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六十七章 慢慢拉开的弦
    雪花沾在脸上,是刺痛的冰冷。

    夏亦闭着眼,感受到着手中紧握的兵器,脑海里却是空白的一片。

    怎么会没有……

    感受不到和偃月刀那种感觉……

    ……问题出在哪里?

    疑惑不断砸心里翻涌,应对接下来的事,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如果拿使不了这杆画戟,就只能依靠其他数量众多的兵器来弥补。

    他吸了口气,摸了一下胸肋、手臂的旧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但如果是高强度的战斗,应该会重新裂开的。

    终于,还是将地上的一柄柄兵器收拾起来,放入袋子里。

    屋檐下的女人,拿过破烂的斗篷,也就是铁心、蓝妹的防护服拼接起来的那块黑布,将七八枚椭圆的叶形飞刀插在里面,偶尔抬起目光看向风雪中的男人。

    “老板,这次会有多少人过来?我们为什么不干脆直接下山离开?”

    夏亦将一柄唐横刀插进腰间,系好固定,“山下肯定有通勤局的人监视,沿途设卡,还是会被截住。相反,依托大山,相对要好一点,至少,我们熟悉周围的地势。”

    “但是他们肯定会从四面合围过来。”周锦心里多少有些担忧。

    若非看到夏亦神色平静,没有丝毫慌乱,恐怕她早就坐不住了。

    “这么大的山,想要合围哪里那么容易……”夏亦负上狭长的苗刀,又将两柄汉剑放入袋子里,目光在风雪里一直未变过,只是说话间,略微带着颤音。

    不知是即将展开的战斗而激动,还是其他复杂的情绪。

    他压抑着情绪,嗓音低沉:“…….把你该做的做好,剩下的我来。”

    走到檐下,一把将破烂的斗篷掀开,叮当的金属碰撞声里,罩在身上,拖着一口袋的兵器,慢慢走去漫天的雪花之中。

    声音传去后方的木屋,女人的耳朵里。

    “放心,我会照顾你周全,我会杀回来……前提是你能拖住一部分,我回来前别死了。”

    风雪交织着夏亦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雪林深处,女人的目力所及的视线里,只留下延伸而去的长串脚印。

    “他的真会回来?”

    周锦坐在了门槛上,看着猩红的指甲,犹豫不定起来。

    ……

    风吹着雪花弥漫人的视野,白气从人的口鼻里喷出的同时,夏亦在附近的雪堆放置了几柄兵器,又走去下一个地方。

    这么冷的天气,他不可能带着十多把兵器到处跑,唯一能做的就是,牵着对方鼻子,在自己规划好的路线上展开战斗。

    这就是方天画戟没有效果的情况下的第二套方案。

    虽然有些疲于奔命,但至少不会被围死,至于红石,随身携带在身上,不可能交给周锦保管,紧要关头,他从不相信别人,当然赵德柱例外。

    可是山下应该有很多通勤局的普通特工在监视胖子了……

    将背上的苗刀,和一把短斧埋进一颗树下,盖上积雪后,朝手心哈了口热气,使劲了两下,这已经最后两柄需要藏的兵器。

    乌鸦也被他放了出去,自从能学人言后,夏亦教了不少话,可以用来传递消息,但唯一让他感到头疼的是,这只鸟跟着周锦看了不少电视剧,被毒害的不轻。

    “……也不知道这只鸟能不能帮上忙。”

    夏亦休息了一阵,检查了腰间一柄柄匕、爪刀,起身的时候,头顶上空忽然传来螺旋桨转动的嗡嗡声,他连忙趴到雪里,目光上斜,一架直升机从远处的林野上空,朝东.北方向飞去。

    “来的刚好…..”

    声音愈颤动起来,夏亦轻声自言自语,收回视线后,朝着直升机飞去的方向摸索过去。

    远方。

    转动的桨翼搅动雪花乱飞,藏青色的机身缓缓降在山脚下一片空地上。

    一只黑色的皮鞋率先踏了下来,溅起积雪,披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偏头对机舱一人,平淡说了声:“陈组长,第二临时小组是电蟒带队,还是那个玩金属沙砾的家伙?”

    “这两人秤不离砣,说不定已经甩开组员单干了。”陈沙看着面前走下机舱,稳稳站在螺旋桨搅动的气流里的男人,两人之间看似公事交谈,但却是非常的熟悉。

    “十名三阶异能者,九名精英组成员,这次不会再出岔子了吧?”

    “哼,在山下小镇等消息吧。”

    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另外,也有数名组员跟着从机舱里下来,按着枪械、耳麦迅朝朝四周散开。

    片刻,那边的直升机升起,盘旋了一阵后,朝外面飞离。

    此时,雪地上的九人,看着直升机离开后,分成了三队,每队三人,有男有女。其中一名身材高大,披着黑色毛领大衣的男人站在中间,隐隐为。

    威严的目光里,另外两队的人朝他靠拢过来,他视线越过众人,扫去前方白皑皑的山势。

    “我叫虚刀,你们这一组的临时组长,在来的路上也大概知道你们的能力,这中间保持联络,一寸寸推进,遇到夏亦,或者可疑的人第一时间联系我。”

    淡淡的声音里,一名眉毛稀少的瘦子站在他旁边,跟着开了口:“都听清楚了啊,那人不傻,很有可能在搜索中,埋伏我们!”

