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四十二章 乌鸦东南飞
    夜虫随着天色渐渐收了鸣叫,山风随着暖和的晨光进来时,夏亦睁开眼,现身体有些沉重,视线移去,那个有些蠢萌的犬女不知何时进到屋里来睡觉了。

    身体软软的贴在身侧,手臂、裸露的长腿搭在他腹部、胸口上,微张着嘴不时还会吧唧两下,吸了吸留在嘴缝里的口水。

    山上到了夜里,风很冷,大概是受不了后,自己钻了进来,只是为什么不趁机逃跑,这倒是让夏亦感到有些意外。

    夏亦将她手脚移开,女子并不轻,相反短裤下修长双腿,看的出作为追踪者还是非常称职的,否则不可能有这般结实。

    移开时,女子还动了动身子,脸侧在枕头上出‘唔…..’的声音来,双唇想是在吃东西般嚅动。

    不久之后,屋外响起一阵乌鸦哇的啼叫。

    犬女这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搓着眼睛走了出去,就见石块砌成的小灶上,煮着米粥,里面传出菜蔬的淡淡香味,男人坐在一块搬来的石头上,手里拿着虫子正喂着乌鸦,脚边的是布丁趴在地上,与昨天吃剩下的猪骨头较劲。

    金色的晨光里,一切都显得温馨,只是不愿靠在树躯的青龙偃月刀,让她想起昨天的战斗,心里仍感到胆寒。

    刚走出两步,余光之中,不经意看到那柄关刀旁边的树枝还挂着熟悉的东西——通勤局的特制防护服。

    只不过被大片大片的剪裁,缝制成一整块大布,就像被单一样挂在那里,风吹过来,轻轻摇曳。

    “那个……你最后把队长和蓝妹怎么样了?”到得此时犬女才想起平时见面不多的两个队友。

    夏亦手指放在唇间“嘘”了一声,将最后一只虫子投喂进乌鸦嘴后,手臂一探,那只乌鸦张开翅膀,扑向了天空。

    “放走了……只不过,东西我留下来。”他看着消失在阳光里的飞鸟,才慢慢站了起来,戴着那双布有按钮的黑色手台,指了指那边石灶,“去吃早饭吧。”

    犬女摇起带有黑灰的米粥,喝了一口,仍旧有何狐疑的回头看了一眼:“真的吗?那蓝妹不是光着身子回去……”

    话语陡然停下来,某些方面比较迟钝,或思绪转换太快,忽然忆起自己好像抱着这个男人睡了一晚,把对方当成家里的布偶娃娃了…….

    脸顿时红了红,低着头默不作声的继续喝粥。

    “那颗红色石头是不是每到一个时间段就会自己突然出现?你知道怎么来的吗?”

    那边的夏亦拿着一块石头,将青龙刀放在地上,一边磨去上面的铁锈,一边问去背对的女子,“如果平常人拿到了,通勤局会怎么处理?”

    “不清楚啊……我真不清楚,别问我这些好难的问题。”犬女抱着印着红公鸡的碗,想了想:“不过,如果普通人捡到了的话,很大几率会被那石头杀死,因为能量太大,普通直接接触,细胞会全部被烧死,侥幸没死的,各种负面情绪激增,我见过一次,有个人把自己全家都杀了…….所以,通勤局只会尽量抓捕,抓不到的话,也只能清除掉。”

    说到这里,犬女懊恼的打了自己一下,闭嘴不继续说下去了。

    片刻,身后冷不丁响起夏亦的话语。

    “吃完了,上路吧。”

    噗!

    犬女吓得一口将嘴里残余的米粥喷了出来,脸色唰的一下惨白,回头看去,只见那边的夏亦扯下树枝上的缝接制服。

    呼的一下展开,划过树隙落下的斑驳,翻转披在了身上,拼接的兜帽一戴,整张脸都融入阴影里。

    毕竟材质有限,他也不是能工巧匠,只能将两套制服用青龙刀整片割开,然后用针线穿插,进行简单的缝制,至少若有个意外,也能抵消一些来自背后的伤害。

    以及,遮挡面容。

    “好帅……不对,你不杀我啊……”犬女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改口。

    “你很想死?”

