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西装暴徒(上)
    “我去洗漱,等会儿真悟也该起床了,让他撞见有些不好。”

    这是十月末一个天高云淡的秋日,挂有‘酒井惠子’门牌的两层独栋房舍,靠大门的二楼房间里,女人变得流畅的汉话轻轻说了一句。

    被褥轻柔的掀开。

    性感的臀线压着床单,转到外面,伸手抓过脚脖上还挂着的一条黑色半透明内裤穿上,纤足轻轻放到地板上,回头看了眼渐渐醒转过来的华国男人,凌乱的长下,嘴唇微翘。

    膝盖放上床沿,又俯身过去,在对方嘴唇轻吻了一下。

    随后抽出对方枕头下压着的内衣,窸窸窣窣一阵穿戴好后,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卧室。夏亦待她脚步声走远,传来关门的轻响,才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窗外的庭院,树木已是一片金黄。

    “一个多月了……”

    这段时间以来,夏亦在爆炸中的伤势慢慢痊愈,头上的烧伤在这个岛国女人精心照料下褪下了疤痕,重新长出一层浅浅的短。

    当然,这段时间,对方也打听了夏亦许多事情,都被他搪塞过去,惠子看到他这种说谎的表情,反而是更加放心下来,认为是偷渡过来的,这样反倒不会轻易离开她。

    毕竟被花心的男人伤过,像夏亦这种寸步不敢离开房屋的男人,正是她需要的,反正以她的经济还是养得起的。

    然而,男人不会这么想。

    夏亦双脚放下地板,穿着短裤坐在床边,手在脸上揉了揉,静静的看着脚背上照进来的阳光。

    “……该走了。”

    眼下的时间段,是最后的时间段,到了冬季,远洋的船只会越来越少,他也不可能搭乘飞机离开。

    但许多时候,或者男人的观念——酒井惠子这个岛国女人,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算是他的女人,直接一走了之,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也显得自己无情。

    吃别人的、住别人的……甚至床上那种温柔,虽然一开始夏亦有些不习惯,但岛国女人的千依百顺,让他渐渐适应,或者说因为被前夫伤过,格外的珍惜面前的夏亦。

    走进卫生间,洗漱的时候,真悟揉着瞌睡的眼睛走进来,慢吞吞的拿过漱口的卡通杯子,就将牙刷放进嘴里。

    夏亦拍拍他头,提醒牙膏还没挤。

    “欧吉桑……我不想去上学。”真悟吐一口泡沫,擦过嘴后拉着夏亦的衣服说着岛国话,当然也只敢对着他说这种不想去上学的话。

    “好想能成为欧吉桑那样的武士,就不会受到别人的欺负。”

    嘟嘟囔囔的跟着夏亦走下了楼梯,客厅里,酒井惠子简单的摆了一桌西式早餐,却并没有准备自己的。

    “夏桑,你等会儿帮我送真悟上学,早上我有一个重要会议,麻烦了!”

    围裙里面,惠子穿的是一身米白色女士西装、长裤,头盘在脑后,随着脱下围裙,见到夏亦点头后,她连忙拎起桌上的包,走到玄关那边小凳坐下来,略略翘起腿,将白色高跟鞋套上。

    在地上踏踏踩了几声后,笑着朝餐桌那边的一大一小挥了挥手,然后恢复成上班时才有的女强人本色,理了理衣角,方才出门。

    人前是公司女老板的气势,但在夏亦面前,尤其是晚上独处的时候,又是另一番模样了。

    屋里,夏亦和真悟吃完早饭,帮忙收拾之后,俩人跟着也出了门,虽然平时很少出门,但黄昏、傍晚的时候,还是会出来走走,有时候是和酒井惠子母子一起,被她带去服装店,选择几套得体的衣服。

    水元地区的地形,有几所学校、医院,哪里有便利店……等等,大多已经摸的清楚了。

    一路走去水元小学,周围戴着小黄帽的学生越来越多,真悟看见前方快到校门,便停下来。

    “欧吉桑,就到这里吧,我一个能进去。”

    夏亦从他脸上大概看出被大人接送,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便是点了点头,就不继续送他过去了,转去不远一个便利店,买了一包烟。

    出来在店门口点燃,偏去校门的视线,就见到真悟被几名大一点的孩子拦住,拉进了附近一条巷子。

    “校园暴力还真是不分国家,不分年龄大小啊。”

    吐出一口烟雾,夏亦夹着烟头就朝那条巷子走去,还没到巷口就听到那几名大孩子的倭语像是嬉笑叫骂。

    “没爸爸的胆小鬼——”

    “让我看看你今天带的什么便当,哇…..三明治、鲟鱼卷。”

    “正好我没吃早饭,那就不客气了!”

    真悟的书包被夺下来拉开拉链,他想要上去抢夺,被两名稍壮一点的男孩推在墙壁,看着对方捏起的拳头,瘦弱的身板有些微微抖。

    巷口,一道身影遮蔽了照进巷子的光线。

    随后,有东西从对方手里弹出,压着真悟的那名男孩拳头上陡然一痛,“啊!”的叫了声缩回去,就见还亮着火星的烟头,在地上翻转。

    “真悟上学要迟到了。”

    见到巷口说话的身影,真悟笑着叫了声:“欧吉桑!”连忙从畏缩的男孩手里抢过饭盒,捡起地上的书包朝夏亦跑了过去。

    “快些走吧!”

    夏亦拍拍他肩膀,指着身后的校门,身边的真悟‘嗯’了一声,背上书包飞快的跑去校门,回头又挥了挥手,这才进去。

    巷子里,三名男孩畏畏缩缩的想要从那边过去,然而,夏亦横跨一步,阴影笼罩在他们头顶,将巷口完全挡了下来。

    “欧吉桑…....你是真悟的爸爸吗?”

    “以后我们不欺负他了……”

    背对阳光的阴影下,夏亦缓缓抬起手,划过三道惊慌的视线,指尖落在右眼,然后向上一翻。

    阴影之中,眸子闪烁猩红的光泽。

    “啊啊啊——”

    “妖怪啊!!”

    三名男孩吓得尖叫起来,书包也不要了,转身就朝巷子另一个方向奔出,有人踉跄跌倒,又爬起来,屁滚尿流的跑远了。

    “一帮小屁孩。”

    夏亦垂下手,闭着右眼笑着重新点上一根烟,没有返回住处的意思,在四周闲逛兜转,做离开的准备。

    与此同时。

    水元区一伙暴力团体,正从其他方向聚集在郊外,大概有十五人左右,因为之前东京出事,周围县市处于戒备状态,他们也受到不少影响,此时有人委托,送上钞票来求办事,自然不会推掉。

    加上从委托人那里知道对方很少出门,可能是犯了罪,或偷渡客后,事情就变得更加简单了,到时候抓上那人,捆了铁链直接丢进河里,就算将来被警方找到尸体,也没有任何身份、dna证明对方信息,更不可能查到他们头上。

    突如其来的买卖,真是天下掉钱的好事。

    这天快接近正午,聚集的暴力团伙商议了一阵后,纷纷上车,准备去接那名叫上原俊雄的人,然后一起找到目标,确认后就动手。

    “这么多人,你说他们准备去干什么?”

    公路边的加油站,加藤广龙看着那一拨人开车去往城里轻声说道。

    真田皱了皱眉头:“肯定不是好事,这帮毒瘤!”

    付了钱后,他坐进车里,等到同伴上来,说了一声

    “既然被我们撞见了,还是管管吧。”

    “反正是你要去度假,耽误了登船时间,可别怪我!”

    真田只是笑了笑。

    便动车子朝那边驶远的两辆商务车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