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五十四章 疯子
    半截下身还站在园区大道上,地面裸露一滩内脏,和缓缓流淌的血浆,延伸开来的,还有两辆汽车的各种碎片洒落,狼藉成一片,车辆警报器时不时的在响起。

    夏亦看了眼地上的中岛半截尸身,握着刀鞘转身朝中尖爆胎的豪华轿车举步过去,剩下七八名岛国保镖根本不敢上前阻拦,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过来,自己止不住的跟着后退。

    有人受不了这种压抑,“啊——”的怒吼,挥舞拳头就扑了上去。

    径直走过来的夏亦随手拔刀,唰的斩去,那人的怒吼戛然而止,脑门直接被劈裂在阳光里,倒在了过去的脚步后面。

    风带着血腥吹去大道四周,沾着血迹的白衬衣之上,夏亦的目光冰冷,望着近前的车窗玻璃,以及里面惶惶不安的长谷赖川和陈耀祖两人,驾驶位上的司机更是将门锁锁上,惊恐的望着外面提刀的身影,犹如一头凶兽徘徊在外面。

    “把门打开,箱子给我。”刀尖敲了敲玻璃,夏亦轻声的朝里面两人说了一句,“.…..保证不杀你们。”

    长谷赖川和陈耀祖齐齐摇头。

    “脑袋有坑,才会出去。”

    这时,东方旭的声音也在同时响彻这里:“把嫌犯围起来——”

    “防弹玻璃……”

    夏亦敲了敲玻璃自然听得出音色的不同,转身回走,瞟了眼从大道周围缩拢的通勤局众人,不管不顾的走回第一辆车那边。

    “滚!”

    就在夏亦走近露出一截青龙偃月刀柄的车窗,陡然间拔刀照着车尾阴影斩去,空气扭曲,闪一道身影,挥舞手中抓握的两块阴影交叉格挡。

    呯!

    那人摔在后备箱盖,迅融入车下的阴影里,与此同时,夏亦猛地低头,旁边的车顶陡然溅起火星,擦着车皮过去的子弹在对面绿化带树木上溅飞木屑的一瞬,夏亦前扑,伸手一把抓住伸出车窗的刀柄,往外一拔,拖着玻璃残渣和司机的血肉。

    直接斩在脚下的阴影。

    另只手陡然朝前方掷出唐横刀,火星在半途飞溅开来,刀身直接断成两截落地的还有一颗扁瘪的弹头,下一刻,关刀劈在的阴影里飞出一道身影,与夏亦呯的半空交手,然后倒飞撞在后面一辆轿车头上,撞的满头是血。

    夏亦低头看了看右臂,衬衣撕裂,鲜血染红一片。

    “不好!”陈沙叫了一声,与东方旭几乎同时冲了过去,后者朝绿化带那边举着狙击枪的身影大喊:“保护植懿——”

    “老弟,你没事吧?”树荫下,名叫植淼的男子,望着瞄准器里弟弟的身影,对着领间的耳麦嗓音清冷。

    “待在原地不要动,保持在我的视线里,他不敢靠近你…….”

    “知道了,哥。”相貌与树荫下男子几乎相同的植懿靠着车头,努力让自己露出一个微笑,毕竟这次面对的对手,直觉太他…..妈诡异了,稍露出点杀意,就被锁定方向,要是往后一个个敌人都是这样,他可以提前退休了。

    然而,偏过头时。

    金属拖在地上摩擦的吱吱声已经越过了他,夏亦根本没时间理会这个人,目光死死的盯着那边锁在车里的银色箱子。

    车内,长谷赖川、陈耀祖两人看着拖着青龙刀一步步靠近的夏亦,身上的寒毛都在这一刻竖了起来。

    周围,通勤局的人还在飞奔,有人边跑,边开了一枪。

    子弹在附近弹出火星。

    沉重的刀锋蔓延过草石路面,拉出长长的痕迹,走动的脚步瞬间迈过地上的枪眼,度陡然拔升,青龙刀也在随着度拔升拖出一道道火花。

    “不交,那我自己来拿——”

    临近车头的一瞬,脚步轰然踏起,倒悬的青龙在半空轮开,划出一刀扇形的冷芒。

    ……

    “啊啊啊啊啊——”

    车内,望着跃起的身影,司机、陈耀祖终于难以忍受这种压抑,出惊恐的叫喊,旁边的老人捏紧了箱子,咬着牙关死死盯着劈出的冷芒,大抵有种‘我不信你能劈开汽车’的倔强。

    “把箱子交给他啊——”这是陈耀祖的声音。

    老人推开他,睁大着眼眶怒吼:“我不信他真能劈开汽车!”

