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九十九章 毒雾女与燃烧的神宫
    鹿岛神宫位于茨城县鹿岛市,作为鹿岛神社的总本社,供奉的是名为武甕槌大神的神氐,规模上并不算小。

    但整个结构上,与其他神社并没有什么不同,鸟居、石阶、参道……再到拜殿、主殿,唯独不同的,只是多了一座象征性质的鹿园。

    而四周更有大量的巨木形成的树林围绕,但凡高等神社,这样的树林是必不可少的。

    ……

    夜风拂过林野,交织的树枝之间,叶子哗哗作响。

    渐渐有水雾在山间弥漫。

    类似牌坊的鸟居下方,积攒的雨水‘啪’的一声,被一只踏下来的鞋子溅起涟漪,提着灯笼的神职人员(最低的叫直階)走过牌坊,与他一起的同伴陡然停下脚步。

    “等一下,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那人拉住同伴,转过身朝四周看去,黑暗里只有风刮着树野,传来的哗哗声响。

    “你听错了?”同伴举起灯笼,火光透过白纸照在他脸上,忽明忽暗时,火光照耀下的眸底,瞳孔猛的缩紧了一下,喉咙里挤出一点声音。

    “那是…..什么?”

    远方树林之间,弥漫的水雾随着风扭曲着各种形状,就在那人出惊疑的话语瞬间,水雾在昏暗渐渐变了颜色,化作一团青色。

    之中,隐约能见窈窕的女人身形轮廓。

    红色的高跟鞋,踏踏踏的走过湿漉的地面,青色的烟雾像是活了过来一般,伏在她脚边飞蔓延,下一秒,带着风吼般的呼啸,扑了过去。

    纤细的高跟踩踏的节奏里,周锦摇曳着腰肢迈着修长的双腿,从那两人中间走了过去,弥漫的毒烟在女人走来的一瞬,极快的钻进了体内,

    呆立在那边的两名神社人员,如同烂泥般倒在地上,落下的灯笼光芒范围,那是两张七孔流血的脸孔。

    夜色之中,高跟鞋踩响的声音,依旧不停的朝石阶蔓延而上。

    楼门、参道。

    夜巡的神职人员并不少,像这种高等神社,除供奉的主神外,还有许多珍藏品,未免被人窃取,夜间的巡逻自然必不可少。

    此时正好走过参道的几名神职,耳中听到高跟鞋独有的踩踏声,目光便是朝那边石阶望了过去,有人拿出手电往前探了探,看到的却是一团青烟瞬间扑面。

    刚要张嘴呼喊,烟雾钻入鼻口之中。

    再顺着鼻口退出来,飞回到走来的女子身上,巡逻的几人顿时捂着喉咙,面容狰狞扭曲起来,鲜血四溢。

    接连栽倒在女人走过的路线上。

    此刻的鹿岛神宫早已关闭,只有给神职人员住宿、办公、值夜的纳札所,还有灯光亮着,大部分已经入睡,剩下的除了在外,巡逻,大多在里面办公,处理白天未做完的神社内事务。

    偶尔,有人抬起头,望去窗外。

    就见一个漂亮精致的女人,站在窗户后面朝他微笑。

    这人连忙放下笔,抚了抚头顶上的神冠,刚要站起来,余光之中,门扇下方的缝隙,青烟如流淌的水,涌了进来。

    眼眶瞪裂,出凄厉的嘶喊——

    ********

    时间朝前稍移一点。

    雨水停息,积攒的雨滴顺着神宫主殿屋檐滴落,檐角的风铃叮叮的轻响,供奉武甕槌大神的主殿二楼上,隐约有烛火照出两个人对坐的剪影。

    “.…..寿名旬的计划,对我们这些神职人员来说,只有利,要是八百万神明计划启动,信徒们就可以见到真正的神灵存在人世,我已经能预见他们的狂热在耳边呐喊了。”

    “稻垣祭主的消息,恐怕滞后了,我来这里就是告诉祭主,神明们正在苏醒。”

    “成功了?”

