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五十八章 逃出升天(二更)
    直升机盘旋,俯瞰下方高公路,飞行驶的银灰色轿车。

    “老亦,你伤怎么样?”

    车内,抱着纸袋呕吐的胖子,回过头看了一眼脸色白的夏亦,旁边的女人拿着早就准备准备有的止血、绷带给他包扎手臂上的刀伤。

    夏亦靠在女人怀里,手臂、胸肋的疼痛还在翻涌而来,听到赵德柱的话语,只是摇了摇头,他慢慢坐起,伸手打开药箱,抠出几枚止痛片放进嘴里咀嚼,苦涩的味道刺激神经的同时,也希望用药效来降低身上的剧痛,保持神智的清醒。

    “老板…..这箱子里装的,就是咱们这次过来要拿的吧?”马邦看着前面问道。

    周锦包扎好了绷带,也忍不住看了一眼,放在夏亦脚边的银色箱子。

    “里面装的什么?”

    夏亦将它拿起来打开,也只露出一点缝隙,有红色的光芒从里面挤了出来,周锦、马邦惊的合不拢嘴,忍不住大声道:“这么大颗红宝石?哪的管多少钱。”

    “用的着它的,就是无价…….”夏亦关上盒子,虚弱的靠着后座,至于拿到它从七十五层楼跳下来,并未解释给胖子他们听。

    “我也要分一笔。”周锦连忙过来给他揉捏,“.….好不好嘛。”

    那边的马邦嘿嘿笑了一下,“那老板到时候可要给我加钱啊……”

    话音落下,面具后面的眸子瞟到反光镜里追上来的四辆商务车,眯起了眼睛:“老板、胖子,你们知不知道,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车内没人问他,此时也察觉到了后面有车跟了上来。

    “……我从小就想当赛车手,一直没有门路,也没钱,连赛车培训学校都进不去…..”他脱掉手套,朝手心哈了一口气,“就靠着送外卖攒钱……老板,到时候记得给我加钱啊。”

    后视镜里,闪了几下灯光的商务车咆哮而来。

    “坐稳了!”

    马邦陡然大吼,猛的踩下油门,转动方向盘,车身左移,便是呯的一声巨响,摆动过去的车尾瞬间挡在疾驰的商务车车头上,后座的夏亦、周锦惯性下直接撞在前座,而后方的商务车也在撞击的度里,滞了一下,司机一头磕在方向盘。

    惯性下,盘子偏转。

    疾驰的车轮陡然拐向,轰的撞在右面并行的另一辆商务车上面,两辆车紧贴在一起,带着全车人“啊——”的尖叫,朝着路边隔离带逼近。

    又是轰的一声撞在高路边的护栏上,司机奋力握紧方向盘,车身在护栏上擦出一片片火花,夹在中间那辆车技破了护栏,半个车头都探出了高路。

    从反光镜看到后方一连串车祸,胖子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死死捏着胸口的安全带,“慢点,慢点,老亦还有伤在身。”

    “我没事,加甩开他们。”夏亦偏过头,看向女人,“枪里还有子弹吗?”

    周锦连忙退出弹夹,检查了一下,摇头:“就剩下一颗,你给我的时候,枪里就没多少子弹。”

    “给我。”

    包裹箱子的窗帘拿过手里,夏亦伸手从女人手中接过枪,止痛的药效起来后,身子除了有些困乏外,疼痛的感觉已经降到了最低点,他从后车窗望去。

    还有两辆车紧跟在后面,其中一辆,东方旭探出身子开去,低了低头,子弹穿过车窗打在后座,差点击中俩人。

    夏亦降下车窗,将手中的窗帘洒了出去。

    劲风里,帐帘就像他手中的兵器一样,哗的展开,瞬间罩在商务车挡风玻璃上面,挡住了司机视野。

    “把那块布弄开,我看不见前面的路——”

    因为车太快,东方旭也不敢从侧窗爬出去将窗帘揭下来,下一刻,他看到相同方向行驶的一辆货车正好处在他们前方的车道上。

    “向左,前方有车!”东方旭焦急的大喊,然后缩了回来,连忙系上安全带,抓紧扶手的一瞬。

    眼看就要撞上货车尾挂,商务车顿时朝左边一拐,却是轰的撞在隔离栏上,金属凹陷扭曲的声响之中,整个车身擦刮的倾斜侧翻下来,余力不息的还在地上滑出数米才停下。

    咔咔….呯…..

    破碎的玻璃渣子从衣物上滚落,东方旭捂着流血的额头从倾倒的车里爬出,视野尽头的银灰色轿车已经消失了,另外一辆车减下度,正过来帮忙救人。

    风吹过来,他跌跌撞撞的走到路边,坐到隔离栏,让赶来的组员包扎伤口,之后听到汇报,方才重重的出了一口气,只有司机稍微伤重外,其他人都是轻伤。

    “杀了那么多RB人,还将红石抢走……下次真的不是抓捕那么简单了,夏亦。”

    他擦去流到眼角的血渍,抬起头,直升机飞过头顶,朝前方而去。

    .…..

    甩开了追袭的通勤局车辆后,夏亦等人驾驶驾车又开了一段距离,半途冲下高,偶有拦路而来的警车都被马邦驾车甩掉,要么被夏亦最后一子弹精准的打在附近来往的车辆轮胎上,造成交通事故,阻塞道路。

    “走林子多的地方,最好走农村道路,甩开天上的直升机。”行驶之中,夏亦将没了子弹的手枪扔到一边,目光透过不停错过去的树隙,盯着天空的黑影吩咐马邦。

    后者点头:“放心吧,就算是死路,我也从田里开过去……只是你的伤能不能坚持?”

    “死不了。”药效已经过了一阵,夏亦再次吃了两片。

    天空之上,追踪的直升机不断的送可疑目标的坐标,但终究因为成片成片的农村林野挡住视线,让大规模出动的警车难以追捕,就算有的在前方围堵,但乡间的道路狭窄,又是村连村,四通八达,难以有效的将对方留下。

    中途,夏亦等人还停靠下来休息,马邦将一户人家停放在外面的车子弄破油管,放了油加在自己的车里,才继续上路。

    到了黄昏的时候,青龙山的轮廓在夕阳下隐隐在目。

    翻越山路,进了风景区的山势范围,已至深夜,月上中天,车内已经无人说话,马邦也是精疲力竭的望着车窗外的漫天繁星,趴在方向盘上沉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