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六十一章 秋凉(一更)
    百仁市,通勤局分部,争论的声音徐徐传出。

    “陈沙,之前工业大道为什么要暗中帮助夏亦,坑那群岛国人,知不知道这会让通勤局陷入外交危机里面。”

    长长的烟灰,在烟灰缸上断裂,落下。

    两拨人的房间里,东方旭面容严肃的看着对面,坐在椅子上与他对视的行动组副组长陈沙,两人身后站在的组员,几乎都在望过来。

    气氛显得有些微妙。

    椅子上,看着窗外的陈沙抖了抖香烟,他偏过头笑道:“组长,有句话你有没有听过,中韩友谊,靠岛国。中岛友谊,靠南韩。”

    烟灰飘落之中,语气顿了顿:“夏亦杀了人不假,但是紧要关头,我会选择站在本国人这边。”

    这时候的天气渐渐转冷,树木显出萧瑟的颜色,枯黄的叶子在对峙的房间外飘落而下,树影在微风里摇曳照在林荫道路上,通勤局的工作人员依旧不曾停息的忙碌,从这里过去。

    偶尔,听到附近会议室内传出的说话声,忍不住朝窗户望过去一眼。

    金色的秋阳映着东方旭的身影从位上起来,嗓音低沉:“……可你留下了岛国人,却没有留下夏亦,还让对方拿走了红石!”

    “至少我完成了第一项!”陈沙也跟着站了起来,并未因为正副之分,显得势弱。

    他敲敲长桌,“何况,之前岛国人手中的红石本来就是假的,我们、岛国人都被陈耀祖蒙在鼓里,那个夏亦不过巧合得到真的。”

    东方旭这时候皱起眉头,紧盯着对方脸上的表情,“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要学会把事情闹大啊…..”

    “夏亦是通勤局a类通缉的罪犯……你想用这种方法!”

    “我就是要这种方法!”

    陈沙的回答非常干脆,绕着桌面走动,他目光看着东方旭,一句一顿:“小打小闹的抓捕,只会让基层的队员平添伤亡,他现在杀了岛国人、又是通缉犯、抢走红石,这三条够不够通勤局全力抓捕?!”

    他走过去,站在对方面前。

    “我当副组长整整五年,看的、听的、经历过的事比你一个刚刚从基层提拔上来的新人,要多的多!你在交河县意气用事,失去一次抓住对方的机会,就已经是重大失职!杨局让你过来这边,不是让你来逞个人英雄主义……你现在为了抓捕夏亦,心里已经魔怔了!”

    陈沙拍了拍胸口:“我要我的组员生命负责,接下来,我会给上面打报告说明情况,你的状态不适合担任组长。”

    ……

    呯——

    门使劲的摔响,东方旭带着他从交河县带来的队员离开了会议时,虽然之前陈沙的话说的难听,但他明白自己确实陷入了一个误区,显示多年好友兼同事的死,让他陷入愤怒,随后一连串的抓捕行动,都被对方耍弄。

    便是一看到夏亦,心里的怒火就压制不住,冲昏了头脑。

    但归根结底,陈沙说的对,他终究缺乏历练,或者杨局的这样安排,就是想让陈沙这个多年的副组长,从旁敲醒他…..

    走出大楼,秋日的天光惨白,他看着树枝上在风里摇曳的枯叶,大抵是明白,过完这个秋冬,在陈沙的运作下,大规模的抓捕行动,应该在开春后就会开始了。

    “没能亲手将你抓住…..真的是遗憾啊……”

    *******

    交河县,警察大楼接待大厅。

    “小姐,这件事,你没有足够的证据提供给我们,通缉的指令是不可能撤销的。”

    “警察同志,这个我知道,但是那些被杀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啊,你们能不能想想办法,还他一个清白……”

    “很抱歉,警察也只是负责抓捕,只要您能提供证据,递交给法院,我相信那个人会得到清白的。”

    “.…..谢谢。”

    …..

