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零五章 浸血的大厦
    楼层的数字慢慢攀升。

    听到大厅传出枪响,高处楼层上,有人奔跑起来,看到楼层的数字已经去往楼上,便是朝楼梯飞快的攀爬。

    更高几层的武装警卫人员,直接摸出腰间的配枪冲往电梯,按下了按钮。

    嗡嗡嗡嗡……

    攀升的机械声音里,八楼两名守卫双手握枪,紧紧盯着即将抵达的电梯,待有‘叮’的一声响起,电梯门打开的一瞬。

    呯….呯!

    渐开的缝隙,已有枪响传出,鲜血在外面两名守卫身上绽放,尸体接连倒下,这时电梯门才完全展开。

    夏亦举手握枪的动作,才垂下手臂。

    快步走出电梯口,将地上两把掉落手枪踢进电梯间,片刻,视线偏转,就见离这边不远的盆栽旁,一道身影抱着一叠资料蹲在地上,瑟瑟抖。

    是个穿着职业套裙的女人。

    或许因为恐惧,蹲在地上双腿大开,露出里面透明裤袜包裹着的黑色内裤。

    此时,周锦按下关门的按钮,说道:“老板,该走了。”的时候,外面的夏亦朝盆景那边只看了一眼,随后抬起握枪的手臂,直接扣下扳机。

    火光喷吐。

    女人脑袋噗的向后一仰,血箭从后脑冲出洒在推拉的玻璃门上,呈出一道弧形,缓缓滑落下。

    尸体瞪大着眼眶,就那么卷曲着腿,倒了下去。

    啪。

    资料袋后面,白皙的手握着一把手枪,随着手臂无力的垂下,落在了地板上。

    夏亦放下手臂,转身走进闭合的电梯门。

    随着门闭合后,他目光望着前方,看着金属门倒映着两人的身影,清冷的声音响起在狭小的空间里。

    “看见可疑的人,不用顾忌直接打死。”

    说完,抬手一枪,打坏角落里的摄像头。

    “是。”

    周锦点了点头。

    不久,接连的枪声响起时,内部呈出混乱的状态,避免对方趁乱逃走,将整栋大厦的出入口都封闭起来。

    得知有人杀进寿名财阀总部时,鹤田专绪坐在沙上,正安静的盯着手中一张。

    他已让人订了机票,准备离开岛国,前往大海对面的华国,那日杀了陈耀祖,见到对方通讯器上露出的那名华国男子的脸,以及对方别不惧怕他的神色。

    心里终究是不爽的。

    “杀了加藤半藏、中岛宽村、铃木纪妃的人吗?”

    他嘴角勾了勾,哼了一声,将那张画像扬了扬,看着对面咬着下唇,微微抖的小姑娘,笑容更甚。

    “西酱,这个人与你爸爸认识多久了?红石是不是在他手里?”

    小女孩抬了抬眼帘,随后摇了下头,没有说话。

    对面沙轻响,男人站了起来,走到女孩面前蹲下,将那张画面在陈茜茜眼前,嘶啦一声,撕成两半。

    “我会……杀了他,和你爸爸一样,以谢罪的方式。”

    看着夏亦的画像从中间被撕成两半,丢到地上时,听到对方说着撇脚的中文,原本一直恐惧沉默的小姑娘,嚅了嚅嘴,眼里泛起水渍。

    清脆的话语挤出唇间,很小:“夏叔叔会来杀你的,你…..跑不掉。”

    带着泪光的双眸从地上撕裂的画像,抬起来,像是鼓起了勇气般,看着面前的岛国男人。

    “.….爸爸说…..夏叔叔身体里住着很多魔鬼……放出来,会杀了你们……一个都活不了。”

    鹤田专绪愣了愣,随后笑起来,病态般的伸出手,在茜茜脸上捏了一把,又揉了几下,似乎并不对已死的陈耀祖说过的话放在心上。

    毕竟可能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

    而他,曾经可是名扬岛国的著名外科医生,可惜因为一次手术失误不能继续在手术台上工作,却是成为了一名异能者,觉醒了名为手术刀的天赋。

    五米之内,任何东西都被他双手平整的切割撕裂。

    “我曾经救过那么多的生命,现在夺走一些,天神也不会怪罪我的,魔鬼?也带走不了我,因为都是它们欠我的。”

    他安静的说出这番话。

    不多时,旁边忽然有人接了电话,然后过来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那边的陈茜茜没听到那人说了什么,就见鹤田专绪脸色阴沉了下来。

    迅起身,走到寿名旬的办公桌,打开电脑切换成监控。

    只见电梯间里,映出两道身影,然后有枪口指过来,画面陡然一黑,但是对方的侧脸为什么那么熟悉呢?

