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五十章 端倪
    夜店门前,三三两两的人勾搭肩膀,或揽着女人进出,然后有人驻足下来,好奇的望去马路对面。

    呢喃了一句:“那边…..干什么?”的时候。

    昏黄的路灯下,马琳目光盯着缓缓戴上手套的背影正转过来,下意识的紧了紧握成拳头的手指。

    “夏亦,你的事,我在比赛期间也听说过一些,这两年以来,我一直都在努力提升,虽然止步全国大赛……”

    拳头碰了一下:“.…..但也希望你别掉以轻心!”

    “我也想看看,你接替我的名额之后,到底提升多少。”

    黑色的手套戴上,夏亦转过身看着她,抬起手臂,指头勾了勾。

    “来吧。”

    话语落下的一瞬,对面的女人“喝啊——”的一声,黑色的靴子呯的踩过地砖,结实饱满的身形直接推了过去,朝着对面的夏亦凶狠的撞在一起。

    呯——

    拳头抵在掌心,携裹冲势的马琳身形顿了一下,随后黑色拳头映入眼帘,她敏捷的向后退出半步,对面夏亦一拳横挥,砸在旁边的路灯,灯柱在这样的力道下摇晃颤抖,出嘭的声响、

    而街对面,闪烁的霓虹灯光下,人群驻足下来,也不慌着离开,或进夜店买醉,看到那闭着一只眼的男人,反击的一拳,将路边的灯柱震的出声响,一个个惊呼起来。

    踏踏…..连退两步,马琳后退的余光里,那摇晃的灯柱,被打一出道拳印。

    “.……这。”

    无法理解人怎么可能挥出这样的力量。

    瞪大的眼眶看去对面,人影转眼疾冲而至,马琳咬紧银牙挥拳迎上,那边街道驻足的众人看不清整个打斗,只听噼噼啪啪几下声音,穿着紧身皮衣皮裤的女子猛的挥去一拳,迅转身,踏在街边绿化带岩石上,跃起,唰的投向她对面的男人。

    一记膝撞狠狠顶出。

    呯——

    膝盖被单掌接下,夏亦抬起的手臂一动不动,几乎在马琳顶出膝撞的第一时间,另一只手伸去对方下腹,拧起了皮衣。

    一个翻摔,狠狠砸在地上,马琳忍着疼痛反手去抓,然而夏亦整个身体压了下来!

    ——致命摇篮!

    双手拧着女人的皮衣,拉着她在地上翻滚起来,后脑勺呯的磕在地上,差点昏厥的马琳咬牙想要挣脱抽身爬起,而夏亦死死箍着她手腕,又是一个翻滚,后脑再次撞地,疯狂朝前滚动,每一次翻滚落点,都准确的将女子头、肩、后背压在下面。

    片刻,马琳直接被抛飞在半空,呯的摔落在地,翻滚几圈后,狼狈的从地上爬起。

    迎面,夏亦的身影在她视线里化作一道残影,拉出一条直线,转眼拉近。

    一拳轰然推来。

    马琳几乎本能的闭上眼睛,双臂交叉架在前方,呈出防御的姿态。

    下一秒。

    一阵冷风扑在她脸上,吹起了额头、耳侧的头,剧烈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女子下合的睫毛微微抖动,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架着的双臂前,打来的拳头停在了那里。

    “为什么不过来。”她喘着粗气看去对方。

    夏亦垂下手,吹了一声口哨,‘九爷’从附近重新落到他肩头,双手揣入冲锋衣的兜里,与对方擦肩过去。

    “我们没仇,不用分生死。”

    马琳胸腔起伏,喘息了一阵,她转过身看着前方离开的夏亦,大声喊道:“如果当初你没有被通缉,那场搏击大赛,你一定能打出亚洲,进入世界大赛的,今年的比赛,我希望你能来参加——”

    远去的背影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一人一鸦消失在了前面的街角。

    片刻,马琳仰天出一口气,不过仪表的,坐在绿化带边上休息,豆大的汗珠弥漫在她脸上,擦去汗渍后,伸手摸了摸后脑和肩膀。

    疼痛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了,想起夏亦最后那一拳,那之前的几次翻摔,看来是对方留手了,不然第一回合自己就被摔晕过去。

    “这家伙比两年前还要变态了……”

