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六十六章 阴云、大雪,然后扑过来
    阴云压的极低,上月下了一场雨之后,气温骤降。

    吹来的风里都是砭人的寒冷。

    立在寒风里的大楼,三楼会议室的门扇推开,开完会的人,三三两两的走出,拿着会议上的资料回到各自的办公室。

    离开的一道道人影之间,身着黑色西服,一头清爽短的东方旭,取下了胸口上的工作标识,独自一人走出大楼,靠着自己的私车,看着附近已萧瑟的树木。

    仅剩不多的枯叶还挂在树枝上,这样冬日萧瑟的情景,终究与心情对应起来,反而变得颇为应景了。

    新的任令下来,他反过来给陈沙做了副手。

    听到这条任命后,关于抓捕夏亦的那口气,虽然还未咽下,但心里终究还是放缓了。

    或许也正如对方所说,自己从基层突然提升上来,加上之前憋着的一口气,实在不适合继续担任行动组的组长,而接下来的行动,也只是帮忙跑跑腿,完成任务的主力,是从上面派遣而来的精英组成员。

    但当初在赵安遗体面前说的话,没能兑现,是唯一的遗憾了。

    他深吸了一冷气,伸出摸出香烟,叼在嘴上的时候。

    旁边有人点燃火递了过来。

    陈沙也给自己点上一根,坐到城头上,紧挨着东方旭,吐了一口气烟雾,冷风将它吹散。

    “我夺了你组长的位置,心里一定多少也有点记恨吧?”

    “没有。”东方旭没有看他。

    “.…..跟你讲个故事,六年前的百仁市,有一个人突然觉醒了异能,因为彷徨不安,错杀了一名路人,当时我和我的搭档正好在附近,但是事突然,并不知道一切,于是先开了枪,打伤对方的同时,我那名搭档为了救我,被对方用异能打伤,半个心脏都没了……”

    他吸了一口烟,抖下烟灰,笑道:“是不是很恶俗的桥段?但和你身上生的事,其实是一样的,我们这样的人,做着这样的事,加入通勤局那天起,就注定会有一天在工作中牺牲。”

    旁边的男人在沉默里,捏紧了烟头,嗓音低沉:“后来那名异能者怎么样了?”

    “他啊…..现在是精英组成员。”

    “为什么他杀了人,又杀你一名同事,你就…..”

    “我巴不得把他当靶子来打,可后来冷静下来一想,这个人意外杀了路人,非他本意,事突然,我们没办法弄清原由的状况下,还要保护街边的其他平民生命安全,就先开了枪,先不管对错,我和那名同事都没给那名异能者机会”

    陈沙夹着香烟,在半空比划一个手势,“你也知道,有时候被法律赋予了权利,时间久了,被赋予的人总会有一种莫名的自信力,凡事都认为自己做的就是对,然后…..变得盲目。”

    “是啊。”东方旭丢下烟头踩灭。

    沉默的出了一口气,双手插进裤兜里,转过头看着陈沙:“虽然不知道你的故事是真是假,但还是要跟你说声‘谢谢’,接下来的抓捕,我会全力配合你。”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陈沙将已经很短了的烟丢地上,“不信?等精英组的人6续过来汇合后,你去问问那个叫虚刀的男人不就清楚了?”

    东方旭摆了摆手:“还是算了,精英组的人向来高傲,省得去碰一鼻子灰。”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皱起眉头:“抓捕夏亦后,他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他太狡猾了,你指望通勤局就这么放过他?”陈沙面色渐渐严肃起来,目光却是平静,“….最后的结果,就是进Z6的研究所,和其他接触红石的人,一起关押。”

    说着,将手中把玩的打火机揣进兜里,挥了挥手,便是离开了。

    东方旭看着返回大楼里的身影一阵,直到对方消失在门后,这才打开车门准备离开,刚动车子,车窗外,有人敲响了玻璃。

    是犬女,郭满媛。

    “东方组长,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夏亦这个时候投降的话,会有活路吗?”

