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十七章 旧庙、青龙(上)
    “就这样?”

    铁心看也没看崩飞落远的一柄餐刀,额头上只留下浅浅一道红印,淡淡的声音有些失望,“如果仅仅只是这点水平,杀几个普通人,确实是好本事,但在我面前还差得……”

    “远”字出口的一瞬,一向直觉非比常人的犬女叫了一声:“他有杀气!”

    雨点哗的一下破开,闪过人视线里的是两把剔骨尖刀,自那边的孤单身影手中飞速而至,几乎在犬女喊出话语的瞬间,直抵大汉面部、胸膛。

    呯——

    呯——

    两声金铁交鸣脆响,铁心放下双臂怒吼:“他是我的!”跨步而出,侧旁的蓝妹并不理会,直接紧跟而上,特制的手套横挥,扭曲的气流在空气成型飞过去的一瞬,夏亦的身影已经冲了出去,脚下的石头被气流击飞散的同时。

    身形加速,猛的跃起,伸手接过落下的两把剔骨尖刀,迎着冲来的大汉劈斩落下,刀口砸在对方架起的手腕上,没有皮肉撕破的声响。

    “找死——”大汉挥手向外砸开刀口,双臂舒张,犹如拍蚊子般朝前一合,然而他前面的夏亦后退,矮身,脚步陡然在细石上一蹬,石子哗啦碰响,身影从合拢的双臂下方迅速贴近,双刀齐齐递出。

    ——剔骨刮肉。

    那边,蓝妹没料到两人竟然贴的这么近,根本没有给她从侧旁下手的机会,甚至根本无法看清楚那个夏亦如何出刀的,视线中,只看到无数的刀影在走,呯呯呯的声响犹如骤雨急响,快刀高速在大汉胸膛、腹部切割。

    下一刻,挥舞双刀的夏亦,似乎被对方铁臂砸了一下,身形顿了顿,另外两人并没有看清怎么回事,但随后就见夏亦一脚蹬在大汉腿上,而后整个人顺着腋下极快的攀爬而上,骑到对方脖子上,还未等对方反应,钢刀已经疯狂猛刺、劈砍在头顶。

    铁心狂怒的抬起手臂往头顶抱去,不远的犬女掏出手枪瞄准他头顶的背影,另一侧,蓝发女子双手手套上亮起淡淡的光芒,目光紧紧盯着对方。

    然而,两条铁臂向上抓去的瞬间,夏亦猛蹬大汉脑袋,身子投向天空,冲出抓来的两只大手范围,半空陡然一转,两把剔骨刀左右掷了出去,犬女吓得就地滚开,回头,刀锋已经扎在她刚才站的地方,另一边的蓝妹也在顷刻放下手,朝旁边跃了出去。

    才堪堪躲开飞来的尖刀。

    “啊啊啊——”

    掉了不少头发的大汉犹如激怒的猛虎,战车般推了过去,他身上的衣服也被割裂的到处都是破口,到无一处真正受到伤害。

    夏亦在前方落地,看了一眼猛扑而来的身影,心里多少有些吃惊,调头便跑。那边的三人好不容易看到对方束手无策的样子,哪里肯放弃,紧跟在后面追了上去,速度稍快一点的犬女,举起枪扣动了扳机。

    呯——

    枪声在山麓之间,悠远回荡。

    进山之后的胖子和名叫马邦的送餐员,陡然刹住车,抬起头望向天空。

    “谁在打枪?你朋友是偷猎的?”送餐员皱着眉回头。

    胖子着急的快要跳了起来:“不是……我兄弟惹了一些人,被人追杀,帮个忙,快送我过去!”

    “.…..这路怎么走…..算了算了,你坐稳。”马邦按了按头盔,回头:“两条猪腿啊!抱稳我。”

    电门一拧,电驴突然间像是吃了某种药物一样,力道变得强劲,甚至有些石头硬生生的从上面碾过去,那送餐员摆动车头,避让陡坡岩石的同时,不时抬起车头,将车轮挂了上去,快速中,捏紧刹车,后座连带上面哇哇大叫的胖子一起,挪上了坡度。

    循着枪声的方向,磕磕碰碰的疾驰过去。

    *******

    远方,林野晃动,墙上不断响起,奔跑闪避的身影两侧树躯上留下一道道弹孔,木屑四溅。

    侧旁,灌木、低垂的树枝晃动,高大的身形犹如战车般推了出来,夏亦直接被对方籍着冲势,一手臂挥了出去,同时,脚掌蹬在附近的树上,卸力偏转,但还是呯的落地,翻滚一圈后,看到正后方,左侧另外两人紧跟追来。

    捂着胸肋的旧伤继续前跑。

    “还有这种异能……普通刀剑用出的能力,根本对他没用。”

    虽然知道对方只有蛮力,和一些格斗技巧,但只要他手里有兵器,对方的那点格斗技巧,根本不够夏亦看的,然而唯一输在那大汉就跟乌龟壳一样,难以破防。

    “夏亦——”

    铁心顶着几处秃顶,气急败坏的追在后面,挡路的树木直接被他坚硬无比的身体硬生生挤的歪倒,竟那么呈直线的在后面推进。

    “你跑不了的!!”

    粗哑的嘶吼里,蓝发女子从侧面追上,发出一记气流横切过去时,被树杆挡了一下,她大喊:“别让他跑了!”

    追正后方的犬女双手握拳,身形敏捷的躲开脚下的障碍,只顾着瞄准前方的夏亦时,没注意头顶的横着的树枝,一头撞了上去,哎哟的惨叫,跌的一屁股坐下来。

    前方的夏亦侧头看了眼大汉,越过几颗树的遮掩,一面破败爬满青苔的墙壁出现在视线里,就在大汉逼近的同时,他手上已经多了一副黑色手套。

    陡然止步,转身,反手抓住轰来的拳头腕部。

    ——投摔技,切株返!

    一记刚过到极点的过肩摔,顺着对方冲势,直接将壮硕的身形摔飞起来,撞向夏亦身后爬满青苔的墙壁。

    轰的一声巨响,将那本就腐朽的砖石砌成的墙壁,硬生生的撞塌一面,然而,一片断砖土灰废墟里,铁心轰然冲出,拉着夏亦陡然撞向断裂的墙壁上,夏亦手肘反砸,铁心硬受下来,手劲再次加大,厉声大吼:“去死!”

    巨大的力量将夏亦直接高高抛上了天空,然后落下庙宇顶部,砸出一道窟窿,腐朽的残木、瓦片哗啦啦一起洒落下去,摔的身影摔在一尊神像不远,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流了出来,头昏脑涨,耳中嗡嗡乱响。

    侧在满是杂草的地面的模糊视野里。

    那名大汉就站在庙门口,而远方他隐约还听到了胖子的声音……

    “你放过老亦,有什么事冲我来!!”

    一辆印着‘马儿快’三字的电瓶车突兀的出现在庙宇附近,那两女一男目光望过去,赵德柱颤颤兢兢的,还是走了下来。

    “夏亦是我罩的!”

    他深吸了口气,这样大声说道。

    …..

    昏暗的庙宇内,外面的阳光穿过窟窿照了进来,夏亦咬牙站了起来,眸子里泛起的红丝越来越密集,眼白几乎都快被占据,他抬起头,看去站在神台上的神像,以及神像手中握着的一把长兵。

    沾着血的嘴角狰狞的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