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四十八章 先下手
    时间稍前移一点。

    夜风吹过街道,白色的塑料袋卷过行走的两人脚下,夏亦带着郭满媛探查过街口的摄像头后,正往回走,此时街上基本看不到人影,寂静的街边,偶尔想起俩人时断时续的交谈声。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抢那颗红石头了......岛国人也参与进来的。”

    “那样不是更好?”

    郭满媛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他,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可是.....你真拿到那颗红石头,通勤局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真的激怒局里的高层,他们会派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来抓你。”

    “说的好像,他们现在就会放过我一样。”

    看着前方的夏亦说完这句话,陡然停下脚步,眉头皱了起来,身边的女子还想再劝:“说不定还是转机......”

    脆生生的话语还未说完,左手边的巷子里陡然想起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声音,一道高挑的身影跑入巷口的路灯照亮的范围。

    “那个女人不怀好意!”凭借直觉,犬女也此时满脸通红的喊出声。

    下一秒,裹在刀身的黑布哗的扯开。

    就在前方女人扑来的瞬间,刀上青龙纹映着光芒横斩而出——

    几缕棕栗色的丝断裂,飘飞落下。

    “滚开啊——”巷子内传出追击者的嘶吼瞬间。

    冲在前方的女人看见天空陡然扯开的黑布,几乎本能的矮身一滚,厚重的刀锋嗡的一声擦着她后背过去,原本快攀爬墙壁的男人,裂嘴挥爪紧跟着扑下来,却是硬生生啃上刀口。

    路灯照着青龙偃月的刀影切过扑下来身体,墙壁上,半颗脑袋都掀飞起来。

    滚在地上的女人连忙起身,然而挥刀的身影再斩过第一刀,挥开转动的刀柄,顺势一轮,直接将她扫飞,轰的一下打在肩膀,直接撞在旁边的墙壁上。

    剧痛的感觉一瞬间袭遍全身,原以为碰到的是一个冤大头,今晚可以逃脱,没想到碰到是一个更加可怕的硬茬子。

    女人靠着墙壁捂着偏过头望去,视线之中,被削去半颗脑袋的身体已经落到地上,第二个人度太快来不及刹住,也撞上挥舞开的刀锋,刹那间连人带肩硬生生被撕扯成两半,凄厉的惨叫才响起半声就戛然而止,尸体分别砸在巷道两边墙壁。

    巷子内剩下的最后两人被突如其来的人给杀懵,反应过来后,厉声喊出:“你是那个女人一伙的?”

    “不是。”

    “你和我们有仇?”

    “也没有。”夏亦看了眼地上被他杀的两人,薄唇渐渐勾勒出微笑,声音清冷:“......不过,现在有了。”

    十米宽的街道上,这个雨夜几乎没有人经过,偶尔有驶过去的汽车,也不会太过留意这处偏僻的巷口生的一切。

    然而,巷口清冷的落下的一瞬,持刀的身影直接杀了进去。

    叮叮叮.....

    砰砰砰......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没得罪过你......啊——”

    惨叫的嘶喊片刻沉寂下去,靠着墙的女人脸上沾着雨水,看到从巷口里缓缓淌出的血水,舌尖舔过嘴唇,艳丽的脸颊竟是泛起红晕。

    “......你的男伴真酷,你不喜欢吗?小姑娘。”她望着那边不敢看这一幕的犬女,调侃的笑出来。

    “他才不是我的同伴.....”犬女转过脸来辩解一句,余光里,还是看到了巷子里的画面,吓得又将身子偏转开,她不是没见过死人,而是被偃月刀这种重兵斩过的身体,很难保持完整。

    “这么好的,都不要......干脆让给我吧。”女人靠着墙壁慢慢站起来,红色的高跟刻意的踩到血水里蹭了蹭。

    下一刻,沉重的刀锋拖在地上随着身影走出巷口,一轮,刀尖擦着前行的女人肩膀过去,斩在墙壁,直接砸出一道沟壑,石屑溅开。

    “那个.....夏亦,你别接近这个女人......”犬女避着地上血水靠近过去,“光看这身穿的,就不像好人。”

    那边的女人并不在意差点斩到脖子的青龙刀,甚至还贴上去,身子扭动,眸子直勾勾的看着夏亦。

    “我是流莺.....妓.....女总该知道了吧?”

