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六十三章 兵器谱(上)
    “这怕是死了吧。”

    周锦用指尖捅了捅张开翅膀,身体硬的乌鸦,“.…..都硬了。”

    “.…..”夏亦快步过来,心情颇为复杂的看着一动不动的乌鸦。

    虽说是捡来的,但养了许多日子,终究有些感情,而且这只乌鸦本就聪明,也善于模仿人说话,坐在山里那段时间,没少教它说话,

    若是就这么死了…..心里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旁边的布丁拿着鼻子嗅了两下,爪子刨着地面,呜咽了两声,可怜兮兮的望着地上的玩伴,想将对方唤起来。

    “再观察一下。”

    夏亦知道红石百分七十的致死率,但在人身上的概率和动物身上的概率是否一致就不知晓了,他将乌鸦捧了起来,明显感觉到了羽毛之内的体温正飞的下降。

    到得黄昏时刻,夕阳的余晖从树隙之间穿过,斑驳的投在两人身上,放在岩石上的鸟儿依旧一动不动。

    “老板,它看来是活不过来了,我去挖个坑…..”

    周锦等了一个多小时,双腿麻的站起来,进屋去拿铁锹。

    而还看着乌鸦的夏亦始终有种微妙的感觉,就像身体内的隐匿基因与小小的鸟身里的基因有着某种联系一般。

    就在女人拿着铁锹出来,他抬了抬手:“慢着。”

    视野之中,在风里轻抚的羽毛,黑羽之间泛着蓝色金属光泽,就在周锦靠近的同时,放在石头上的乌鸦陡然‘哇’的叫出一声。

    忽地,弹了起来,大张着羽翼,摆动脑袋左右看了看夏亦和拿着铁锹的女人。

    “…..这都能活?”周锦走进想要近距离看一下。

    乌鸦偏过脑袋,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铁锹,嘶哑晦涩的啼鸣一声:“煞笔!”

    一拍翅膀,飞了起来。

    然后…..一头撞在上方一根树枝上,啪的落下来,大喇喇的趴在地上。

    夏亦走过去,将它捡起来,乌鸦晃动几下脑袋,重新飞到夏亦的肩膀上面,一面梳理羽毛,一面冲着女人啼鸣,出人的话语声。

    “没死…..聪明…..”

    原本黑白分明的鸟眸,外围一圈都是猩红的血丝。

    听着短促的鸟语,夏亦皱了皱眉头,仔细观察活蹦乱跳的乌鸦后,将箱盖阖上。

    沉默了片刻,才对震惊的周锦说道:“……乌鸦本来就是极为聪明的鸟类,甚至比最接近人类的大猩猩还要聪明,同时也是极为擅长模仿说话的鸟类之一,我猜想,红石可能将它的语言天赋强化了,至于还有什么延伸出其他额外能力,只有往后多观察才能知道。”

    “变得的很会说话?”

    周锦放下铁锹,伸手过去想要逗一逗。

    乌鸦唰的张开翅膀,喷了一句:“手拿开…..蠢货……”

    “还真变聪明了…..”周锦悻悻的收回手,“就是嘴变得有些招人嫌……”

    乌鸦不理会女人,飞下夏亦的肩膀,落到布丁的脑袋上,薅了一下狗毛,疼的布丁像头坐骑在周围飞跑起来。

    看着满林子疯跑的一狗一鸟,夏亦想要将红石对乌鸦身体造成的变化,摸清楚,可能不是一天两天搞明白的,接下来的两天里,他试图把布丁也弄过去接触红石,但狗有着极为强烈的危机感,死活的不愿意靠近,只得作罢。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是,致死的概率依旧对动物有效。

    而对于夏亦本身接触过红石的异能者来说,会不会降低概率也难说,但没到那一步,他不敢轻易去尝试。

    所以这两天,大多数经历还是放在指导周锦上面,教会对方贴身短打,利用异能的优势,尽量达到武学大师的效果。

    一方面,他抢夺红石后,通勤局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多一个帮手,至少某个程度上能减轻一些压力。

