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五十三章 谁顶得住啊.....
    刀刃切过肉体的声音并不明显。

    当通勤局的人朝四周封锁的时候,犬女站在陈沙和东方旭之间,让他们不要争执,然后眼睛直直的看着车队方向,喃喃的说句:“.…..夏亦真的要大开杀戒了。”

    俩人同时望过去。

    血光、断臂冲天而起,捂着断臂的岛国人惨叫着后飞撞在车头上,白色的残影一脚踏在引擎盖借力跃起,与旁边扑来的两名岛国保镖交错而过,轰的落下,半蹲在车顶上,唐横刀向身后一刺。

    一名踩着引擎盖上来的保镖,腹部被直接穿透。

    与此同时,脚下车顶传来怪异的感觉,夏亦偏头,一个白,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汽车侧面,一只手按在了车体上。

    夏亦直接从尸体拔刀,原地跃起拔升,下方整辆车轰的巨响,半边车架凹陷,朝另一侧倾斜推移,漆面、玻璃、铁屑都呈着推移的方向一齐飞溅出去,就像在瞬间被炸弹炸过了一般。

    身形下坠之中,一柄带着花纹的太刀从侧面斜刺而来,擦过空气的声音,由小变大,出长吟。

    噹——

    金属交击碰撞,两把刀锋一触即分,夏亦在半空翻滚了一下,呯的踩在地上,抖了出一记刀花,目光扫过去。

    一名秃顶的中年岛国男人握着一柄太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右侧,而左边的白男子紧了紧右手,两人齐齐向他逼近过来。

    同时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中岛宽村!”“加藤半藏!”

    以二对一。

    夏亦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也轻说了句:“夏亦。”余光瞄了一眼周围,大概看清多少倭人围过来,目光渐渐泛起红丝,变得通红。

    面容露出癫狂、狰狞。

    对面两人脸色同样渐露出凝重,前行的脚步也变得小心,对方胆敢这般不顾及的杀人,不是疯子就是实力太过骇人,若是两个都占,那就事情就麻烦了。

    但没人愿意就这么被人杀。

    中午的阳光照在长街,持刀的中岛,和握拳的加藤对视一眼,齐齐迈出脚步,然后,轰然冲了过去。

    夏亦咬着牙齿吸了一口气。

    就那样朝着冲来的二人迎了上去,挥刀瞬间劈斩而出——

    **********

    “岛国人要留下,夏亦也必须抓捕起来…..”

    二人停下争执后,东方旭看着那边以一敌二的身影,能量检测上,稳稳处于二阶状态,但对方面对的两名岛国人却是三阶的…..

    那个夏亦的异能虽然是特殊系,但很大程度上,异能完全不同于他所见过的,就算是最诡异的异能在这方面,都很难做到以低阶对抗高一级的存在,何况还是两个。

    隐隐觉得,夏亦更像是那种兵器宗师,就算反杀不了,也能从容而退。

    “.…..让植家兄弟去准备。”他说道。

    身后。

    郭满媛垫着脚望着那边的战斗,脚尖都绷紧起来,其实她心里非常的纠结,一方面和夏亦接触的那段时间,觉得对方本质上并不坏的,不希望他就这样被死,或者被捕。

    另一方面,自己又是通勤局的人,更不愿意做出背叛的事情来。

    “…..怎么办啊。”

    女子焦急的低吟一声,望去不远正离开去埋伏的两个背影,忽然摸了摸脸侧,脑子里闪过了一个想法,反正战斗上她也帮不上什么忙,没人注意到她,随后,悄悄的偷溜去了另一个方向。

    前方车队,轰然的巨响炸开,加藤半藏的右手拍在第二辆汽车的车尾,震荡的波纹瞬间蔓延推开,后备箱、车灯、车窗玻璃轰的炸裂吹飞出去。

    无数碎片四溅之中。

    中岛宽村的身形突然出现在夏亦后方,一手握刀鞘,一手握着刀柄,瞬间拉出刀锋。

    ——拔刀斩。

    躲过加藤半藏一击后,夏亦几乎在同时,向前扑了出去,翻滚之中迅起身,整个人弓了起来,反手握刀,脚下一蹬,朝劈来的太刀迎上。

    呯!

    呯呯呯…….

    两柄刀锋接连磕碰,不断跳出火星,夏亦反手挥刀,将对面中岛宽村的攻势悉数接了下来,左右推开,刀身一抵,逼退对方半步的一瞬,收刀归鞘,顷刻,半步跨出,才归鞘一半的横刀陡然再次唰的一下劈出。

    削刀式!