    鹤田专绪思索的片刻,他目光落到地上撕成两半的画像上面。

    目光陡然凝实。

    耳中回响起之前陈茜茜的话语:“夏叔叔会来杀你的,你跑不掉。”

    视线从那边小女孩扫过去,看向周围靠近的手下,语气显得凝重。

    “把电梯的电源切断,困在电梯里,你们过去杀了他。”

    这几天真是新鲜事越来越多,先是鹿岛神宫被洗劫,上来地面后,靖国神社又被烧了,现在更是有人杀到这边来,但至于是不是同一伙人。

    鹤田专绪倒是没有想过太多,觉得那不重要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过来是为陈耀祖报仇,还是来找回陈茜茜,既然敢过来,倒也省了他多跑华国一趟。

    只是对方就这么杀过来了。

    心里的不爽,愈浓郁起来。

    …….

    上升中的电梯,陡然震了一下。

    电梯内黑了下来。

    “老板,他们看来是把电源断了。”

    黑暗里响起周锦的声音时,夏亦从她手里拿过长刀,直接将层门撕开。

    “上去。”说着伸手一把拉过女子将她送上轿顶。

    周锦接过长刀放到一边,俯身伸手一勾,使劲拉着男人的手臂,后者攀着层门边沿爬了上来,籍着手机的荧光,看到面前正好是闭合的电梯门。

    外面响起凌乱的脚步声,以及倭语的嘶喊。

    “就在这层,他们应该被困在里面……”

    “用撬棍,先把门打开——”

    “.…..进去,打开层门直接朝里面开枪!”

    十多名武装警卫围拢电梯口,叽里呱啦的言语声里,两名按着撬棍的同伴跑过来,插入门缝隙,数人帮忙左右撬动的瞬间。

    正面握枪警惕的安保眸子里映出手持双枪的身影,还没来得及喊出半句话。

    火舌在黑暗的电梯井里闪烁。

    枪声直接响了起来,握枪的安保身影溅出血花的同时,身形都在后仰,失控的手指扣着扳机,枪口随着喷射出的子弹随着偏斜的手臂朝穹顶射了上去,打碎了吊灯。

    光线暗了暗。

    众人包围之中,就在枪声响起的顷刻,有警卫从侧面探出手臂,枪口朝里面指进去。

    下一秒,毒烟喷涌而出。

    直接弥漫在电梯外的过道上弥漫开来,有人转身向跑,才走出两步,五官便是溢出鲜血,摇摇晃晃的栽倒在地。

    高跟鞋迈出电梯井。

    外面弥漫的青色烟雾飘忽着,渐渐收拢,回到女人体内。

    夏亦从她身后走出,换了一把满子弹的枪后,提着刀转身走向楼梯,“把守楼梯,我一个人上去。”

    随手朝上方开了一枪,有“啊——”的惨叫,传出,一道身影从楼梯之间的空洞,直接掉了下去,远远的,隐约传来嘭的落地声。

    电梯电源切断后,楼梯就是唯一上下的途径。

    整栋大楼的守卫也早已被调动,上下的楼梯间全是人的脚步声、呵斥声,汹涌而来。

    此时上下夹击的包围已成,然而具体并不知道对方是继续待在楼梯,还是跑去楼层各个办公区域,所以守卫还在往楼下下来。

    “对方在十一楼袭击了田中他们,那两个现在应该就在楼下两三层之间…..”

    下楼中的一名警卫,视线晃过写有十六的字数,说出这句话时,拐过楼梯拐角,瞬间撞上一道身影。

    冰冷的枪口抵住他下巴,便是直接就是一枪。

    鲜血溅在尸体后方的同伴脸上的刹那,长刀嗡的擦过空气,将尸体后面两人串了起来,钉在过道的墙壁上。

    “八嘎,那个人在这……”

    有人大喊的同时,举起了手枪。

    昏暗的视线里,身形闪出,几步跨上台阶,一把捏住枪身往上一举,子弹呯的出膛,打在上方的楼梯,溅出水泥碎块。

    抬脚,正中对方腹部,传出嘭的闷响,身形倒飞之中,夏亦夺过对方的手枪,呈出双手持枪的姿态,枪口左右横挥,扣下了扳机。

    呯呯呯呯…….

    子弹接连不断的飙射,昏暗的楼道内,火光不停闪烁出双手左右开弓的身影,余下的七名寿名财阀警卫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

    周围的墙壁,全是坑坑洼洼的弹孔。

    枪口散余烟,夏亦随手丢弃,重新捡了一把后,拔出墙壁上的直刀,继续往上前行,路过捂着肚子的那人身边,抬起枪口。

    对着脑袋随手补了一枪。

    呯!

    脑浆与溅开的鲜血,在墙壁糊出一团粘稠。

    ……

    大厦不断传出密集的枪声,就算最上面的那一层,也已经能清晰的听到了,极为宽敞的办公间,鹤田专绪坐在沙上,把玩着一枚硬币。

    对方也是异能者,但是什么样的,他不清楚,但对方的战斗力确确实实让他感到了压力。

    “给地下的实验室去消息,告诉会长,有敌人杀上门了……不过我会杀了他,让会长不用分心。”

    这个时候,夏亦已经走上三十层,浑身鲜血。

    与他相隔,仅仅两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