    少女挎上帆布包走出大厅,挽了挽垂在脸侧的长,明亮的眸子看着停车位后面一排排梧桐飘零枯黄,轻咬着双唇,俊俏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

    自从眼睛复明后,江瑜除了学习参加考试外,空闲的时间都在打听当初那件事,往警察局跑了不知多少回,没有听到夏亦的通缉撤销的消息后。

    其实多少也有庆幸的复杂情绪,至少知道那个人没有被抓住…..或者说,还活着。

    风吹着素白的长裙,裙摆在慢慢的步子里摇曳,小瑜回头看了一眼大厅正中挂着的警徽,带着一丝哽咽:“可是……我要到哪里去找证据啊……”

    回头,一名穿着警服的高大身影拿着文件袋迎面走了过来,对方看到她胸前吊着的戒指,原本越过去的脚步停了下来,警帽下,一对威目移去少女的脸。

    好像认得她。

    “江瑜?”

    少女停下身形,握着挎包的带子回过头来,愣了愣,随后眼睛里闪出惊讶:“你的声音…..我记得,那天晚上在我家杂货店门口……你是警察?!”

    “那天晚上确实是我送东西过来。”

    方志看着她,皱起眉头:“你来警察局做什么,家里出事了?”

    “没….没有。”江瑜捋过丝到耳际,摇了摇头。

    随后,忽然抬起视线看着对方,“那天晚上,亦…..夏亦他是和你走的吗?那您有没有证据,证明他的清白?”

    “杀了人是事实。”

    “可是那些人,我听说都是些坏人啊……”

    周围过往办事的人、警察不时看过来。

    “边走边说,我送你出去。”方志伸了伸手,邀着少女一起走去警局外面,待人少后,他才低声开了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里面还牵涉另一个职能部门,不是我们说撤就能撤销通缉的,其实杀那些地痞混混,甚至李方明,都是能周旋的,唯独死了另外一个人,事情就变得复杂棘手。”

    小瑜连忙抓住他的袖口,抬起俏脸,急迫的问道:“谁?我去…..我去找他们求情。”

    话音刚落,方志摆摆手:“这不方便你们知道。”

    走到了警局外面,他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嗓音压的极低,“还有…..夏亦现在变得很危险,如果你见到他,最好……”

    方志扭过头,迎上正望着他的少女,“.…..最好还是离远一点,可能会伤到你。”

    “嗯,我会听你们的。”

    江瑜看着眼前那人的眼睛,其实并没有选择相信,一股倔强在眸子里流转,笑着点头,慢慢后退开来,然后转身,快步离开这里。

    边走,边擦去眼角有淌出的泪渍,从小时候失明后,被许多人嘲笑过,但依旧顽强的习惯黑暗的世界,哪怕被人经常骂眼瞎的废物,她也倔强靠着听觉、指尖摩挲着学习字句。

    哪怕眼下,关于夏亦的事,少女也不会轻易的放弃。

    下午,满怀着心事,江瑜回到破旧的新家,之前的锣响街已经拆掉了,拆迁的费用,父亲舍不得买新房,将就着买了城北老旧街区的二手房,将剩余的钱留下来,张罗着准备重新开一家小市。

    另外也要准备少女将来读书的费用。

    江瑜回到家里,父亲江建城和徐秋花满脸喜气的在厨房忙碌,听到防盗门生锈的吱嘎声,探头出来,满脸都是笑容。

    “爸、阿姨……家里有什么好事吗?”江瑜将挎包放到沙上,看到父亲和继母挤出狭小的厨房,笑脸上沾着面粉的白色,忍不住问道。

    “肯定是好事。”

    江建城擦了擦手,连忙跑去屋里,拿着一张白色的信封出来,“不过是你的好事……你看这是你的录取通知书!”

    打开信封,小瑜抽出一截,里面是一张来自航天学院的录取信函。

    她捂住嘴。

    拿着录取通知站起赖,跑进了房里,翻出藏在书桌下面抽屉里的一枚刻着字的木片。

    “愿你飞上蓝天……”

    少女将木片和录取通知书重叠在一起,也不知是高兴,还是伤感,按在胸口低头哭了出来,哭声压不住,传到外面。

    徐秋花推开江建城,走了进去,轻轻搂着小瑜,“高兴的话,就好好哭出来。”

    少女靠在她腹上,只是摇着头。

    “.….阿姨……你说以后,我还能不能见到亦哥……会不会永远也见不到他了。”

    哭声与外面街道飘落下的叶子一样,许久都无法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