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七十四章 无双的画戟
    夜风咆哮,吹起漫天雪花,然后哗的搅动四散,有人在暗处陡然开枪,锥形的弹头穿雪幕,又如同棒球般,出噹的一声,被拄在地上的画戟,轻描淡写的打飞,落去远处,嘭的爆炸开来。

    火焰在雪地延烧。

    夏亦抹去嘴角残留的血迹,目光如之前歇斯底里的疯狂,而是犹如两道利剑般刺人。

    “…..刚刚有人说,拿着方天画戟,是什么奴来着?”

    虚刀不是一个蠢货,在场的其他人也都不蠢,原本精疲力竭的人,突然一下变了一幅神态,多少有些惊疑。

    画戟忽地从地上拔起。

    咆哮的夜风卷着夏亦身上的黑布,在黑暗里招展,持在手中的方天画戟渐渐横握,戟尖斜斜垂在积雪时,举步朝着前方的虚刀走了过去。

    气氛陡然凝固,肃杀起来。

    后方,瘦子重新拔出腰间的双枪,压低声音:“看情况好像有些不妙。”

    旁边的中年男人也在同时戴上一双手套,点了点头:“.….这人确实有问题。”他偏过头,朝林子那边的一组第三队,和二组第二队打出手势,让六人围过去。

    然而就在他们动作起来的一瞬,处在正前方的虚刀,目光一凝,随后缩紧,对面缓缓在走的身影散出的凶戾杀意,铺天盖地席卷过来。

    呜咽的夜风、搅动飘散的雪花在刹那间激起、四溅开去。

    那边持着方天画戟的人影陡然加快了度,侧面林子有人再次开枪,火光在枪口闪烁出来。

    这一刻,时间仿佛放慢了。

    子弹出膛,飞过一段距离,穿过飞溅的片片白雪,那边加快脚步的身影仅仅在走动中,仅仅只是做偏了偏头的动作。

    避开弹头的一瞬,身形一蹬雪地,陡然化作残影。

    虚刀急退,负在背后的双手猛的下拉,在他前方两侧的半空,数柄不规则锯齿的刀刃,飞降下来,就像犬牙交错的冰川一般,轰击地面。

    积雪飞舞里,交错的如同冰川般的巨大虚刃之间,飞驰而来的身影唰的冲破雪花。

    夏亦看也不看周围,一步跨进对方近前。

    “死来——”

    方天画戟怒斩而下!

    呯——

    深邃的黑色的刀刃断成两截,化作碎片溅开,虚刀再次拉出一柄刀锋抵挡的一瞬,几乎整个人被击的倒退。

    画戟抡圆,戟尾呯的钉在他胸口,身上的大衣哗的向后洒开,倒退直接变成倒飞,狠狠砸在地上,还止不住的滑出几米远,在瘦子和中年男人脚前才堪堪停下来。

    “让我(某家)投降……”

    画戟拖过雪地,翻起里面的冻土,夏亦缓缓而行,却有着推平一切的威势,声音也有着豪迈响彻夜空。

    “.…..你们(尔等)受得起吗!”

    周围,六名异能者跑出了雪林的边缘,其中一人,虬结的肌肉渐渐变成如同岩石的颜色,冲在了最前方,用最坚固的身体想将对方气势压下去。

    算不上轻敌。

    夏亦手腕一转,看也不看狂奔而来的壮硕身形,左右延伸的戟耳直接叉中对方脖子,手臂一拧、一拉,将那人直接拉翻在地。

    倒地的异能者身边,另外五名异能者从旁越过。

    近战能力的两人,率先冲上前,一人手指张开,指尖猛的弹出骨刃,身形也极为健壮,还未靠近,下一秒直接口喷鲜血,被画戟横扫出去,在地上滚成血葫芦。

    另一人手中冰雪化出的兵器破碎,尖锐的戟桠刺破腰肋的防护服,嘶啦一声,半个肚子几乎被拉开,内脏翻涌,流了出来。

    后面三人也并未停下,凝化的飞针,精准的照着夏亦眼睛、脖子、心脏激射过去,与此同时的还有另外两名异能者手中爆出的类似禁锢的绳索、雪地喷出的火焰。

    持戟的身形止步、折转,一对威目看向那边的同时,拔腿狂奔,扑向三人。

    虚刀从地上爬起来,朝挡在他前面的瘦子和中年男人大吼:“一起上啊——”

    然而映入眸子的,是殷红的颜色,激射出的飞针钉在雪地里脚印上面,随后火焰并吞噬了针头,飞出去的虚化绳索直接被斩开。

    顷刻,夏亦杀入进来。

    当先一人的手臂直接掀上了天空,凄厉的惨叫声里,第二个人脸色露出了惊恐,想要退开,身体陡然消失了大片血肉,染血的画戟一荡,将最后一名转身欲逃的异能者,劈死在血泊里。

