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六十五章 种子
    进山的人,回到山谷的时候,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天色黑尽后,山里的气温骤降。

    回到木屋的夏亦两人简单支起小帐篷,在石灶升起了火焰,而周锦进屋换了身新买的长衣长裤,给男人搬了一张折凳。

    自己则在旁边,撑着下巴看着不远的乌鸦站在布丁的头顶,梳理湿漉的羽毛。

    “老板,你买那么多兵器做什么,就算通勤局的人,真要上山来,也用不着这么多吧,一柄关刀就够了……”

    乌鸦转过鸟啄,眨着红的眸子偏过来看她,陡然冒出了一声:“煞笔。”

    气的周锦抬脚去踢它,黑鸟一扇翅膀躲开,飞到檐下一根木头上,偏头大喊:“打不着!打不着!”

    “这鸟贱的能气死人!”

    周锦在追打中,忍不住骂了一句,随后就听坐在石灶前面,夏亦声音响起来。

    “应对通勤局的追捕,只能在这样的深山老林子里,但是带着青龙刀来回跑很麻烦,所以,在他们搜山的时候,兵器藏在各个地方,顺手就能拿到,再把他们一一击破,大概就是这样。”

    看着渐渐有了气泡的锅底,他擦去脸颊滑落的雨渍:“…….总不能束手就擒吧?抓到也是活不了,或者再被关起来……”

    夏亦折断一根枯枝丢进火里,看着噼啪弹起的火星,他偏过脸看向女人。

    “.….如果害怕,现在还来得及走。”

    那边,坐在门槛上的女人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看着屋檐外面,落在枯叶上噼噼啪啪的雨点。

    实际上她跟着夏亦从百仁市一路辗转到青龙山,不过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在知道抢夺的是一个充满禁忌的东西后,有过几次想要离开的,但最终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一则是畏惧夏亦的能力,如果对方想要保护住秘密,必然会在她前脚一走,后脚就追来将她杀死。

    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原本就是为了钱和一些刺激才加入对方,如今有了一百万入账,总好过继续在外面当流莺四处杀嫖客,捞没什么油水的钱。

    被抓住,也一样会被通勤局处理的吧,毕竟也是杀了好几个人。

    “.….我还能走到哪里去呢?还是跟着老板有吃有喝,有钱花!”

    她偏过头来,迎上夏亦的视线,边唇勾起,笑的很妩媚。

    其实,这段时间下来,除了被夏亦教导一些傍身的武艺外,经过追捕的风浪,周锦的气质如今也渐渐改变了许多,至少没有了当初那么重的风尘气。

    但接下来要面对通勤局这个庞然大物,和眼前的这个男人之间。

    她笑着看转过身去的背影。

    心里终究还是复杂的。

    ……

    吃过晚饭后,夏亦拿着铁锹去早晨藏匿箱子的地方,将红石挖出来。

    因为降温的缘故,他与周锦挤在木屋的被褥里,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上面除了链接通讯外,还有马邦和胖子在镇上下载的电影。

    布丁趴伏在角落睡觉,乌鸦则缩在夏亦的肩膀上,与女人一左一右的盯着屏幕。

    片刻后,黑乎乎的视频框,渐渐亮了起来,也有声音传出。

    碧蓝的天际下,起伏的海浪推着浪花卷在沙滩上,画面里很快从侧旁探过一张下巴蓄着短须的男人。

    对方朝镜头笑了笑,随后对准了前方,一长串的小脚印在沙滩上延伸,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笑吟吟的在前面小跑,转过身来,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爸爸!”

    柔顺的黑被海风吹的在空中舞动。

    “……夏亦,你看茜茜的状态怎么样,是不是比前几天好很多了?”

    镜头晃动,对准儒雅的男人面容后,陈耀祖笑道:“现在这种情况,在慢慢好转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到以前的模样。”

    “是挺可爱的。”周锦对着镜头说了声,算是给这个金主打了声招呼。

    旁边的乌鸦扇了扇翅膀,跟着叫了声:“可爱!可爱!”

    “嗯?你这只鸟……”

    陈耀祖目光停留在夏亦肩膀上,似乎注意到了荧光在乌鸦的羽毛反射出的蓝色金属光泽,皱起了眉头。

    “……怎么看起来,与上次不一样。”

    作为一个商人,兼研究者来说,这点观察力是有的。

    夏亦对着镜头点头,“上次通讯过后,这只乌鸦趁我不注意,去抓红石,然后成为第一个实验志愿者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嘴角也忍不住浮起微笑。

    画面里,陈耀祖站在原地,仔细的观察着乌鸦的外貌,连身后向他走来的女儿都没察觉到。

    “之前我们就推测过,红石散的光芒只是无意识的种子,会激生物的天赋,然后延伸出更强的能力,而且乌鸦本就聪慧,善于模仿人言,现在看来,我们的推测是对的。”

    说到这里,也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目光便是看向夏亦。

    “记不记得,我给过你的几张动物实验的照片,放大的画面里,红色的光芒只分出一丝进入小白鼠的身体里,这样的话,像不像一些植物的传播方式?”

    “他们总不会是繁衍…..”夏亦陡然皱起眉头,想到那日铁心所说的隐匿基因,以及这种基因会疯狂的成倍增长,对方所说的,也是和红石有关。

    对于唯一有科研经验和学识的陈耀祖,夏亦没打算瞒他,之后,他将这条信息告诉了对方。

    海浪声里,海滩上站着的那人陷入了沉思,看着镜头的目光也复杂许多,

    “…..激活生物体内的隐匿基因,就等于是播下一颗种子……这就是一种繁殖方式!”想到这里,陈耀祖使劲的揉着眉心。

    片刻后,他下手,冷静的说道:“夏亦你听好,红石来历还不知道,但是在十几、二十年前突然出现的,到底怎么来的,或许只有那些得到了红石的国家部门知道一些,但是…..你听好,在没有更详细的研究之前,不要接触它,更不要试图将上面的种子尝试吸纳进身体里,用来增强你们的异能……”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绝对很危险。”

    陈耀祖拿着镜头在沙滩上来回走了几步。

    “……等我回去翻翻以前的资料,联系曾经的一些同学,看他们对这种东西有没有见解,有眉目后,我再联系你。”

    坐在被褥里的夏亦,沉默了一阵,开口叮嘱他一声:“小心暴露。”

    地球另一端的男人搂着身边的女儿笑道:“我知道惹了寿名财阀,自然会谨慎的,还有,你也要小心,通勤局肯定不会就这么放任你不管。”

    两个男人隔着屏幕,默契的点了点头后,结束了交谈。

    对于这样沉闷的谈话,旁边的女人不是很感兴趣,加上山里本就没有什么娱乐,结束通讯后,连忙拿过电脑,放起了马邦下载的电视剧。

    边看边说道:“老板,你肩上的鸟儿,以后不会就这么跟着咱们吧?”

    “太聪明了,你放它走,也会飞回来。”夏亦枕着双手靠在女人大腿边上,思索着红石,和白天兵器上的事情。

    “那不如给它起个名字?”

    “你想吧。”

    夏亦阖上眼,不再理会这种事,他脑袋里有太多的事要想,就算偶尔闲下来,思绪也会飘去树林、山峦遮掩的远方,灯火交汇的城市里,想起那个杂货铺。

    以及那个柜台前,像是永远在等他的少女。

    思绪蔓延之中,而另一个方向,想着夏亦、提着这个名字的,还有不少人。

    因为,通勤局高层下的批捕令在第二天通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