    阳光映着刀锋拉出半圆的冷芒,火星呯的一声溅开,中岛宽村竖刀贴在身前,脚步踏踏踏的朝后连退四步。

    面上露出惊疑……迎刀式?

    一瞬间的失神,对面的青年欺近,而另一道高大的身影也从青年后面,片刻追上,夏亦脚步猛的踏在车门跃起,追上来的加藤半藏一掌印在车窗,肉眼可见的波纹在车身荡开,车门、窗户嘭的凹陷、破碎溅开的瞬间。

    跃在半空的夏亦,猛的回过头,刀芒如鞭从鞘中拔出,抽在打右掌的岛国男人后背,然后落地,转身两下,侧脸,收刀归鞘。

    “呃啊——”

    加藤半藏衣服后背,嘶啦一声,裂开一道口子,鲜血涌出。

    “加藤君,不可莽撞…..”中岛宽村看出了一些端倪,想要阻止同伴,然而那边受伤见血的加藤暴怒的大吼,红着眼睛朝对方回击过去。

    中岛咬牙只得再次动能力,弓起的身体渐渐化作虚影,然后消失。

    看到一明一暗两个攻势已来,夏亦陡然间环中抱刀,身形退到绿化带,在侧后方树上一踏,与高大的白岛国男人挥来的右手交错而过,就地一滚,空气显形的太刀擦着他梢过去,劈在草地上。

    而翻滚中的身影,手从未离开过怀中藏着的刀柄,就在加藤一手将碗口粗的树杆震荡爆开,树木啪的倾倒,夏亦翻滚弓身,折返,旁人几乎看不见他身下的兵器,然后,反手拔刀。

    唐横刀.藏刀式!

    中岛宽村本就警惕,在对方做出这个藏刀的动作时候,眼皮狂跳,下意识的朝后飞退,视线中,一轮刀光直接劈开了才堪堪转身的加藤。

    血光惊天而起,整条右臂,连带半个肩膀瞬间削飞。

    开战刹那间,削刀、迎刀、藏刀反击,几乎不带停息的一气呵成,中岛宽村看着地上凄厉惨叫再到渐渐没了多少气息的加藤,整个人都惊出一身冷汗,对方持刀的姿态,用出的武艺与他脑海中的一些东西得到了印证。

    倭刀与唐横刀之间有着复杂的渊源,而招式上,同样继承了华夏古代的刀术——唐刀法,这种有效、致命,战场、江湖通用的刀法。

    虽然后来通过改进演变,但很多地方都与唐刀术有着异曲同工的地方,倭刀中常用的起手式,拔刀斩,就是出自唐刀中的削刀式,而削刀式,据中岛的认识里。

    是来自汉末时期,西凉锦马自创的出剑法。

    想到这里,中岛宽村忍不住看了看手中的兵器,就像后辈遇到了老祖宗一样,气势顿时焉了不少。

    “这种刀法,不是已经失传了么……”

    他喃喃的说着,对面的夏亦看也不看地上失血过多死去的岛国人,握着不是何时归鞘的横刀,朝着那边的中岛面无表情的走过去,身形也陡然加。

    周围,紧绷的气氛之中,有两道人影悄然朝这边冲来,其中一人站在隐蔽的树荫下,抬起了狙击枪瞄准过去,另一人仿佛在天光下的汽车阴影之间闪烁。

    就在两人同时起偷袭,弦惊的一刻,走动中的夏亦,几步之间,拇指推开了刀柄,脚下坚硬的地面陡然迸裂出微不可察的纹络,狙击枪声响起的刹那,唐横刀出鞘,连带夏亦整个人消失在天光里。

    唐横刀.终式.瞬步杀!

    一抹直线仿佛切开了空气般,穿过了那边的中岛宽村,停留在他身后。

    弹头在地上溅起火花,岛国人站在愣愣的站在原地,下意识的去捂腹部。

    “好快的刀……”

    他说出这话,回头望去,夏亦勾着嘴角,握着刀身擦着鞘口慢慢插回去,中岛身形开始摇晃了起来。

    刀柄与刀鞘合拢啪的一声。

    鲜血从腹部呈圆形向四周飙射,上半身渐渐倾斜,他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掉在了地上,下本身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谁顶得住啊.....”

    站在阴影里的植家兄弟中的一人看完了这一幕,而他的话也是在场所有人心里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