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来自那个光头男人的暴虐
    轰——

    杀意涌来的一瞬,被剁开的女尸翻滚飞了过来,寿名旬身后一条蛇影张开嘴,将砸来的尸体推的偏开,飞去侧面的方向。

    他身形还在后退,喊了一声:“躲开!”

    此时,素盏呜尊拄着武士刀才堪堪起来,翻滚的女尸迎面扑来,跨步,唰的出刀,血肉从中撕裂,顺着劈下的刀势,血浆分开扑去他两边。

    稻荷神依旧呈着挽弓的动作,贴身的衣物包裹着完美的胴体在着片刻间,隐隐抖起来,紧张注视的视线前方,绿莹的光线中,那道缓缓转身过来的人影,仿佛一头恐怖到极致的凶兽裂开了口吻。

    之前那名使出土柱的神明,再次抬起手臂,打出一道手势。

    那边,夏亦脚下的金属地板震动起来。

    垂下的铁链摇晃,猩红到极致的眸子看去那位‘神明’沾染血迹的嘴唇张合,轻吐:“不过如此。”

    铁链摇晃之中。

    锯齿的刀刃唰的飞去上方的铁护栏,呯的一声勾住栏杆。

    某一刻,陡然绷紧,出哗的一声响,就在金属地板裂开,土柱猛的刺出,升起来的一瞬,夏亦抓着铁链已经窜到了半空。

    一脚蹬去还在上升的土柱,整个柱身都在瞬间震动摇晃,身影冲上铁栏,双脚一踩一蹬,哐的铁栏摇晃,夏亦的身影折转,从天空直扑而下。

    那名挥使土地能力的‘神明’急忙后退,跑动中侧身抬手,照着对方落下的方位使出能力的一瞬,另一侧的稻荷神大喊:“扑出去——”声音之中,她急忙凝聚一道暗芒射出。

    劈开尸体的素盏呜尊也在此刻持刀救援过去。

    那方,金属地板破裂,土刺轰的一下冲了出来,然后在下一秒轰然破碎,碎块飞溅开来时,夏亦的身影直接扑到那‘神明’面前,大手抓住他头顶,唰的就是一刀,割下脑袋。

    抓在了手里。

    然后往侧面一挡,一柄刀锋猛的刺进死人的脑袋里,从口中探出一截刀尖,夏亦手腕一翻,捏着脑袋将武士刀下压,猛的一脚蹬出,正中素盏呜尊腹部,整个身体保持站着的姿态,硬生生平滑出去的一米多远——

    夏亦捏着混沌刀身随手一挥,将射来的暗芒打散,挥动的动作不停,朝向后滑动的身影直接掷了过去。

    斯巴达战争投掷!

    铁链延伸在绿莹的光里,哗哗直响,然后在夏亦手中绷紧,前方倒飞的身影脚步在地板平滑,有血肉撕裂的声响里。

    素盏呜尊出“呃…..”的低吟,双手死死抓住没入身体的刀柄。

    他整个身体都被洞穿了。

    顷刻,铁链绷紧猛的回拉,刀口上硕大的锯齿倒勾血肉、骨骼,将素盏呜尊直接飞扯回去,夏亦一手探进伤口,肌肉绷紧,青筋鼓胀起来。

    一手,一刀。

    就在稻荷神、躲开的寿名旬视线之中,将素盏呜尊举起半空,撕开成了两半,血肉漫天飞洒。

    “神都有被杀的时候…..”

    撕成两半的尸体,啪的落下,夏亦顶着斑驳烧痕的光头,提着两柄混沌刀穿过漫天血雾,垂着的铁链晃荡的出轻响。

    “.……何况,你们这群连神都算不上的家伙。”

    开战仅仅五六秒,取下一人级、撕开素盏呜尊一气呵成,站在那边的稻荷神甚至看不清到底怎么一回事,基本就死完了……

    只剩下,身材矮小的惠比寿,和自己两位神明。

    “华国人,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厉害…..”

    稳下身形的寿名旬重新正视起对手,慢慢活动身体各处的骨骼,然后,重新站定,笑道:“……但是就算你杀了这么多神明又如何?我还能再将他们一一唤醒,还会有更多的新神降临!”

    那边,沾着血液的双刀摩擦着,夏亦勾起嘴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活多少,就死多少!”

    粗野的声音落下,刀锋抬起指向稻荷神,脸上露出狰狞:“到你了!”