    黑色手套握住青龙偃月,斗篷下,阳光照着夏亦半张侧脸,冰冷的眸子划过眼角:“.…..跟我去镇里,下一站,我要去百仁市。”

    叼着骨头的布丁连忙跟上的同时,女子小跑跟了上去:“你真的要去拿那颗宝石?你别去啊……局里已经派人去取了,而且那的东西好像在一家科技公司手里……很大规模的那种。”

    “难道他们不将东西交给通勤局?”

    “.…..人家不给从国外得到的,难道通勤局还能抢吗?”

    “看来这次留下你是对的……到时帮我找到那家公司,我放你走。”

    “真的?”

    “真的,你叫什么名字。”

    “郭满媛,是不是很好听?可惜局里只能叫代号的,对了……昨晚你有没有对我做什么?”

    “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要是万一出事了,不小心有了孩子,到时候怎么办?要是生下来很丑怎么办?长大了一点,又要想去什么幼儿园,然后小学、中学、大学......”

    “闭嘴!”

    “哦。”

    晨光映着飞过天空的乌鸦,盘旋在走在山麓中的两道身影,微红的鸟眸轻眨,然后随着主人行走的方向,视野在前方展开,远方的是依稀能见的热闹小镇。

    出兴奋,而又不详的啼鸣。

    这是它第一次见到林野外的世界,第一次飞到能飞的极限,看着这片处在金色光芒的绿野、蜿蜒或笔直的公路,若是还能飞去更远的地方,那里将有无数的人群走在钢铁的丛林里繁衍生息,为自己的事、为知己的使命匆匆忙碌着。

    温热熙和的初日中,站在威严警徽下的方志看着新进的一批批警员,站在神圣庄严的红色星旗下出宣誓。

    “.…..我将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恪守职责,严律自己,忠实履行法律赋予我的一切职责,不违背法令、不向罪恶低头…….”

    年轻的声音雄浑威严响彻在招展的红色旗帜下方。

    城市的另一端,黑色的车队离开了这里,驶上了通往其他城市的公路,东方旭看着手中新任的调令,以及新的任务内容后,他抬起头望向车窗外灿烂的阳光,以及曾经熟悉的街道风景从视线飞远去身后。

    “我会再回来了的…..夏亦,我保证,下次我会亲手抓住你!”

    轻声的呢喃声里,调令的下方,是一只方形的盒子,他将多年的搭档亲自送到对方亲人手中。

    城南。

    脏乱的街道响起了机械的轰鸣,钢铁怪兽推翻了一堵堵墙壁,曾经挂着振兴武馆四字的低矮楼舍在老人的目光里倒塌下来,他负着手看了许久,转身离开走向几辆黑色高级轿车前,有人拿着笔和纸等待他签字。

    随后,旁人恭谨的拉开了车门,请他坐了进去,不久后,轿车一辆辆驶离这里,去往千疮百孔的别墅,修缮的工人,见老人过来,一一行礼问好。

    片刻,老人坐在了客厅的沙上,点上了一支雪茄,看着墙壁上李方明的自画像被摘除。

    挂上了他喜爱的字画。

    “.……王句、常吾、李方明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棋子”他笑了起来,“.…..至于那个夏亦……莽夫。”

    医院,阳光照进窗棂,父母、医生、护士的注视里,少女揭开了眼睛上的绷带,一点一点的睁开眸子,一道道模糊的人影渐渐在光芒里凝聚成实,往昔记忆里的父亲,与如今头花色的身影重合,她捂着嘴差点哭了出来。

    一片片热烈的祝福掌声里,少女趴在父亲的肩头,看着窗外渐渐入秋,飘落下的梧桐叶子,轻咬嘴唇。

    “亦哥……我能看见了,我会努力达成梦想,飞上蓝天,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亲眼看到你。”

    她想。

    黑鸦飞过给予万千生命的阳光,落下人头攒动的小镇。

    破旧的红砖的小屋里,蹲在门槛吃过白水面条的胖子,看着汇款单上的数字傻笑,随后,又推着三轮穿过一堆堆破烂,载着缺了三条腿的野猪,去往菜市。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有三道目光看到了他,然后从车里出来的一名光头男人说了些什么,四人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远方,青龙映着阳光走出了山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