    “来的途中,你们也知道作战的计划,我就不重复了,开始执行吧。”

    虚刀转身,负手着带着瘦子,和另一个中年男人同行离开,去往东面山麓。而其他两队的六人,互相看了看,沉默的选择自己的路线。

    他们大多都是经验丰富的一批,而且每队都有一个四阶的精英带头,就算遇到棘手的情况,也能拖延到其他队伍赶来增援。

    鞋子在雪地咯吱咯吱的前行,虚刀望着有掉下积雪的树枝,面色冷然的与身后两名同伴说起话来。

    “根据陈沙透露给我的情报,那个需要抓捕的要犯,很狡猾,你们要留心,别被伤到了。”

    他的语气没有多少情绪在里面,听不出到底是关心,还是简单的吩咐一件事。

    旁边的瘦子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听说,下面的情报里,前段日子,那个夏亦买了很多兵器,看样子是要抵抗到底了。”

    “哼,正好,我也想领教挥使这么多兵器的异能者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旁边的中年男人,碰了碰拳头,“加藤半藏好像就是被他杀的……那可是我的对手啊……”

    虚刀微微皱了皱眉,沉默了片刻:“你们在旁边看着就好。”

    三人,以及其他队伍相继朝预定地点过去的时候,青龙山正南面,游客滞在镇上,不让上山,景区挂着修缮的牌子,工作人员不断的朝他们解说情况,毕竟大雪封山,很有可能造成意外。

    当然,他们都是胡吹的,至于为什么今日不开放,也是因为上面来文件,景区也不得不这样做。

    人群之中,骑着电瓶车,戴着头盔的马邦皱着眉头,看了眼周围的游客,以及一些时有时无看来的视线,连忙骑着车去寻那个走街串巷的胖子去了。

    他与一辆停靠在路边的轿车擦肩而过时,车内副驾驶上,东方旭正联络着各方位的情况,视线却是一直盯着显示器上,闪烁着代表六个队伍的光标已经散开,朝之前预估的位置,慢慢合围过去。

    “这边没有问题,一旦传来夏亦被俘的消息,那个胖子随后跟着抓捕,不会有任何问题……”他盯着第二组第一队的光标,随后沉下声音,“只是要多加叮嘱电蟒和磁王两个人……”

    通讯器里,传来陈沙的声音:“我已经通知他们不要莽撞行事,你安排好镇上的行动就好。”

    “嗯,不过,我担心山里会不会有…..一些驴友,你知道,他们就喜欢这种没人烟的穷山峻岭冒险。”

    “如果有,那也没办法了,但愿不会碰上。”

    这一次,是通勤局抽调周围市县的异能者组成的临时队伍,由总部几名精英组成员领头,主要任务还是以红石为目标,其次才是那个胆大包天的夏亦,如今真要碰上一些喜欢冒险的驴友,那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的地步。

    若是被波及进去,真如陈沙所说,那也是办法的事了。

    毕竟聚集一次抓捕不容易,错过了,下一次就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然而,远在山麓之中,由北朝南的方向,三个穿着羽绒服,背着背包的身影,两女一男正沿着一条干涸的溪水,踩着结冰的细石前行,只是看着四周白茫茫的山峦,感到一丝迷茫。

    “寻刺激就是要到这种荒郊野外,而且还是这种没有人烟的深山老林子里!”穿着蓝色羽绒服的青年舔着嘴唇,看着死寂一般的山野,漫山覆盖的积雪,脸色兴奋的哈了一口白气,“就算是迷路了,大不了射信号弹,景区总会有人看到的,所以什么都能体验一把才行,人生才圆满!”

    身后的一名紫红色羽绒服的女人戴着口罩,附和的点了点头,对于这种体验也是不错的,反正到时候总会有人来救援。

    而另一边,戴着白色毛线帽子的女子,相貌不输前者,只是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其实她就是一名导游,几个月前带队来过这边。

    之所以这次与这两人过来,其实也是想钓上那边的金龟,投其所好,将那日带队看到的林中异象告诉了对方,随后约定了时间一起过来探险。

    只是没想到的是,好像真的迷路了。

    “我说…..要是天黑了,迷路的话,这种环境可能会冻死人的。”她小声提醒前面两人。

    青年停下来,看了看手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冬天天色暗的又早一些,若是救援来迟,还真容易出问题。

    “也对,那就信号弹吧。”

    说着,翻过背后的背包,拿出一把从家中准备的信号枪还未朝天空射…….视野之中,一架直升机忽然冲他们头顶飞了过去。

    “.….我还没射,救援就来了?”

    紫红色羽绒服的女人双手呈喇叭放在嘴边,朝直升机大喊了一声:“喂——”

    然而,直升机径直飞了过去,根本没有留意到下方渺小的人影。

    女子的声音回荡,周围的树枝簌簌的掉下积雪来,就在三人沿着溪水向南奔跑出几步的同时,他们前方陡然钻出一只黄橙橙的身影。

    汪的冲着三人叫了一声。

    “泰迪……这里怎么会有狗?”

    “树上还有一只鸟!”

    跟在青年旁边的紫红羽绒服女人指着摇晃的树枝上,一只黑色、眸子微红的乌鸦,后者正偏头打量着三人。

    乌鸦眨了眨鸟眸,忽然开口:“三个煞笔——”

    随后,大叫了一句:“吓死九爷了…..吓死九爷了…..”

    拍着翅膀落到泰迪狗的头顶,鸟嘴薅住狗毛,就那么骑在上面。

    “起驾….回宫……吓死九爷了……”

    三人呆滞的看着会说话的鸟儿拉着狗毛,驱使着一只泰迪,就那么屁颠屁颠的钻进了林子里。

    下一秒,青年兴奋的叫了声:“好鸟,追上去,我要买下它——”

    两名女子只得跟着追了上去。

    *******

    同一时刻,木屋。

    犬女站在了周锦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