    “神种已经可以单独剥离,种入容器里了。”

    主殿后方的庭院,积攒满雨水的竹筒,不堪重负的倒入水缸里。

    楼上隔间,五十来岁的稻垣明智,抚着下颔花白长须,看着对面年龄只有三十左右的年轻人,点了点头:“十年资助,看来并没有白费,寿名旬也该是完成他的梦想了……嗯……这是我们伟大的梦想。”

    伸手推去一杯清茶。

    “稻垣祭主说的是,如今已有几名实验品成功苏醒,相信很快武甕槌大神(建御雷神)就会运来鹿岛神宫,入驻主殿……”

    那人端起清茶喝了一口笑着说道。

    殿外另一侧的鹿园,忽然传来几声惊慌的鹿鸣,引起二楼上的稻垣明智注意,就在他皱起眉头,对面的青年还在说“.…..到时候,信徒的数量还会激增,鹿岛神宫恐怕会比往日更加兴盛了。”

    其实有些话大家都心照不宣,毕竟花了那么大的力气,用了十年的时间,无数的金钱、精力、人力物力才堆砌出来的成果,岂能是给人供奉,增加神社的兴旺那般简单。

    然而就在男人话语刚落,只听远方的拜殿附近传来凄厉的呐喊,随后又是一声“啊——”惨叫,瞬间撕进了窗户,传入二人耳中。

    “怎么回事?”

    “下去看看!”

    两人言语几乎同时响起,飞奔下了二楼,冲出主殿大门时,周围也有人赶过来,但随后那声惨叫落下后,夜色再度陷入平静。

    哗哗——

    树野拂荡的声响之中,这方主殿就像是进入奇怪的世界,只有他们几个活人一般。

    赶来的神职人员随后拿着照明工具赶去前方查看,但也再无消息传来。

    不久,前方的黑夜燃起了红光。

    “有人放火——”

    稻垣明智大吼出来,胡须都在这一声里抖起来,下一秒,檐角的风铃陡然叮叮叮响个不停。

    老人偏头。

    呯的一声,他胸口陡然爆开一团殷红,还未来得及出声音,整个身躯直接倒飞撞在在侧面的殿柱上,一支黑色的铁锥将他紧紧的固定在了上面,瞪着眼眶,还在似乎寻找什么,当看到一个身影轮廓时,却是咽下了气。

    穿透胸腔的铁锥也在这瞬间化作铁砂,回流下屋檐。

    黑色斗篷的身影举步走到檐下的灯光附近,消瘦的脸上带着微笑。

    “我说夏老板就是小题大做,一个旅游景点,哪里会有什么异能者,不过都是些普通人而已……还是神棍的那种。”

    “小心…..无…..大错。”电蟒的声音也在另一个角落响起来。

    随后举步走出。

    屋檐下,剩下的男子颤颤兢兢的看着从柱上瘫软倒下的稻垣明智,呢喃了几声:“祭主…..”后,转身就跑。

    下一刻。

    抬起的脚,刚一落下,电弧就在两脚之间生成。

    做出跑动姿态的身形,直接栽倒在地上,全身不停的抽搐,肉眼能见的皮肤变得死灰、干裂开来,片刻后也没了生息。

    磁王、电蟒汇合,径直走上台阶,将主殿的大门打开。

    在他俩人身后,响起脚步声,便是微微左右侧开身子,一道倒提画戟的身影走上石阶,走进了这间神宫主殿。

    对于正位的那尊神像,看也不看一眼。

    径直来侧面,一个展示台,里面是黑色的唐柜,足有两米多长,跟上来的电蟒皱了皱眉头:“横刀什么时候这么长了?”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声玻璃破碎的声响。

    溅开的渣滓、碎片哗啦啦的在地上散落,夏亦直接从里面取出‘唐柜’打开,鞘身暗沉,指尖摩挲上去,原本裹在上面的鲛皮已明显有了粗糙感,环是标志性菱形雕花,可惜大部分地方都能见到磨损的地方。

    锵的拔出。

    刀身无光细长,略有细微的弧度,连柄带刀刃全长差不多两米五六左右,整体给人感觉没有其他刀剑那种轻盈感,但是纤细的刀刃却是有着不同的杀气。

    “好刀……虽然不是横刀,但确确实实是把真家伙。”一向在众人中保持高冷的夏亦,握住刀柄的瞬间,嘴角都咧出笑纹。

    指尖从刃口抹过,游移的抚过,下一刻,夏亦猛向后转身,抬手在空气呼啸劈出一刀。

    磁王、电蟒就听空气里似乎有割裂的声响。

    那边,夏亦收刀归鞘的一瞬。

    高耸的武甕槌大神像,陡然出噼啪的断裂声,巨大的石像从肩膀到腰侧,斜斜裂开,轰然倾倒下来,将供桌砸的粉碎。

    “走吧!东西拿到,该是去东京了。”

    夏亦声音传来,电蟒愣愣的看着半截神像,脑子差点当机,回过神来,捡起地上的油灯扑倒附近的布帛上,弹了弹手指,电弧轰的引燃了大火,这才与磁王一起跟了出去。

    不久之后,主殿、拜殿、币殿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黑烟滚滚卷上了云层,巨大火焰照着放火的四人背影走过参道,朝着石阶离开。

    这一夜过后,茨城县、鹿岛市的警局被电话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