    顷刻,身影落下来,刀锋落下来。

    听到司机大喊:“劈来了——”的一声,老人转去视线的瞬间,外面的画面映入了眼帘,青龙偃月刀划过天光,犹如惊鸿的一刀,呼啸怒斩而下。

    锋口压着车标飙飞出去。

    下一秒,狠狠劈在了车头上,就像纸糊的一般,肉眼可见大刀切入整个引擎盖,便是轰的巨响!

    仿佛触物即崩。

    车头瞬间迸裂分开,各种零件、碎片、油渍噼里啪啦朝四周崩飞,叮叮当当的滚落不同地方,同时,又是一刀落下,巨大的裂痕随刀势迅蔓延。

    只听吱嘎的金属扭曲断裂的声响,整个车身分成了两半朝左右两边轰的翻倒了下去。

    那司机抱着方向盘目瞪口呆的侧躺在座位上,一动不敢动,而后座的老人和陈耀祖分别坐在已成两半的车身内,看着从裂开的缝隙里走来的身影。

    老人还想抱紧银盒,被扇了一巴掌,怀中的东西也落到了夏亦手里。

    “华国人…..你知不知道,你抢的是谁……”

    长谷赖川挣扎起来,还未说话,就被夏亦打断,他嘘了一声,微笑看着对方:“你看周围,这些人都不想让你死,你死了,会引很大的动荡,放心…..我会放过你的。”

    说完,腰间另一柄唐横刀拔出,老人手脚顿时爆出血浆,不理会嘶吼惨叫的长谷赖川,夏亦扛着青龙刀,拧着银色箱子搂过旁边脸色惨白到极致的陈耀祖。

    “来,给我做一个人质。”

    便是搂着对方迈过一只断手、断脚走出变成两半的轿车中间,呯的拄刀,与一群持枪围上来的通勤局队员。

    “老熟人,你说,我这一次逃的出去吗?”夏亦半身沾血,脸上依旧笑眯眯的看着走来的熟人——东方旭。

    这句话倒是没人敢随便回应,而原本是百仁市的行动组成员,也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是怎么从一个城市逃到深山老林的,此时有恃无恐的站在这里,手里还有人质,倒是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组长,他手里的人质就是陈耀祖,也是本市杰出企业家…..”陈沙在旁边低声提醒,但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

    东方旭点点头,目光看去对面的夏亦,“你现在被重重包围,手臂也受了伤,还想拼死一搏?”

    “拼死?”夏亦勾起唇角,一字一顿“……你可以试试。”

    就在此时,从前方传来汽车轰鸣的声音,照着这边人群横冲而来,围拢的行动组成员纷纷避让,红色的轿车冲进里面,减中,在两辆岛国人汽车上磕碰两下,才勉强停下,车门嘭的一声打开。

    一道尖细的女声传出:“夏亦,上车。”

    那边,夏亦先将青龙刀扔进里面,拉着陈耀祖慢慢坐了进去,才现驾驶汽车的,是一隔漂亮的陌生女子。

    “坐稳了…..”

    女子一踩油门,猛打方向盘,在道路中间调头,朝城外飞驰而去。

    有人想要去举枪射击,被喊停下来,毕竟有人质在车上,如果误伤打死,终究不好应付上面。

    “先把长谷先生带去医院治疗,但愿他能挺过来。”东方旭头疼的揉了揉脑门。

    …..

    与此同时,红色轿车飞驰出了工业园区,并未走远,就在附近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将车子丢给夏亦,女子便一声不响的朝原路跑回去。

    “这背影…..有些眼熟。”

    夏亦目送对方离开,车里的陈耀祖这是战战兢兢地说出一句话:“.….这位兄弟,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可不可以用来换我的命?”

    “嗯?”

    “这箱子里的红石,其实是…..”

    陈耀祖目光不敢看他,吞了口唾沫,支支吾吾的说道:“.…..其实是假的,真的还在天互大厦里。”

    他输入密码,将箱子打开。

    里面躺着一颗菱形的红石,璀璨的放射着红光,但是下一秒,落在地上,呯的一声碎成了几块。

    “我仿造了一块…..用来骗融资,换研究经费。”陈耀祖解释道。

    夏亦一脚踢开碎片,伸手将他头按进车内,坐上驾驶位,动汽车的同时,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胖子,告诉马邦和周锦计划有变,你们现在返回城里,去凤仪路等我电话。”

    快说完这句,将手机丢到副驾驶,一踩油门朝前方驶去,不久后,在附近一个路口调头,转向天互大厦。

    而另一个方向,听到计划有变后,马邦拍了拍方向盘,忍不住骂了一句:“你这兄弟,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刚出来,又跑回去。”

    胖子紧抿着双唇,望着郊外的景色,片刻说。

    “我陪他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