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七十章 实用的兵器(一更)
    青龙山麓,响起了不同的声音。

    呯——

    噗!

    “啊啊——”

    山麓雪林之中的木屋前方,三道不同的声响震散落下的片片飞雪的同时,还有一点血光溅出。

    就在磁王暴喝:“小心”的一瞬,猛的抬起了手,几乎肉眼难见的刀锋,还是被无形展开的磁力推的偏移,传出呯的轻响。

    极快的刀、人的残影之中,刀光偏转,脱手的那一瞬间,仍旧唰的切出惊人的涟漪,吹飞途中的雪花。

    在电蟒腰侧,撕裂皮肉,鲜血在稍后的一秒内,才开始缓缓涌出来。

    唐横刀脱手。

    夏亦保持出刀的姿态,在弓身里,猛的向后跃起,将另只手的刀鞘朝侧面掷了出去。

    几乎同时,磁王脚下的铁砂凝聚成鞭,将飞来的刀鞘砸的粉碎,溅开的残屑打砸树上,树枝都在微微摇晃。

    然后,继续落下,轰然砸在夏亦之前站过的雪地。

    另一只手挥开,地上的横刀在铁鞭落地的一瞬,朝后跃的身影飞射而去。夏亦落脚雪地的刹那,摸着腰间的匕飞退,匕猛的拔出,呯的一声,格挡,顺着刀锋卸去力道。

    横刀无力垂落,挂在另一侧的短柄斧头猛的拿在手中,掷向那边的捂着腰后退的电蟒。

    旋转的斧锋几乎快要劈到电蟒脸上,在磁王的扼制下,便是停了下来。

    震散四溅的风雪,重新变得平静,一手反握匕,一手拿着唐横刀的夏亦轻垂着兵器,站在周锦的前面两步,微微侧脸,看向地上的女人。

    “死的了吗?死不了,赶紧起来离开。”

    从划出瞬步杀开始,到斩伤电蟒,与磁王来回对攻,不过几秒之内的事,双方的交手几乎快的让人看清,以及当中那常人难以理解的恐怖力量。

    那边忘记离开的三名路人几乎整个人都呆滞了,之前看到浑身冒电的男人,和控制铁砂的斗篷人,将那漂亮的女人打成重伤,已经是出常识的存在。

    然而,突然又冒出来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男人,虽然看不清刚才生了什么事,但看到浑身冒电的人,似乎在刹那间还受了伤。

    突然间感觉,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危险,与自己熟识的世界,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我突然好想回家…..”青年拉着女同伴的衣角,声音略带着哭腔。

    木屋那边,周锦艰难的撑起一点身子,顺着眼前的鞋子看上去,含着鲜血的嘴角,勉强笑了一下。

    “老板…..我……我没走……只是打不过他们……”

    “嗯。”风雪里,夏亦轻声应了一声,视线望去对面的俩人,以及垂落在电蟒身前的短柄钢斧,偏了偏头,思索着对方的异能。

    看到那名披着斗篷的男人脚下流动的铁砂,大抵明白了一些。

    “能动的话,离开这里,躲远一点。”

    夏亦嗓音清冷,叮嘱女人一句,脚步迈开,然后,加朝受伤的人直接扑了上去,脚步唰的在雪地折转方向。

    手中匕掷出,下一秒,悬停在磁王两步之间…..

    唐横刀却是照着电蟒削斩而出——

    ********

    相对青龙山上的围捕,龙兴镇上的标有‘马儿快’的电瓶车,正走街串巷的寻找蹬三轮车的胖子身影。

    马邦在这里送外卖好几年,对于哪些是来旅游的游客,哪些不是,他一眼就能分辨的出来,很清楚的知道这些陌生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至于为什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到处找赵德柱,一来,他对这里的街巷非常熟悉,二来观赏雪景的游客大量滞留在镇子里,人多嘴杂,要是通勤局特工真这样抓人,能不能第一时间抓到还两说,一旦闹起来,也会担心将游客牵扯进来,把事情闹大了。

    当然,这般尽心的寻找胖子,也有其他原因。

    一方面,他和赵德柱虽然经常斗嘴,但仍然是非常铁的朋友,真要看着对方被捕,心头多少是不愿意的。

    另一方面,也和自身利益有关,毕竟对方一旦被捕,难免不会将他供出来,曾经参与过百仁市的那件事,就算马邦做过遮掩。

    恐怕还是会难有幸免的道理。

    黄色的电瓶车穿过一道道巷口,陡然刹车停下来,脚蹬着地面后退到巷口,并不宽敞的巷道里,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停在那边,赵德柱正将垃圾桶里的几张纸板清理出来,丢到车斗上。

    他连忙下车跑过去,“胖子,快走……”

    一把将对方手中的废品夺过来,丢到地上,赵德柱叫嚷着:“你搞什么鬼。”的话语声里,转过圆圆的胖脸看他。

    马邦语加快,颇为焦急:“.…..镇子里来了很多通勤局的人,我还看到直升机飞去山里,老板可能出事了。”

    “什么?!”

    脏兮兮的手套脱了下来,被赵德柱捏在手里,怔怔的站在那里一阵,下一秒,陡然一摆车头就要往外面骑。

    马邦上前拉住他,指着外面:“我刚说了啊,镇上到处都是通勤局的人,你出去干什么?能帮上忙?”

