一排哭的一个老臣抬起头来,问叶知秋道,一脸的不爽。

    “大明国师。”

    叶知秋淡然应道。

    他没惹这老头,这老头怎么很仇恨他似的,看起来九贼这个名号是跑不了了。

    不过对付这些文臣,叶知秋根本不放在心上。

    不怎么惹他也就罢了,惹得急了,直接灭掉他们的肉身就行了。

    “你又是谁?”

    叶知秋回问了句。

    “内阁大学士谢迁!”

    老头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不认识。”

    叶知秋想了想,表示没听说过。

    李东阳他还有些印象,好像也是内阁大学士,至于其他的大学士,他没怎么听说过。

    “阉党!”

    老头恨恨看了叶知秋一眼。

    “……”

    叶知秋想把这个老头揍一顿。

    就怕他还没动手,这个老头就倒下了。

    叶知秋摇了摇头,不想和这个老头动手。

    他要是要杀这个老头,一根头都够了。

    算了,他还是站在一边打站算了。

    “……”

    “……”

    大概是很久没有开朝会的原因,这一次大臣们见了皇帝,甚至都不想让皇帝走了,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报告,还有的要参奏其他八虎,比如国师。

    叶知秋理都不理会,放下一个百变武器笼罩了一丈地,那个小官见着国师根本不理会他,想过去讲理都过不去。

    “国师神功盖世,你都走不到他身前三丈,你还参他?赶紧下去!”

    少年皇帝见着这些参人的就烦,立马挥挥手让小官滚蛋。

    小官还不服,用尽了力气去撞然后被反弹了出去随即晕倒了,被不耐烦的皇帝派人拉了下去。

    “看起来还是豹房舒服啊。”

    一次朝会上完,少年皇帝就不想上了。

    “上朝,真的好无聊。”

    叶知秋也感觉到上朝的无聊了。

    “尤其是那些官啊,怎么样都看臣不顺眼啊!”

    叶知秋有些不爽了。

    “那国师你就不要去上朝了,你去江南一趟,看一下宁王怎么样。”

    少年皇帝这一次还是从朝堂上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顺便带着天界之宝——日光神鉴。”

    “是,陛下。”

    “若是遇着他手下的好手,不要留情。”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