    另一个方面,他与周锦说到底,仅仅只是靠着金钱维持着关系,如果能改善这种关系,也能算作一种隐形的投资,至于投资成不成功,还是要看这个女人的本性。

    当然,如果失败了,对于夏亦来讲也没什么损失。

    顺手杀了就是……

    到得第三天清晨,两人这才下山去往龙兴镇,之前还是给胖子打了一个电话,确保对方安全后,才动身出山。

    至于红石,自然不会带着出去,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埋在了土里。

    手臂、胸肋上的伤虽未痊愈,但已经好了很多,接近中午来到镇上一家诊所,重新换了绷带,上了药水。

    一辆电瓶车载一胖一瘦两个人出现在诊所门口,胖子抱着笔记本坐在后座,看到外面一颗树上梳理羽毛的黑鸟,使劲的拍马邦的后背,口中连喊了几声:“停停停…..”

    直到脱口喊了声‘吁’,电瓶车才停下来。

    “你当是我马啊……”

    “你姓马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边走边争吵,走进诊所时,夏亦也刚好换完绷带从里面走出来,与他俩汇合。

    “老亦,伤口怎么样?”赵德柱上下看了看包扎严实的绷带。

    “没事了。”

    夏亦摇摇头,将外衣穿上,“地方打听清楚了吗?”

    “有马邦带路,就在这镇子外面一个村子里。”

    看到有目光望来,马邦摊摊手:“路倒是可以带,但是要旷工啊,今天还没……”

    “拿着!”胖子从包里搜出一张百元的钞票塞到他手里,“包你一天。”

    “…..喂喂,胖子,我一天很贵的。”

    两人半开玩笑的话语声里,一行四人走过了阳光明媚的秋日,也没开停放在郊外藏起来的轿车,顺着田间的小路,穿过了几片树林。

    在过去的路上,从马邦口中也大抵知道了村子和那位铁匠师父的情况,因为紧靠旅游小镇,镇上很多兵器工艺品都是本地制造,减少了运输的费用,而那处村子基本上就是一个小型的旅游区特产商品集中生产、批的作坊集中地。

    而那位铁匠也是诸多手艺人中最好的一个,还是从外面过来的。

    不久,进了人来人往的村头,到处可见用小板车拉着的材料在附近出入,不远几处院落,还有烟囱冒着黑烟,里面不时传出叮叮当当的打铁声。

    看的出工艺品刀剑的声音很红火。

    片刻之后,四人在几处院落之间的小道上停下,敲开了一扇贴着门神的破旧院门,有人打开门,院坝内的人手正手忙脚乱的收拾地上洒着的材料。

    “你们干什么?”开门的人看了看眼前的四人。

    “打造兵器,听说路师傅手艺不错,就过来看看。”夏亦对他说了一句,举步便是走了进去。

    那人也不阻拦,跟在旁边走,打量了他们几眼后,朝里面大喊:“路师傅,有人找你!”

    随后笑着说道:“我们这里都是纯手工打造,路师傅的手法是最高明的,你想要找他,那就真的找对了。”

    与此同时。

    前方的火炉,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将彤红的剑坯从炉子里夹出来,放到铁毡上,满脸络腮胡,让他显得格外粗犷,肌肉虬结的手臂呯呯的猛烈敲击里,眸子也在看过来。

    声音低沉开口。

    “要打什么兵器,柱子上挂着,自己看!看好了,到旁边一间屋里付钱,然后留下地址走人!”

    不善的语气里,夏亦皱了皱眉,走到柱子前,看了一眼上面钉着的兵器,嘴角上慢慢勾起了弧度。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戈、镋、棍、槊、棒、矛十八般兵器,全部都有。

    “那…..方天画戟能打吗?”

    他轻说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