    犬女露出‘果然’的表情,还没开口,旁边的夏亦忽然看向她,“你已经带我到了百仁市,我也信守承诺,放你走,滚吧。”

    “你.....”郭满媛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旁边偏头一副看戏的陌生女人,“......你就放我走了啊?”

    “还想我杀了你?”

    夏亦收刀垂到地上,挤出冰冷的字眼:“滚。”

    “你没救了!”郭满媛慢慢后退,跑向街道另一边,又停下来,朝这边大喊:“你没救了,夏亦!!”

    片刻后,消失在路灯下。

    长风从街尽头吹过来,贴着墙壁的身体,扭着腰肢从后面靠近夏亦,胸口露出的半圆贴紧,被挤的变形,红红的指甲抬起,想要从后面抱住男人的腰,口中轻轻的声音在说。

    “你把那个小姑娘支走,是不是想要那个.....”

    然而没等女人再近一步,夏亦转过身,一脚蹬在她腹部上,高挑的身子如同炮弹般倒飞,砸在墙壁,随后在血水里滚动两圈才停下来。

    女人抬起头,刀锋轰的落在她面前。

    就听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追杀你的是异能者,他们会杀一个流莺?还是你觉得我傻?还是你觉得把你异能隐藏的很好?”

    感受到刀锋上的杀意,这次女人面色终于还是有些动容。

    “我真的是流莺.....只不过利用异能四处杀一些嫖.....客,这次我勾搭了一个男人,没想到刚杀了,他手下正好赶来,巷子口看到你们,也只是想拉你们挡一挡.....真的都是巧合。”

    刀锋在女人视线里抬起,似乎对面的男人并不相信她说的,情急之下,女人叫道:“想起来了......和那男人勾搭上床的时候,他失口说了句,不是本地人,他和哥哥来百仁要办一件大事。”

    斩下的青龙刀悬停。

    夏亦皱起眉头,他从犬女口中套出过一些关于异能者的事情,知道有一些游离在通勤局监管范围的异能者,能力也参差不齐,只是这次突然来百仁市要办一件大事......

    莫非也为了那颗红石?

    通勤局肯定会介入、还有岛国人、现在再加上一群来历不明的异能者争夺,机会就越加渺茫。

    就在这时候,夏亦转过头望去巷子里,之前被杀死的一具尸体慢慢动弹了一下,将肢体接上,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朝另一个方向奔跑。

    “起来.....”

    夏亦忽然将地上的女人抓了起来,跟在跑远的身体后面。

    “你想做什么?”那女人被拖着小跑。

    “择日不如撞日......”

    跨过地上一具尸体,夏亦视线一刻都没从前方挪开,捡起之前丢在地上的黑布,翻转披在了身上。

    “......先杀一路,省的多一个人争。”

    旁边的女人听到这话语,也不再想要脱身,竟然兴奋起来。

    **********

    不久之后,夏亦站在远处,看着浑身是血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过雨夜的长街,推门进了一家茶楼。

    转身走去街口一辆汽车,朝一个刚刚某个楼道里下来的男人过去,对方低着头抚了两下裤裆,刚打开车门,感觉有人靠近,抬头的一瞬。

    脑袋嘭的磕在门框上,昏厥过去。

    夏亦坐进车里,学着之前在路上马邦的操作,把车子缓缓开到距离茶楼不远停下,点上了一根烟,这时有人拉开门坐了进来。

    “你要怎么做?”

