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零二章 靖国燃烧,乌鸦当道
    “这是一个晴朗的清晨啊……”

    随着这道清冷的嗓音落下,靖国神社的宣传册自那背负双手的身影滑落,飘往地上的刹那。

    拜殿附近,一名执勤的安保看到落下的宣传册,从白幡那边走了过来。

    压着警棍,呵斥:“喂,华国人,请不要在神社随意丢弃…..”

    话语声里,纸张落下地砖,尘粒微微溅起的一瞬。

    西装两袖之中,两道寒芒滑出来,落入夏亦手心,此时那人还在走近,周围其他安保、警察都在注意来去的游客,听到白幡这边的呵斥声,才开始转过来视线。

    然后…..便是看到一抹金属映着天光射出的冷芒刺进眸子。

    周围,人声还在嘈杂,顽童还在父母陪伴下到处乱跑,年轻的姑娘挽着男友的手窃窃私语,进入拜殿,越过一个穿西装的男子时,陡然一道猩红血光唰的溅了起来。

    温热的液体溅在女子的脸上。

    “啊——”

    搂着男友的女人,顿时抱着头,出尖叫,打破了这边的喧闹,惊恐的视线之中,那人一拔利器,举步朝拜殿走了进去,外面的警察、安保飞快的朝这边赶过来,殿内也有执勤的人朝握着匕的身影举起警棍。

    下一秒,扑来的身形被夏亦一脚踢的越过几名参拜的游客视野,拦腰撞在他们身后的神像上面,出呯的一声闷响。

    “你拦在这里,挡片刻就跟上来。”

    夏亦扫了眼,外面赶来的岛国警察和神社安保,拿起供桌附近的油灯,直接砸在飘荡的白幡上,火焰轰的一下顺着易燃的白幡燃起火苗。

    这片刻时间,不少人已经注意到了这里突如其来的变化,看到死人后,整个人潮都混乱起来,有人大喊朋友、亲人,有人惊慌的往外跑,更多的人还是脑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地上猩红的一片,和燃起来的白幡,呆立在原地。

    脑子里都是一片嗡嗡嗡的乱响。

    直到外面的警察身旁挤过,喊着警示、疏散的话语时,这才有了反应。

    游客惊慌四散的同时,夏亦双手反握匕,贴在袖口后面,径直穿过了拜殿,遇到闻讯赶来的安保,擦肩而过的一瞬,直接抬手扎进对方颈侧。

    一拔,脚步都未曾停留。

    视野的前方,便是神社正殿,几名神官正在给几名参拜的游客念念有词,此时看到提着凶器的人过来,挥舞着系有白条的木棍连忙上前阻拦。

    “呀…..嘿……”

    呯呯呯——

    棍身与铁器交击几声,前行的脚步踏上石阶,锋利的匕贴着冲来的神官颈脖飞抹过,身形也在前进中,被溅起的鲜血溅在衣领、脸上。

    嘭嘭嘭,四名神官的尸体滚落石阶,原本跪坐等候祈福的游客回过神,惊慌的爬起身子,看着西装笔挺的男子满身肃杀的走上来,跌跌撞撞的朝檐下左右疯跑。

    不时回看,操着倭语歇斯底里的大叫:“杀人了——”

    皮鞋踏上最后一阶,夏亦看也不看跑远的那些人,直接推开正殿的大门,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

    惊慌的呼喊还在正殿外面回荡,前面的拜殿也骤然响起枪声,紧跟着密集的持续起来。

    混乱的还在扩大,孩子的哭声里,大人的叫喊,拜殿的火焰已经烧到了梁柱,黑烟席卷之中,夹杂着青色的烟雾弥漫扩散,被烧断,写有‘奠’字的白灯笼掉下来,在过道上燃烧。

    有人在外面大喊,有人朝里面冲,刚一接触烟雾,整个人嘭的扑倒在地。随后被掩着口鼻的同事飞快的拉出来,一张燃断了的白幡,带着余火盖在之前的地方。

    那人刚把同伴拖下木阶,抬头,拜殿之中,一道身影闪过,翻滚在地上,伸手将一把手枪捡了起来。

    双手握枪,半跪在那里,直接对着木阶下正好抬头望来的岛国警察,直接口扣下了扳机。

    火光在枪口闪烁。

    那人捂着肩膀惨叫出的瞬间,周围的同事也在同时朝女子开枪,子弹在木柱、石砖、神台呯呯呯的溅起尘埃、木屑。

    周锦背靠着神台一侧,又放了两枪,转身朝后门跑去,顺手将两枚圆盘贴在出入口的木柱上面,另一枚丢在石阶上面,随后加快了脚步朝前方的主殿过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走在半途的摇曳身姿,捏着一支黑色小遥控器,听到一阵倭语时,回头朝着已经冲到拜殿后门出入口的几名岛国警察、安保妩媚的笑了笑。