    两年她是看着夏亦和大师兄常吾比斗的,绝没有眼下这般恐怖……马琳抬起视线,看去路灯上留下的拳印,苦笑着起身,将地上的骑盔捡了起来。

    自己这两年的苦练,根本追不上别人。

    马琳戴上头盔,在红色摩托的轰鸣声里,驶向城东,此时夜深,又是冬季,街道上的行人、车辆并不多,一路回到师父的别墅时,程传男的跑车已经停在了花园里。

    她将头盔放在车座上,径直穿过花园小道走入别墅,上了楼梯的同时,书房里传出师傅训斥的声音,

    “出去玩,我拦过你吗?!说了多少次,玩也要限度,不要寻衅滋事,说了多少次都不听,是不是想要和你爸一样,被人打死在外面。”

    “那是我爸没碰上好时候,你要是早点弄到李方明的家业,他说不定现在还活好好的。”

    “你…..滚出房间,好好反省!”

    马琳背靠着墙壁,在门外等了一阵,就见带着满不在乎表情的程传男打开门出来,他看了眼靠墙的女人,哼了一声,转身回去自己的房间。

    随后,马琳推开书房的门,老人正负着双手站在窗户前。

    将门关上,轻唤了声:“师父。”

    “回来啦?”程广恩转过身来,指着房门那边,“刚刚差点被那臭小子给气死。”

    说着,回坐到书桌后面,“那小子今天又欺负谁了?”

    “夏亦……”

    马琳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程广恩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从椅子上唰的起身,按着桌面看着对面的徒弟:“夏亦?这臭小子去惹他?”

    “应该是路上碰到了,传男应该不知道对方是谁。”马琳连忙端起桌上的茶水,给师父递过去:“幸好我及时赶到,大家都没出手,事情就没那么严重,看在他是师父的孙子,夏亦也说这事算了。”

    程广恩吐出一口气,连道了声:“那就好,那就好。”茶杯放到了唇边,随后又挪开,他仔细打量马琳:“你身上这些尘土怎么回事?”

    “和他搭了一手。”

    “怎么样?”

    “打不过,一招都接不下。”

    书桌后的老人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水表情愣在那里,一声为吭。

    他是知道马琳这两年来的努力,自己也将红叶拳的精髓一一教给对方,毫无保留,就是希望将来哪天死了,也有个人好帮忙照顾下程传男,省得将来败光了家业。

    然而,听到悉心调教出来的徒弟,连一招都接不下,此时心里有些难以言喻的复杂。

    “马琳,你明天登门拜访,请他到我这里来,不管怎么说也算熟人,一起聚聚,顺便也让传男和他混个脸熟,上一道保险嘛。”

    “他现在应该就在那几条街附近租住的房子,等会儿我就让人去查下,明天一早我就去找夏亦。”

    老人点点头,重新坐下,叹了口气:“我一生就教出两个徒弟,常吾走错路,死的不可惜,只有你才是最有出息的,将来传男要是不成器,我这家业还是要交到你手上。”

    “师父,我没那个心,何况家里也不缺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到时候传男要是遇到什么事,我一定会帮忙的。”

    房间里,师徒两人说了一阵后,才分开,马琳离开书房回头看了一眼过道尽头的那间房里,叹息的摇了摇头。

    对于师父有这么一个惹祸精孙子,真的是让人头疼的。

    对于他们的想法,程传男可不会这样想,他裹着被单,点了一根烟坐在床上。

    狠狠吸了一口,看着弥漫的烟雾,“拿我爷爷来压我,认识的又怎样?幸好我留了眼线,明天给你来个直捣黄龙……”

    他这样想着的时候。

    远在城市另一个方向的房间里,夏亦拨弄一下摇晃的不倒翁,脱去衣物,露出精壮的上身走进浴室,照例将眼皮翻起来,查看结晶体的眼球有什么变化。

    而在屋外,黑色的街道,路灯范围的阴影之中,有人拿着望远镜看着亮着灯光的房间。

    “他就是住在这里没错了,明天叫点人,把这人弄一顿,顺便把鸟给抢了,走南闯北两年,还是自家地盘好啊,有个好靠山,就是你我兄弟三人的出头之日。”

    “明白!”

    昏暗里的三人,头之间一撮丝,分别挑染着红、黄、绿三种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