    名叫周锦的女人也从包里翻出一根烟点上,正是之前的流莺。

    “等。”

    黑暗里,烟头的火星亮了亮,夏亦望着茶楼,随口问道:“你的异能是什么?”

    “毒.....身体所有的液体都有致命毒素.....指甲上也有。”她俯过上身靠近夏亦,红唇里朝他吹出一口青烟,然后伸出猩红的指甲。

    “是不是很可怕?要知道,所有和我生关系的男人,都死了......”

    她坐回去,自嘲的笑了一下“......包括我男朋友。”

    夏亦愣了一下,偏头看她一眼。

    副驾驶的女人脱去高跟,将一双湿漉的黑丝长腿缩起来,棕栗的头枕着座椅,吸了一口烟,忽然笑了一下:“假的!是不是很刺激?!”

    “无聊.....”

    与此同时,茶楼内,烟灰缸轰然砸向电视,火花、碎片呯的溅开四射。

    消瘦修长的身影,转身一把抓住浑身是血的手下。

    “那个女人是谁?还有其他人怎么死的?!”

    “......也是一个异能者,还有那个男的也是,一柄关刀碰着就是死,兄弟们.....根本招架不了......”那凭借再生异能逃过一劫的男人瑟瑟抖的回道。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嘭的倒飞出去,直接砸烂一张桌椅,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脸上、皮肤瞬间爬上青黑的颜色。

    “我弟弟都死了——”

    那白皙瘦长的身影朝被毒素腐蚀的手下,暴怒的嘶吼:“——其他人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四个人连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留来有什么用。”

    冷漠的眸子少有的含着愤怒。

    随即,抓过沙上的衣服,“跟我过去,给我弟弟收尸,完成任务后,带回去安葬,不能留给通勤局。”

    走下楼梯,打牌的一众手下七八人纷纷起身,众星捧月般的跟在身后。

    推门而出。

    然而,才堪堪走出数十步,附近一辆停靠的车子突然动打开了远光灯,刺眼的光芒照来,众人抬手下意识的遮挡视线。

    离他们不过十来步的汽车轰然冲出,瞬间拉近。

    被众星捧月的身形还没能动能力,车灯的光芒成为视野之中所有的一切,霎时,直接推过来的车头接触到他腰身。

    便是嘭的一声,高瘦的身影直接被冲击的巨力撞飞,狠狠砸在商铺之间的墙壁上,他周围的手下也被波及,在地上翻滚好几下才站起来。

    “大哥.....”

    有人喊出声的同时,高瘦的身形口角含血的站起来,身子忍不住的颤抖,刚刚的撞击,让他肋骨断了几根,根本做不出躲避的姿态了,艰难的走出两步。

    对面,打着远光的轿车再次撞了上来,距离拉近,他看到里面一个女人兴奋的张合着嘴,似乎在喊:“撞死他——”

    轰然巨响。

    身子直接被车头拦腰顶着撞在墙壁,大量的灰尘、崩裂的车灯碎片飞溅,他下身骨折肉碎,硬生生的被撞断了。

    鲜血回涌,噗的一声冲出口鼻。

    其他人冲过来时,轿车猛的后撤,一个甩尾在路中间掉头,飞驰离开。

    *******

    雨夜深邃,打窗上,东方旭的声音还在与人争论。

    “.....双头蛇王,陈勋是三阶异能者,一身的鳞片刀枪不入,浑身是毒,而且这次他还纠结了一批人,光靠行动组,根本没办法顾全大局,毕竟还有倭人。”

    “我知道.....”

    东方旭沉默了一阵:“那就这么办吧。”

    说话声里,会议室的房门陡然打开,一名女性组员匆匆走了进来。

    “报告组长.....刚刚接到消息,那个双头蛇王.....”

    会议桌前的两人皱了皱眉。

    “他开始行动了?”

    那女性组员犹豫了一下,说出了不可思议的话语:“他.......被车撞死。”

    房间里,陷入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