    对方举着枪,似乎在想让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放下武器投降。

    带着妩媚的笑容,周锦慢慢举起了双手,拉伸笔直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身、高耸饱满的胸脯,将整个身段呈出极为性感完美姿态。

    然后,手里的黑色小控器,拇指按下了红色的按钮。

    红唇挤出一声“Boom!”的音的一瞬间。

    轰——

    耀眼的火光冲天而起,那边数人直接被气浪掀飞起来,被席卷的火焰吞没,然后又飞出,朝着不同的几个方向狠狠砸在地面、神台、石阶下方。

    殿柱也在爆炸里噼啪两声断裂开来,半个屋檐都朝下方倾斜塌陷了一半,瓦片顺着倾斜的坡度哗哗的滑下来,摔的稀烂。

    降下的火光映着周锦的脸,棕栗色的丝被吹来的气浪摇晃了几下,她这才转身踏上正殿的台阶。

    里面。

    听到外面传来的爆炸声时,夏亦正站在正殿之中,眼睛里多少有些怔住的神色,四下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灵位啊…..供桌……神龛之类的陈设。

    只有大梁上面悬着一面镜子,倒映着夏亦的身形。

    “老板,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周锦走了进来,原以为能看到一些令她惊讶的东西,但进来后,也都一样愣住了。

    “那边有扇门……”夏亦自然不会甘心,让周锦把供奉的油灯点燃附近的布帛,自己先走了过去。

    吱嘎的声响。

    门扇打开,是明媚的天光照着一栋看起来灰扑扑的建筑,与正殿、拜殿相比起来,显得破败冷清,后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果然……”

    夏亦眯了眯眼睛,走下台阶后,脚下的是松散的碎石路,石子在走动中出磕碰摩擦的轻响,就在接近那栋用木柱撑起来的建筑时,大门上挂着的白条祭幡陡然摇晃。

    里面传出嘭的弦音,一道黑影照着走上木阶的夏亦直射而来。

    偏头,黑影擦着耳边过去,落去了远处。

    下一刻,划过人视线的,是一柄森寒的太刀,自大门内的身影飞而至,几乎在一个呼吸间,直劈夏亦的额头。

    呯——

    金属交鸣的声响起,双匕交叉,拦下了刀锋。

    夏亦歪了歪头,视野对面的是一名身穿和服的年轻倭女,脸色涂抹的惨白,双眉极短,脸型上看,洗去粉末,该是很漂亮的。

    不过此刻对方的力道倒是有点大。

    “哈呀!”那倭女只穿着分趾鞋袜向后迈出,太刀压着双匕猛的一扭,拉着长串的火花抽出。

    然而就在刀尖离开双匕交叉的范围刹那。

    她对面的夏亦,同样向后一跃,双手掷出。

    太刀挥舞,将两柄匕呯呯的打偏的同时,那方的男人落地,手上不知何时戴了手套,就在第二柄匕被她打偏,钉在旁边的门框的同时。

    倭女摇晃的视野,夏亦的身形化作了残影,急忙挥刀下劈。

    顷刻。

    残影飞逼近,黑色手套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腕,一捏,剧痛传去,女子手中的太刀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呐呢?”

    倭女出短促的一声,下一刻,衣襟陡然一紧,视野翻转拔升起来,若是有旁人在场,便是能看到夏亦拧着对方高高的抛飞起来。

    半空之上,倭女的身体挣扎晃动,随后掉落下来,然后,整个横起来的身段都被夏亦伸手在头顶接住,高举在空中。

    ——终极阿根廷攻击。

    跨步,用力狠狠掼了下去,女子脑袋呯的磕响,下意识去撑地面的手前臂硬生生折断,森白的断骨从宽袖里刺了出来,暴露在空气里。

    披散的头下,粘稠的鲜血里夹杂丝丝白色的浆汁,半张脸难以辨认出人形。

    分趾鞋袜紧绷的在木板上蹭了两下,陡然一松,再也不动了。

    夏亦举步跨过倭女的尸体,撩开摇晃,垂下的祭幡,屋子里,昏暗无光,最前方放着一张黑色案几,上面摆放数本厚厚的书籍。

    视线适应黑暗之后,案几的前方,显出一道身影的轮廓。

    呯的一声。

    一柄倭刀,拄在地板,那人握着刀柄起身,年约四十左右,他缓缓朝夏亦行了一礼。

    随后,摆开了攻击的姿态。

    “宫本崎川,向阁下讨教。”

    夏亦拖下手套,转身去门口捡起倭女掉落的太刀,握在手中又走了进来。

    “别废话,我听不懂。”

    两人对峙起来,侧对着的大门外,阳光依旧明媚,夏蝉的声音在树枝上啼鸣,白云在天空游散。

    整个靖国神社已经混乱起来。

    从附近的高楼大厦望去,燃烧的熊熊烈火令人感到窒息。

    远方,警视厅、公共安全厅接到警讯后,驾着一辆辆汽车飞驰,警笛响彻街头。

    这一刻,靖国神社受袭通过网络传遍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