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一页 > 第两百九十二章 晓梦
    “扶苏见过叶先生。”

    翩翩君子,温温如玉,这是叶知秋对面前男子的评价。

    与叶知秋打招呼的是公子扶苏,按照常理是大秦的继承人。

    当然按着历史上,这位继承人挂了,另一位胡亥继承了帝位,随即将奋六世之余烈得来的江山几年败坏了。

    而在神话世界,叶知秋也是帮过扶苏的,那个时候他贼牛逼,直接领兵杀入咸阳,让扶苏成了二代皇帝。

    如今在他面前的也是扶苏,与那一个气质有些相同,总之都是很儒雅的那种。

    “见过公子。”

    叶知秋回了一句,他肩膀上的猫也因着叶知秋下了马车而睁开眼,看了扶苏一眼。

    扶苏一怔,他从这只猫的眼里居然看到了审视的目光,不由想起这只猫的传说,那可是能够媲美帝国左护法星魂的家伙。

    “扶苏见过猫先生。”

    扶苏便又说了一句。

    “喵呜。”

    猫大仙人表示这个家伙很识相,于是从自家主人的肩上跳了下来,也叫了一声,表示还礼。

    “呜,一只有灵性的猫么?”

    一道声音起于天地之间,传递到整个虚空中,让人无法找出声音的发源地。

    公子扶苏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猫大仙人却快要炸毛了,它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声音的主人绝对又是一个高手,它好像打不过的那种!

    高手!高手!

    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多的高手!

    猫大仙人就要反击,天地之间出现了一滴水,随即是很多水,这些水蕴含着极深的力道,要将猫大仙人包裹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猫大仙人一指点出,使出火符之道。

    便有一道火生于虚空之中,这火生的又快又裂,片刻的功夫就将那许多的水蒸发一空。

    猫大仙人一个迈步,便逃离了出去,往叶知秋的方向而去。

    “小家伙,不要着急往我身边靠嘛,和对手多斗一斗总是好的。”

    叶知秋呵呵一笑,言道。

    他已经看到了这个人。

    一辆马车之中,坐着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女,与众不同的是,她的头发已然全白,目光之中没有欢喜可爱等属于少女应有的情绪,而是漠然,无情,高高在上。

    她的手中,放着一把剑,剑带拂尘,紫光流溢,看起来很是绚丽的样子。

    当然,更为瞩目的还是她的身形。

    这个世界的女子集天地灵气所生,各个貌美如花。

    这一位自然也是这样。

    叶知秋便得知了这一位的身份:道家天宗掌门,天宗第一人晓梦大师。

    世人说星魂是阴阳家难得的天才,晓梦却丝毫不弱于星魂,此女八岁时便击败了道家天宗除掌门赤松子以外的六位天宗长老,因此被已五十年不收徒的北冥子录为关门弟子,并得到名剑秋骊,闭关修炼十年,十八岁时接替已逝的师兄赤松子成为道家天宗掌门。

    传闻之中,这位晓梦大师无“讨厌”和“喜欢”的区分,不认同他人把生死看得太重,因辈分极高又年少有为,对周围的人事物看似不屑一顾,逍遥子曾评价其为“藐视一切的天才”。

    天道无情,晓梦便也学了天宗的无情。

    所谓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叶知秋从晓梦的眼里,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东西。

    不过叶知秋又觉得有些意思,尤其是晓梦手中的道家佩剑——秋骊。

    此剑为风胡子剑谱“十大名剑”中排名第九的存在,实含道家至理,蕴含天地生机。

    剑含天地生机,人却言无情之道。叶知秋觉得这一对组合有些意思。

    不过猫大仙人并没有这样的感觉。

    它还没有感知到敌人究竟从何处来,但是听着自家主人的话,它心神大定,决议和这个不曾出现的对手好好较量。

    那边,晓梦便又弹指微动。

    天地之间的水滴比之以往又多了许多,而且这些水滴之间隐隐形成一个结节,浑然如一,其中气劲流转。

    猫大仙人于是又施火符。

    火依旧生于天地之间,似乎要将那许多的水蒸发,但是这一次,那些水并没有蒸发,反而形成一个整体,力压而来,速度极快,转眼之间已将猫大仙人裹挟其中,至于那虚空中生出的几多火花,都被这水给淹没了。

    水能克火,火也能克水。

    水与火之间究竟谁更厉害,还得看施法者之间的修为差距,比如内力,精神力。

    这一点,晓梦大师胜了猫大仙人。

    所以猫大仙人被这许多水包裹了起来,似乎就要被封印。

    猫大仙人不再运用火符,而是使用出排云掌来。

    但它的排云掌依旧没有破开这小小的水滴。

    万川秋水,这是晓梦所使用的道家心法,早已经被晓梦修行到极高深的地步,论及力量,猫大仙人还不是晓梦的对手。

    于是猫大仙人觉得自己有些尴尬。

    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似乎要被人封印了,实在是丢了猫的脸,也丢了自家主人的脸。

    便在此时,叶知秋出手了。

    他看了晓梦大师一眼。

    有人说,女人是水做的。

    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讲,男人其实也是水做的。

    而叶知秋正好会一门水行的道法,与人体内水的运行有关。

    所以他看了晓梦大师一眼,晓梦身体内部的水便发生了逆转。

    该上的下,该下的上。该走的不走,该不走的走。

    这一刻,晓梦觉得自己很不舒服,那是一种被攻击到内心深处的感觉。

    不从身外,而从身内。

    她觉得有些不舒服,她便动用道家心法,压制体内水之变化。

    而在这一刹那,她对于外界水的掌控之力变弱,一些水失去了晓梦的远端操控,便掉在了地上,被大地所吸收。

    猫大仙人顿时觉得压力一轻,使出十成的排云掌来,将这些水滴横扫一空。

    随即,它不断变换身形,严阵以待。

    它已经知道,刚才与这一位的对决,实在是自己的战术有问题。

    当内力不如别人时,自己所做的就是不让别人打到自己,先以极快的速度拜托敌人的攻击,再思考制敌之策。

    在原地不动,那是完全错误的!

    “一只猫,厉害至此!厉害!厉害!”

    “居然能够从晓梦大师的攻击中出来,果然不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