    “那也不能看着我兄弟被抓啊,大不了,我陪他一起坐牢!”赵德柱神情激动起来,但衣袖还是被死死拉住,挥手去推对方:“松开,你给我松开啊!”

    “你去屁,就算你们俩被抓,他都坐的比你高级一点,你顶多被送到警方那边……”

    “那怎么办?咱们总不能干看着啊。”

    胖子说到这里,忽然抬起视线直直的盯着马邦。

    正想着对策的马邦见他目光,讪讪的笑了一下,“…..你该不会想叫上我吧。”

    胖胖的身形没有说话,还在继续盯着。

    马邦被盯的虚,硬着头皮,像是苦笑的说了句:“谁叫我就你这么一个朋友…..”

    他回到电瓶车前,将头盔戴上。

    “我跟你一起去。”赵德柱从后面跟上来。

    “没你,我还能跑快一些。”

    撇上脚架,马邦转过头,头盔下眼睛眨了眨,“我可是真的有开车异能的,在镇上等我把夏亦接回来。”

    说完,骑着电瓶车从慢悠悠到陡然加,冲出了巷子,转眼消失在胖子的视野之中。

    知道山上开始抓捕夏亦的事后,赵德柱也没了心情继续收破烂,蹬着三轮回到田间的红砖小屋,沉默的坐在门槛上。

    “除了收破烂…..还能干些什么!”

    啪的一声,耳光扇在自己脸上,胖子抱着脑袋,使劲的揉着头,带着哽咽的声音大吼了一声。

    “我真他….妈的没用——”

    雪花依旧飘曳而下。

    …….

    雪林之中风雪呜咽的咆哮起来,人的视线中闪出电光的青白颜色,飞出去的匕也在操控下,倒刺回来。

    削斩而出的唐横刀,迎着电弧斩出的瞬间,夏亦凭着武人的直觉,弃刀,身形后翻,刺来的匕贴着脸颊过去的一瞬。

    伸手抓住,后仰的脚,也在同时踢在横刀刀柄上,穿过电弧,朝着电蟒呼啸而去,后者本能的翻滚躲避,朝旁边的雪地扑出。

    “哼——”

    磁王伸出手,扼制了刺去的横刀,流动的铁砂再次凝聚成鞭,斗篷下的目光一凝,夏亦手中的匕被牢牢顶在空气中了一般。

    下一秒,铁鞭子猛的抽了过去,在抽过去的半途,陡然化作铁棍——

    夏亦此时也只能松开匕,惶然后退。

    第二次横挥而来的,还有被顶在半空的匕、唐横刀。

    这一瞬间,铁棍、匕、横刀随着磁王走来的身影,照着夏亦疯狂的挥舞,卷动无数飘落的雪花,形成了一幅奇异的景象。

    就像仙侠小说中,隔空御剑的奇术一般。

    “你的天赋不过是将异能转化为兵器上的使用,对上别的异能者还好说,但是在我面前,屁都不是。”

    磁王淡淡的声音之中,负着双手信步前行。

    那边爬动的女人看到这一幕,咬紧牙关,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曲起指甲,朝着负手在走的身影拼命冲了过去:“停下啊——”

    斗篷下,眸子轻瞄了她一眼,背后的手指弹了弹,铁棍从另一个方向划圆挥来,将她打飞,不带停歇的朝快推倒屋檐的夏亦径直砸了过去。

    另外两把兵器,照直而上。

    夏亦躲开刺来的匕,奔跑中抄起石灶上的平底锅将横刀砸开,然而,划出巨大圆形的铁棍从侧旁呼啸横挥。

    他连忙铁锅挡在胸口。

    轰——

    铁棍结结实实的扫中锅底,瞬间凹陷、迸裂,巨大的金属崩裂声音之中,夏亦连人带锅飞进了木屋,砸塌了门扇,呯的落在被褥,翻滚起来,打碎里面能打碎一切的陈设。

    “结束了,夏亦……”

    代号为磁王的男人拖着斗篷走入檐下,随后举步跨过门槛,身边三把兵器静止在他身边,给人一种仙佛的感受。

    “……反抗有什么用?只会多受苦而……”

    剩下的‘已’字停在了喉咙里,屋里的被褥根本没有夏亦的身影,下一秒,他偏过头,门的那边木墙下,含着血迹的男子已经抡起了一把折凳。

    “徒劳的挣扎!”

    呯的声响,折凳被铁棍挡下,碎的四分五裂,电光火石之间,夏亦背在身后的另只手陡然握着一块方形、褐红色的东西,穿过了四下飞溅的木屑。

    “我说了,这是徒劳——”磁王暴喝声里,动异能。

    然而,对方手中的东西并未在半空静止。

    “.…什么玩意儿。”

    嘭!

    随后,盖在他头上。

    原本杀来的三柄兵器,哐哐的掉在地上,铁棍落地后重新化成了一滩铁砂。

    “.…..呵呵…..你不也有弱点吗?”夏亦摇晃着身体,嘶哑的声音干涸的笑起来。

    跨步走到磁王身前,手中拿着的板砖,正是当初落脚山里时,从别人墙基顺来的那块。

    他坐到半昏厥的磁王身上,看也不看屋外从雪地里爬起来,朝这边冲来的电蟒,拿着板砖照着迷糊呻.吟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嘭——

    举起。

    继续砸下!

    嘭!

    嘭!

    嘭!

    …….

    鲜血溅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