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一页 > 第一百七十五章我看你一眼你就瞎了
    “惊喜个锤子!”

    若是界王还活着的话,他肯定会这么说。

    可惜,他已经死了。

    昔日的叶知秋,还是秒不了界王的,但是当他与三套铠甲合体领悟出一些大日神体的奥妙时,他已然有了秒了界王的能力。

    而他所做的事向来出乎意料,以炎龙铠甲的身份与雪獒铠甲对打,逼迫雪獒铠甲撤退,在雪獒铠甲撤退之时捕捉到界王老巢,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砍了界王。

    界王当时满脑子想的还是如何加强对雪獒铠甲的训练,因为在雪獒铠甲与炎龙铠甲的争斗过程中,雪獒铠甲居然落于下风。

    一切的结果要看输赢,既然雪獒铠甲打不过炎龙铠甲,那对西钊的训练力度,是要加大的。

    他却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死了。

    “我不甘啊!”

    若是允许快要死的界王再说一句话,他可能会这么说。

    ……

    “生了什么事?”

    界王的老巢之中,不仅有西钊,还有冰儿等为界王办事的人,当他们听到一些动静时,纷纷赶了过来,只是面前的事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在他们眼里有如大魔王不可一世仿佛无法被打败的界王竟然已经被杀了,而界王的宝座之前,此时正站着一个他们早已经见识了好多次的人。

    炎龙侠!

    这个时常出现在界王口中,也时常出现在报纸上的铠甲勇士,居然出现在了他们的老巢里,而且还杀了界王。

    一时之间,许许多多界王的手下吓傻了,随即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反应了过来,纷纷四散逃走。

    “对于你们……”

    叶知秋看向那些逃走的界王手下,并没有大开杀戒,他手一招,界王还没有用掉的异能兽卡片便全部到了他的手上。

    一共有三十五张。

    这些异能兽还没有出世就出不了世了。

    擒贼先擒王,古人说的话向来是有道理的,叶知秋擒拿了影霸,便少了很多麻烦,他又擒拿了界王,更是少了许多麻烦。

    叶知秋又是一刀劈开,劈出一块金影石来,闪闪光。

    “这块石头归我,以后你就不用为黑暗效命了,好好活在光明的世界上吧。”

    叶知秋见着西钊想要动手,淡淡开口。

    “好。”

    西钊早就不想效忠界王了,也不想利用雪獒铠甲来做任何坏事,如今正好与过去一刀两断,做一个普通人,好好活着就是了。

    “铠甲合体。”

    他就要离去,却见身后这个炎龙铠甲道了这么一声,他回过头去,便看到了他生命之中难以忘记的一幕。

    这位炎龙铠甲,又化身成了雪獒铠甲!

    “震雷削?”

    西钊眼睁睁看着曾经属于自己的铠甲如今成了炎龙铠甲的,而且在这位炎龙铠甲的手中,雪獒铠甲挥的威力似乎更大了。

    “五行之中,金之道为杀戮之道,破恶绝煞,削之如泥,浑沌尽散。”

    叶知秋肆意感受中金之铠甲的威能,觉得单单论起杀伐威能来,是要过其他的铠甲的,即便是炎龙铠甲,在这单纯的杀之一道,还不是金之铠甲的对手。

    叶知秋觉得,这金之铠甲的攻击专治各种防御高的,他心意微动,召唤出震雷棍来,这棍极为短少,但打击力极高,所过之处,一切化作齑粉。

    “雪獒铠甲的攻击武器好像相当于王者荣耀里的暗影战斧和破甲弓,而炎龙侠的攻击武器就如破军,不知道这个形容恰不恰当。”

    叶知秋能感觉到雪獒铠甲的强大,这套铠甲攻击强大,防御亦强大,是攻守兼备的利器!

    当然事实上,叶知秋觉得所有的铠甲若是完全开出威能来都不怎么弱。

    “这个地方,该破灭了!”

    叶知秋手一伸,便召唤出了震雷斧,金之肃革一动,整个山洞便毁了。

    “一切,都结束了。”

    刚走出去山洞的西钊看着这一幕,内心有些复杂。

    这个他从小生活和训练过的地方,真的消失了。

    但是,也没必要后悔,他应当朝前看,新的道路就在眼前!

    ……

    “你来了。”

    另一处,北淼见到了叶知秋。

    “我来了。”

    叶知秋又将铠甲调换了回去,此时他接着以炎龙铠甲的身份与北淼说话。

    “你不用怀疑我,我说话说到做到,这就是水影石。”

    北淼显然没看过古大侠的小说,不然他应该说“你不该来的”,然后叶知秋会接着说“我已经来了。”

    这样的对话并没有进行,因为北淼输了,他的心情很不好。

    对于一个高傲的人来说,他是会履行自己的承诺,但是他不会有太好的心情。

    “我记得我说过要拿水影石做个研究。”

    叶知秋拿着这水影石,淡淡开口。

    “你想怎么研究?我想你应该毁不掉它。”

    北淼冷冷一笑,存着一份看戏的心思。

    这水影石虽然给了炎龙铠甲,但是炎龙铠甲又能拿它怎么办?

    “铠甲合体。”

    叶知秋道了一声。

    便在北淼快要惊呆了的眼神之中,叶知秋化身成了水之铠甲黑犀铠甲。

    “这怎么可能,你不是炎龙铠甲么?”

    北淼彻彻底底地震惊了,似乎想不到还会有这么一出。

    “谁说炎龙铠甲不能召唤水之铠甲,你可能不知道我的体质,是大日神体。”

    叶知秋呵呵一笑。

    “大日神体,那是什么体质?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北淼紧皱眉头,他还真没听说过这个体质。

    “过一会你去问美真吧,我现在想要试一试水之铠甲的威力。”

    叶知秋继续感受着黑犀铠甲的威能,他觉得这套铠甲的防御真的没的说。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也有水滴石穿,黄河之水天上来。”

    叶知秋穿着这套铠甲的时候,内心之中不由想起了许许多多关于水的道理来。

    “流星枪之狂瀑扎帖,碎魔伏暴,灭于狂瀑,平如镜水。”

    当叶知秋召唤出流星枪对着空气放了一次大之后,他的脑海之中升腾起一些明悟。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叶知秋又想起了这么一句话,当他与水之铠甲合体时,他的内心可如一汪深湖,波澜不惊,颇有与天地相合,淡然如水的意境。

    “水之道,有动静,北淼这位水之铠甲召唤人,只有动,不见静,因此经常搞事情,犯了不少错误。”

    叶知秋看着震惊不已的北淼,心中想着。

    “喂,你实验好了没?”

    若是说先前的北淼大有随便看你怎么实验的想法,而现在的北淼则是在震惊之余想赶快收了水影石。

    “五行归位,便是光明。”

    这一刻,叶知秋伸手,浑身大放光明。

    几乎亮瞎了北淼的眼。

    我看你一眼,你差点就瞎了。

    这便是叶知秋此时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