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七十九章 要命的春
    冬雪化融,气温随着三月的到来,有了暖意。

    明媚的初阳照过名叫成银市大大小小的街道,来往的车辆、行人已经开始在这座城市里忙碌起来。

    城东车流、人.流量更是繁密,火车站出站口,不时可见涌出的旅客来去,有的从外面过来,在这座城市上班、打工,也有家在这里的,径直离开。

    “住宿五十元一晚,还有大妹子脱衣服可看!”“吃住行一条龙服务,也有大妹子可以看啊。”“.…..这边也是一样,还比隔壁便宜十块,来了就直接上车啊!!”

    人声嘈杂鼎沸的出站口,上了年龄的妇女、衣裳陈旧的汉子成群的堵在外面,朝出来旅客挥手吆喝。

    不远的人群中,夹杂着一个妇人带着一名样貌清秀的少女拖着行李从里面挤出来。

    被人热情的拉着,就要请去车上时,反被她叫骂了两句:“老娘还要下面两根管的汉子,有没有?没有就给老娘滚——”

    泼辣的言语下,惹的拉客的男人悻悻离开。

    徐秋花背着一个背包,穿着旅游鞋,回头对身后跟着的少女说道:“你一个在外面读书,像这些人就不要太给脸,不然缠的你烦!”

    她的声音很大,但在这片嘈杂的环境里终究还是被掩盖下来。

    走出车站,外面的道路上有交警协调着交通,倒不至于像出站口那般拥挤,车辆穿梭的道路两边,商铺、饭馆人来人往。

    看着前方的来去的行人,徐秋花还在说道:“幸好没让你那窝囊废老爸带你来,他就是一个走丢了都傻到不会打电话报警的人,他要是带你来,你们父女俩怕是都被人给卖了。”

    小瑜一头长,带着印着R字母的红色鸭嘴帽,一根马尾从帽后面垂下来,随着走动摇摇晃晃。

    她听着阿姨喋喋不休,脸上露出微笑,其实小瑜从徐秋花嫁进给父亲的时候就明白,这个女人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别看此时骂骂咧咧,说到底,话里头还是担心一个大男人在家,连顿热饭都吃不上。

    要是亦哥还在身边,生活就真的完美了……她想着,快步走上去将妇人的手臂挽住。

    “老爸又不是不会煮饭,别担心了…..不过成银航空学院的学费有点贵啊…..你和老爸负担会不会很重?”

    少女轻声说着的时候,旁边一名穿着短裙,上身长袖紫红毛衣的女人从她面前过去,浓郁的香水味让她忍不住扭头朝过去的性感背影望去。

    “别看,这么重的香水,天气还没转暖就穿短裙,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小瑜笑着转回头来,小声说道:“那女的好漂亮,应该不会做那种职业的吧,阿姨,还是别说了,小心人家听到。”

    “哼…..吵嘴老娘还没怕过谁。”

    不过徐秋花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随后两人按着学院的地址,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汇入交流不息的街道之中。

    离开火车站不久之后,刚刚走过她们的女人,踩着一对红色的高跟,走过斑马线去往另一个街口,附近靠着某个小区护栏的瘦小身影,瞧着女子走近,眉开眼笑起来。

    “就是你吧…..真漂亮,果然和网上放的照片一模一样,这下老大有的爽了。”黄皮寡瘦的男子搓了搓手,吞咽一口唾沫,走在前面,不时回头:“对了,美女,你叫什么名字,你这么漂亮就出来卖…..不….我意思是你这么漂亮,多少钱?”

    “我啊,我叫周锦……”

    艳丽的女人抿着嘴唇朝他笑了一下,“不过你可给不起这个价,也只有你家老大才行。”

    看着那一抹笑容,妩媚的直勾男子心脏,他连忙摆手:“对对……像你这般美的,价钱确实高。”不过,混久了的人,哪里会那么容易暴露自己的心思。

    “等过去了,还由得着你……”

    恭维的神色里,他想着的时候,女人的手陡然伸了过来,放到了肩膀上,红唇微张:“不过啊…..等侍候完你老大,我不介意,便宜你一次……”

    酥软的女声让黑瘦的男人,差点直接哆嗦缴械。

    周围过往的行人,男性大多目光集中这名穿着短裙的女子身上,尤其是窄裙下套着玻璃丝袜的双腿,走动中,浑圆绷紧,惹的好色一些的,直吞口水,甚至支起了帐篷。

    火车站这块地方,人.流量很大,自然也是鱼龙混杂,但相比许多年前还没整治的时候,当街抢劫的不在少数,只不过现在基本绝迹了,但小偷小摸还是常有的,而行骗、装可怜要钱的人也有不少。

    所以,大多数看到这女人的装扮,和前面带路的男子,也就过过眼瘾,倒也不敢上去胡乱询问什么。

    一男一女又走过一段路后,进入一条人较少的偏僻巷子,隐约还能听到火车驶过铁轨的声音。

    拐过一个角落,前面出现一个破旧的厂房后门,那黑瘦的男子回头说了一句:“就这里了。”

    推开门,带着女人走了进去。

    视野在里面展开。

    陈旧的货箱重叠摆放,吊着蜘蛛网的灯泡亮着白瓦瓦的光芒,照着空旷一点的地方,十几道身影在附近打牌、喝酒,这些人面露狰狞,激动之中,从领口露出脖子上的刺青。

    偶尔,还有一两声孩子的哭声从另一个方向传来,以及夹杂当中男人的喝骂声。

    “肥皂要是没夹起来,手脚给你打断,出去讨钱。”

    “.….他….妈的我叫你夹,哭什么哭…..等你再长开点,就把你办了!”

    仓库二楼上,一个大概四十来岁的男人,身形高瘦,下颔留着浓密的短须,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站在几名七八岁男孩、女孩面前,目光凶戾。

    听到铁梯噹噹的脚步声,他回过头,黑瘦的男子跑了过来:“大哥…..你点白肉到了,真的正点啊。”

    胡须男‘嗯’了一声,将手中的棍子丢给对方,“拿着,好好教这些兔崽子。”说着,踩着铮亮的皮鞋,走下楼梯,朝周围的手下挥了挥手:“我去松松子孙袋,别偷偷看老子,太紧张了,容易提前缴械,要亏本的。”

    他的荤话,引得周围人一阵大笑。

    随后见到从后面进来的周锦,一个个眼睛都直了,站起身来目送着他们大哥搂着对方那摇曳的水蛇腰,猴急的走进一间房里。

    还敞开的仓库后门,披着黑布的身影,戴着关公面具,持着一柄偃月刀。

    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