    听完这句话,东方旭降下车窗,摇了摇头:“没有可能的,铁心和蓝妹已经死在他手里,死了两个异能者,问题就很大了。”

    “铁心队长……蓝妹死了?”郭满媛后退半步,瞪大了眼睛:“之前…..之前那个夏亦说,他放走了他们的啊……怎么会死了呢。”

    通勤局之中的异能者,其实没有固定的队伍,都是按照任务的内容,可能遇到的敌人,进行弹性的组合,之前追剿夏亦,想到对方的冷兵器实力,所以才派上了刀枪不入的铁心,和操控气刃的蓝妹,临时组成小队。

    要说到彼此之间的感情,并不深,边缘的异能者一年两年都难见到一面,甚至更有同事数年,都未必能认识对方,大多也都是听过代号之类的。

    听到噩耗,郭满媛心里并不是很悲伤,但毕竟同行一场,心里多少有些堵,以及被欺骗的感觉。

    车子动,从她面前驶离。

    郭满媛还站在原地,一双小手捏在拳头用力捶打了几下,眼眶红红的朝西南面大吼了一声:“骗子!!!”

    周围路过的分局工作人员看她一眼,继续做自己的事去了。

    此时,天空悄然飘下零星的雪花,落到女子微翘的丝上,不易让人察觉。

    不久之后,她也驾着车离开,但并未向住的地方,而是上了一条高,朝西南的山麓驶去。

    同一时刻,围绕百仁市的高路北面,一辆迷彩色的越野车飞而来,车内安静无人说话,只有轮胎在地面飞驰摩擦的声响。

    渐渐落大的雪花在飞快的度里撞在车窗上,然后融化。

    看着玻璃上一点点化开成为水渍的视线,收了回来,后座上,是一名身形高大健硕的男人,环抱着双臂,面上无须,一对浓眉大眼透着肃杀的威严。

    “听说那个人很厉害?能力是把所有兵器如臂挥使。”

    前座,开车的是一名瘦子,听到粗沉的嗓音传来,他挑了挑稀少的眉毛,看着反光镜里的男人,笑道:“能有多厉害,那么多兵器,他能有几只手?总不能打着打着就换兵器吧?累死他。”

    “嗯。”

    威严的大汉点了点头,倒是同意他说的话,“依靠外物作战的能力,都是废材,兵器还是自身的好,而且还是一件最好。”

    他话音之中,环抱的双臂,乃至整个身体,常人难以观察到的是,隐约一层黑光的虚幻在笼罩。

    开车的瘦子忍不住说道:“听说那个控制磁力的家伙,和电蟒都来了,还真是专门克制那个家伙,看来上面是真的怒了。”

    后座的男人闭上眼睛,靠着座位,脸上没有任何神色,片刻后,他伸手降下一点车窗,让外面的冷气吹进来。

    雪花挤缝隙,粘在男人脸上,带来凉意时,嘴角挂起了不屑的冷笑:“电蟒?这种异能缺陷太大,如果没有Z6的装置,他会把自己给电死…..垃圾一个。”

    “至于那个控制金属家伙,倒是有点有意思。”

    他抹去脸颊上的点点水渍轻声道。

    越野车驶下了高公路,天光也在渐渐暗下来,星星点点的霓虹在百仁市亮了起来。

    **********

    飘着雪花的阴云延伸至西边大山。

    风雪掩盖了褐色的山麓,漫天飞舞的雪花里,名叫周锦的女人站在屋檐下,看着远处大雪之中的身影,以及身影四周地面,插满铺开的各种各样兵器。

    四面汉剑、八面汉剑、苗刀、唐横刀、曲脊铁矛、短柄双刃斧……等等等,以及比身影还长的一柄兵器——方天画戟。

    戟锋暗沉,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