    照明的器具落在染红的雪地上,照着破旧的鞋子,拄在积雪中的戟杆,光芒里,温热的鲜血还有热气升腾。

    夏亦转过身,陡然挥开手臂,那边一道枪声响起。

    呯——

    画戟挥开,火星在上面弹跳了一下,那边的雪地,一名黑瘦的男人握着两把枪械,他旁边还有起身的虚刀和另一个中年男人,后者磕碰拳头,隐约带出了雷鸣。

    转眼,双枪下方,手指再次扣动了扳机。

    子弹呯的被打飞。

    夏亦举步过来。

    扳机扣下、松开、扣下……

    呯呯呯——

    “这家伙是吃了药,还是打了针……他不会是把红石全部给吸收了?”火光闪烁出,瘦子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子弹风暴般飙射,对面挥动的画戟,越来越快,就像转动的扇叶般,一片片火花在上面弹跳、闪烁。

    片刻。

    枪声停息的一瞬,瘦子低吼:“我换弹夹——”

    “我去!”

    中年男人一双拳擦出雷鸣,直扑夏亦,特制的手套呯的拍在同样刺来的画戟上,一股电流顺着戟杆窜了故去。

    夏亦的攻势滞了一下,眉头微皱,半空的虚空刀刃也在片刻轰然扎了下来。

    这一瞬间,夏亦直接从戟杆弃手,脚步飞奔,抬起就是一脚正中中年男人胸口,对方如同炮弹般飞了出去。

    就在体能飞下降的一瞬,夏亦侧身伸手,一把抓过正要落下的方天画戟,与第二次落下的虚空刀刃硬拼两下,全是古怪的破碎声响。

    感悟到吕布的心境,和画戟上传来的能力加持,夏亦单纯的力道比虚刀大了不知多少,加上来自吕布的武力累积,方天画戟在他手上,如同自己就是那位在那个时代无双的战神一般。

    挥出的每一戟,既快又狠,基本只靠异能撑场面的异能者,根本架不住这样的武道,一戟下去,不死也残。

    虚刀伸手从空气中抓出两柄虚空刀刃,握在手中,迎上去连击了两下,身上的大衣都在顷刻里撕的破烂,颈脖两边的毛绒领,也少了一截,要不是他经常配合自己的能力练习武艺,恐怕脑袋都被削了下来。

    他呯的一刀架住戟锋,双脚陷入雪里,想要将夏亦挤开。

    霎时,夏亦猛的扭动手腕,月牙小枝轻巧的将他双刀嵌住,金属扭曲的摩擦声里,猛的一拉,将虚刀朝前踉跄的拖拽。

    画戟陡然又转,放开虚空双刀,带着猛烈的破空声挥斩而下。

    虚刀抬手一架,第三把虚空刀刃半空横切而出,挡在头顶,戟锋擦出破空声,转眼化作咆哮。

    呯的巨响。

    拦在半空的虚空刀刃化作碎片四溅消失,斩出残影的戟锋咆哮着继续落下来。

    “啊啊啊啊——”

    歇斯底里的呐喊从虚刀口中爆喝出来,额头青筋鼓胀,满脸通红的使出能力,挥出密密麻麻的刀刃交叠在身前。

    呯!

    呯!

    呯!

    …..

    无数的断裂声,接连响起,夏亦最为猛烈的一斩,抵在对方手中双刀的一瞬,虚刀整个身形上,大衣吹的稀烂,碎裂的布片就像蝴蝶般纷纷扬扬飘了出去,歇斯底里的身体直接从原地被力道劈飞了出去,翻滚中,摔落到悬崖边上。

    半个身子都悬在了外面。

    “老大——”

    中年男人擦着血迹从那边跑了过来,瘦子换好弹夹的同时,朝悬崖边跑边开枪,他一身能力都在枪械射击上面,真要近身搏斗,心里多少虚的。

    刻意放慢的脚步里,中年男人已经越过了他,照着格挡子弹的夏亦欺身扑上,雷音轰的在空气里炸开,然后挥拳——

    避开子弹的夏亦,抬手,一戟直接刺了上去。

    中年男人猛然间,反手一把抓住戟锋,朝那边还在跑的瘦子大喊:“快点啊——”

    这一刻,他身子陡然离地而起。

    回头望去,视野拔升,夏亦持着画戟将他整个人都高高挑起在空中,轰然砸下,积雪哗的四溅开来。

    中年人始终未放手。

    然后再次被挑起,从天空划过一道半圆,狠狠落在了另一边,雪花、血肉爆飞在空气里,一些溅在不远的瘦子脸上。

    天空,直升机的探照灯寻着枪声的方向照了过来,搜索的光柱摇晃之中,持戟的身影踩着吱嘎的积雪声信步而行。

    灯柱从天上照下来,落到人身上,机舱内的陈沙一瞬间仿佛看到的画面,是金冠束、兽面吞头连环铠的身影,对方忽然抬头望过来。

    那面容雄俊,浓眉斜插鬓角,一双虎目透出骇人的森然,那是一见便望而生畏的威严。

    陈沙面色露出惊愕,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时,只是夏亦持着画戟站在那里,然后抬起了兵器。

    “三姓家奴是你(尔)说的吧……”

    他轻声道。

    戟尖倒悬,刺了下去,扎进中年男人的胸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