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六十章 山夜无声
    龙兴镇并不大,但四季里每逢假期都是人满为患,附近的宾馆、酒店长期处于被预定的状态,春季满山青绿,夏季山中休闲避暑,到了秋冬,更是满山遍野的金黄和山势延绵的雪景,让人流连忘返。

    就算到了夜里,无论哪处街巷都能看到人影,主街道上全是熙熙攘攘的人在来去,声音嘈杂鼎沸里,夏亦四人终于吃饱喝足从一家饭馆里出来。

    “.….老亦,你说这么多人里,有没有那些人盯着咱们?”胖子跟在夏亦身后小声的问道,不时朝四周张望几眼。

    “有,但都是普通特工,没有上门指示,不会随意乱来的,毕竟这里这么多游客。”夏亦擦了擦嘴边的油渍,一边将纸巾丢进门口的垃圾桶,一边笑起来,目光似乎扫到了夹杂在人群中的某些身影。

    “……无意间闯到这里,看来还走对了一步,而且若是我没被抓,或者红石还在我手里,他们不会抓你和马邦。”

    脚步走下最后一个台阶,声音也跟着落下:“因为那样根本于事无补,堂堂通勤局,不可能拿你们来做要挟,因为他们知道我会鱼死网破。”

    身后三人沉默起来,对于夏亦的态度,他们心里多少感到温热的,但没人希望有一天真走到那种地步。

    旅游小镇上,其实玩耍的地步很多,酒吧、河边的古香古色的茶楼、网吧等场所,但四人这三天基本没有怎么好好休息过,没有逛街的兴致,只在四处买了一些进山的生活用品。

    这当中,只有马邦跑前跑后的看着红彤彤的钞票递出去,心疼的不停叮嘱:“少买点啊,这可都是我存的血汗钱……”

    “放心,等钱转过来,会还给你的。”胖子从一叠钞票里又抽走了几张,在他面前挥了挥:“这当是借给我的,收破烂手里也得有点钱启动不是?会还你的。”

    马邦站在原地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像个小怨妇嘀咕道:“我怎么感觉,你不会还的样子……”

    之后,胖子回到田边的红砖小屋,原本堆积了半个月的纸废品,早就没了,惹的他站在空旷的田埂间骂了好一阵。

    骂声在夜空回荡,久久不散。

    而此时,夏亦带着周锦已经进山了,两支手电在照着崎岖的路面,俩人都没有说话,毕竟白天的气氛闹的有点不愉快。

    “老板…..白天的事,对不起。”沉默里,女人在黑暗里低声的先开了口。

    “没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

    夏亦虽然年少一时冲动犯了事,与社会脱节,可在里面也是受到过教育的,对于每个人,有着什么样的生活状态,都有一定理解,毕竟这个社会谁不爱钱,有人愿意付出身体得到,有些人只愿拿劳动交换。

    身旁的这个女人,固然漂亮,甚至比小瑜还要漂亮几分,却只能靠着变异的身体,杀人捞钱,或许有短视的原因,或许因为生活窘迫,对外人看来,是错的,但对于她自己而言,未免不是对的。

    毕竟,每个人都会有固执的一面,固执的认为自己所做的都是对的。

    “老板,你的伤真没事吗?”走了一段路,周锦又开口问道。

    “没事。”夏亦照着前方的路,光的边缘映在他脸上,笑了笑:“只要捱得住,就算不得什么伤,要不是当初红石让我身体变得强韧,说不定工业大道上对付两个倭人的时候,就死了。”

    周锦挨近了一点:“……那颗红石能不能剔除异能?”

    “不知道,或许会吧。”夏亦瞥了她一眼,大概明白这种全身是毒的能力对一个女人来说,其实就像一种煎熬。

    “.…..如果能实验出来这种效果的话。”

    女人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应该时间会很长,不过我愿意等……老板……如果你觉得压力大的话,我给你释放压力。”

    “.…….”

    夏亦哈哈笑了一声,“我怕没本通勤局的人抓到杀死,反被毒死了。”

    手电微弱的光芒之中,周锦靠近夏亦贴着男人的肩膀,将对方的手抓过来,按在走动的大腿上,摩挲着丝袜,犹如恶魔的低语:“.…..我不是还有手…..胸和脚吗。”

    眸子轻轻眨了眨。

    “呃……”

    饶是夏亦这种时而疯狂、时而冷静的人,感受到丝袜下面的大腿传来的温热,他心里多少都会泛起涟漪,片刻,却是将手收了回来。

    “.…..一个女人,不该靠这种方式索取。当然,至少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他低声说道。

    旁边,周锦捋了捋吹乱的头:“我以前也只是对付一些精虫上脑,没有防备的嫖客,通勤局…..我怕帮不上忙,他们总不至于明知我是这种异能者,还会跟我上床,等着被杀吧。”

    “你指甲不是有毒吗?我教你爪类的武艺。”

    “老板,你是兵器天赋异能,这样也能教导出来?”

    “改天,让德柱帮忙定做一副铁爪,我试试看。”

    随着俩人的交谈,慢慢走进了山谷,快至十点的时候,两人这才回到夏亦之前搭建木屋的地方,才过去三天,这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石灶被弄的乱七八糟,地上一片狼藉。

    “这里会有野兽?”

    周锦下意识的微曲尖锐的红指甲,警惕的皱眉,就在夏亦望去木屋时,门口陡然一道黑影猛的钻出,扑了过来。

    下一秒,搂着女人的脚脖子,下体一个劲的……耸耸耸耸。

    呜——

    被突然吓了一跳的周锦,直接抬脚,将它给踢飞出去,呯的滚在地上。

    夏亦举起手电照过去。

    一身泥泞的布丁蹲在地上,可怜兮兮的望过来,然后‘汪’的叫了一声。

    “老板,你养的啊?”周锦缩了缩脚,总感觉丝袜上有湿漉漉的液体,下意识拿手去擦了两下,转视线去看旁边的男人。

    “嗯,走的时候,把它给忘记了。”

    夏亦失笑的说了一声,肩膀上的乌鸦飞下来。

    落到布丁的头顶,攒了攒爪子,然后舒适的窝下身子,当做鸟巢,阖上眼膜准备睡觉了。

    蹲在地上的布丁向上斜了斜狗眼,也只是不满的叫了两声,最后还是摇着尾巴,似乎高兴夏亦没有将它忘记。

    山里的夜色宁静,又是秋天,山风格外的冷一下,周锦抱了抱胳膊,跨进木屋脱了高跟鞋,将就着被窝睡了进去。

    不久后,夏亦也进来,脱去外衣在旁边躺下。

    女人身材高挑性感,或许穿着单薄的原因,等夏亦刚一躺下,就凑了上来贴在一起,两对浑圆都挤扁,声音在黑暗里酥软的响起:“靠在一起暖和一些,不过老板要是想的话……之前说的,不会作废。”

    “睡觉!”

    夏亦翻过身,声音疲惫的回了一句。

    然而,片刻之后,女人还是伸过手来,不过是在他头上轻轻揉捏。

    “做流莺的时候,也学过一些推拿的,可以舒缓劳累。”

    或许听到夏亦微弱的鼾声,她轻轻笑了笑,便停下了话语,静静的又按了一阵,才贴着男人后背,在迷蒙间渐渐睡去。

    山夜只有呜咽的风从树林刮过,响起一片哗哗的声响。

    同样的夜里,风吹去东南。

    一正一副两名行动组组长站在办公室里,沉默的抽烟,对峙的看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