    身影瞬间推了过去。

    *******

    地下空间外面,阳光拂过荒野的树林,一道道便装的身影持着武器飞前进,当中不少人背负沉重的背包,顺着拿着图纸的人指去的方向奔行过去。

    搜索片刻,拿着图纸的加藤广龙看着翻开的井盖,朝后方跟来的真田广一点了点头。

    “应该就是这里,看来那个华国人夏亦已经先下去了。”

    真田过来,仔细打量了这处井口下方,附和了一句:“之前警方那里有消息传来,说寿名大楼的电力系统被破坏,看来那个乌鸦是想将地下所有人全部都杀了,真够狠的。”

    “这个人留不得,寿名旬在下面搞的东西,上面有人罩着,我们动不了,现在刚好,两个一起解决,上头追究下来,正好推给这个华国人。”

    真田看着说话的加藤广龙,憋出一句:“你也够狠。”

    不久,一行三十多人,顺着铁梯降去下面通道内,因为断去电力的缘故,视线并不清晰,途中见到一具尸体和打开的铁门,便是直接寻着夏亦之前潜入的路线,一路前行。

    陡然遇到一个裤子松垮垮,从某个房间出来的实验室安保时,加藤广龙抬手就是一枪将对方杀了,看到身旁真田投来质问的目光。

    解释了一句:“不能让外人知道是我们干的。”便是打出手势,让身后跟来的特勤小组士兵分头行动,两人一组的士兵,随后取下背上的背包,沿着通道将里面的烈性炸弹安装在铁壁上,一些进入机电房、油库、化学储存室这种一切易爆,或关键路口地方。

    “做完这件任务,我要好好去休一个假了。”真田看着士兵在过道上安下了爆炸装置,揉着眉心与加藤说着的时候,离他们不远的一段通道铁壁里面,嘭的响起一阵撞击。

    就像是人被狠狠砸在墙壁上。

    “看来里面还在战斗…….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加藤广龙摇摇头:“不要去掺和,他们不知道我们布下炸药,等上去后,引爆各处炸弹,再下来收尸,这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说话间,通讯里响了一声:“布置完毕。”

    他朝身边的真田点点头:“走吧,事情已经安排妥当,我们上去。”

    两人对视一眼,沉默的带着麾下士兵离开,后方的通道又是一声轰的震响,实验室唤醒间内,矮小的惠比寿被砸在墙壁,从身体溢出的鲜血,已在微微凹陷的铁壁上溅出人的轮廓。

    顺着墙壁缓缓滑下地面,正对的那边,寿名旬魁梧的身形直接推向了夏亦,黑色的蛇影不断给他加持力量,拳头挥舞,空气擦出风雷的声响。

    黄色的蛇影嘶的颤鸣,电弧随着他推进的脚步,蔓延过金属地板,随后勾去跃起的身影脚尖,红色的蛇影喷吐一道火焰朝空中扫射,逼着对方躲避的同时,青色的蛇影闪烁青芒,在寿名旬四周弥漫有毒的青烟,朝四周扩散开来。

    夏亦被火舌舔了一下,灼痛袭上神经的一瞬,脚步一蹬培养槽的玻璃,甩出链刃,将那边的挽出暗芒的稻荷神脖子勾住。

    “啊——”的尖叫里,身体飞了起来。

    那边,夏亦落地一把抓住飞起来的女子脚脖,上百斤的身体在他手中如同破布麻袋拽了下来,狠狠砸在地上,一道血箭唰的从她口中喷射而出,溅在地上。

    毒雾飞卷过来时,夏亦拖着半死不活的稻荷神,就像电风扇的扇叶原地转了起来,在女子“啊啊啊——”的叫声里,将弥漫的毒雾倒吹回去。

    喷射的火焰也在倒伏回卷。

    寿名旬伸手一把抓住被甩动的稻荷神脑袋,想要停止下来,他身后的黄色蛇影几乎同时喷出电芒。

    顷刻。

    转动的身影停下,夏亦手一搅稻荷神的脚腕,猛的向后一拉。

    噗——

    身体硬生生与脑袋脱离下来,拿在手中当做兵器,带着血线,抡了出一个半月,脱手扔出,砸在喷射而出的电芒上。

    寿名旬扔下带有痛苦表情的女子头颅,黑色的蛇影陡然探到前方一扫,眼见将砸来的无头尸身打飞,视线对面的夏亦已经不见了身影。

    下一刻。

    就听上方有吱嘎的金属断裂声传来,寿名旬抬头,消失的身影吊在穹顶能量射器,身形猛烈的摇晃,吊臂上的螺丝一枚枚的崩飞出来。

    然后,嘭的一声。

    夏亦拖动链刀半空一甩,三米多长的射器带着穹顶金属碎片,轰然砸下,带着巨大的声响狠狠落在地上,震动中,寿名旬飞退,翻滚起来的装置余力不息的撞在过道旁边的培养槽基座上,里面储存的能量轰然间炸开。

    漫天的火光向四周飞洒。

    寿名旬还在地上翻滚,带着火焰的金属碎片在他裸露的上身割出一道道伤口,跌跌撞撞起来后,身后另一道斑斓的蛇影嘶鸣。

    伤口以肉眼可见的度,快愈合,结出血茧。

    “看见了吗!华国人——”

    寿名旬朝着火光的对面大吼,身后八道蛇影也都在齐齐嘶鸣:“——这就是神该拥有的力量,你杀不死我!”

    火焰哗的抚动。

    那道暴虐的身影从他侧后方忽然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