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十二章 远去
    深夜没有星月,荒野、工厂墙壁在黑色里映出轮廓,沙沙的脚步声,两道身影搀扶着行走过这里,偶尔响起低声的话语。

    “德柱,不是让你拿着钱离开的吗?”

    “我孤儿院长大,除了小花……就你这么这个兄弟,而且我比你大一岁,你出了事,自然不能先跑。”

    “能耐…..”

    “赵德柱!赵德柱!当然要罩得住嘛…..”

    “对了,小瑜治眼睛的钱,你拿过去没有?”

    “知道你出事,给忘了。”

    “回去拿钱……”

    在这黑暗的荒野间,俩人不时说笑几句,大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感,但没人能想象,这样的局面下,还能这样说笑,已是两个人对自己最大的解烦。

    不久之后,走到了城中村的边缘,先去胖子坐的巷子里翻出那四十万装好后,穿过交织,堆积许多杂物的脏乱巷道,一阵阵犬吠声里,朝杂货店后门过去。

    江建城夫妻俩经常会有一两人轮番在杂货铺侧间的小床里守店过夜,有时也会两个人一起在这里,方便做一些夫妻间的事。

    原本今晚按约定是两人一起过来睡,但徐秋花担心小瑜一个人在家出事,所以没来。

    后半夜,远方的铁轨方向隐约轰的声响之后的不久,有人敲响了后门,将他惊醒过来,摸过木板床不远一支木棍,靠近了过去。

    “谁?”

    “你手指不疼了?”

    江建城脸色微变,慌张的将门打开,看到夏亦和赵德柱两人提着一个旅行袋站在那里,连忙探头看了看巷子两边,赶紧将他们拉了进来。

    “还敢回来,是不是想连累我们啊,现在到处都在通缉你,要是被人看到你们来这……”

    夏亦直接将旅行袋扔了过去,半开的拉链里,掉出两叠红红的钞票,江建城看到里面厚厚一堆,脸都吓白了,哆哆嗦嗦的将两叠钱捡起,连带旅行袋一起还回去。

    “你们抢银行了啊?”

    “给小瑜治眼睛的…..不是给你的!”夏亦将将袋子重重塞进对方怀里,压低了声音:“这钱,警察查不到的,还有你要是敢拿去乱用,等我回来,就是一根手指的事了。”

    抱着旅行袋的男人隐隐回想起断指传来的疼痛,连忙摆头:“那赌场都被你给杀没了,就算想赌都没地方去了,放心吧,女婿!小瑜也是我亲闺女,这钱绝对不会乱用一分!”

    门外的青年点了点头,随后带着胖子离开巷道,走去了巷口……

    阳台上,趴在纸箱里睡觉的布丁,陡然抖了抖耳朵,睁开眼睛,从里面爬出来,然后立起,搭在护栏上面,朝下面呜咽的低吼两声。

    “布丁?”少女听到动静,纤足轻落到地板上,打开玻璃门轻唤了一声。

    布丁跑到小瑜脚边拉扯一下她的裤脚,然后飞快跑起来,踩着旁边一张凳子跳了上去,想要炫耀的朝下面叫唤,结果一个没踩稳,汪的一声掉下楼。

    “布丁!”

    小瑜惊呼了一声,扑倒护栏边上,下方并没有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甚至还听到布丁欢快的叫了两声,她忽然明白了什么,一下捂住嘴,不敢发出声音。

    只是探出一点身子,静静的望着下方,挽过侧脸的头发,努力让自己笑出来。

    “这样…..亦哥能看见了吧。”

    楼下,有人抬着头正望着阳台。

    夏亦看着四楼在阳台露出微笑的少女,将布丁放下到地上,又望了两眼,低声道:

    “德柱,我们走吧。”

    “走哪?”胖子又将布丁抱起来,摸着狗头,“不会还去坐火车吧?”

    “你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吗?”

    赵德柱跟在后面,想了想,摇头:“不会。”

    “他们也会这样想的……”夏亦看了看手表,加快了脚步,回头最后了一眼,阳台上的少女,“…….现在过去差不多两点四十,能赶上最后一班火车。”

    ……

    “小瑜,人已经走了。”徐秋花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阳台玻璃门口,看了一眼消失巷子里的两道身影,将少女扶回房间里。

    “他就是个逃犯,将来怎么样都不知道,还指望他能回来娶你过门啊,老娘都后悔嫁给你爸了。”妇人关上灯,临走将房门带上了。

    “知道了,阿姨。”

    被窝里,少女回了一句,其实根本没将妇人的话听进去,轻轻的握着胸前的戒指,两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

    铁路附近,巨大的火焰已经熄灭,还有斑斑点点的火星残留在地上,映着救治伤员的身影经过。

    “我觉得我们之间缺乏沟通,需要谈一谈。”

    警车前面,车灯照着东方旭递过去一支烟,方志也不客气,点燃吸了一口:“你说。”

    东方旭吐出一口烟雾,靠着车灯,扭头望着他:“知不知道,通勤局到底是做什么的?你这样胡来,让多少心血白费?”

    “处理一些危险的特殊任务,我说的没错吧?”

    “你说的也没错……”抖了抖烟灰时,东方旭陡然声音拔高,大吼了一声:“那你知道这种危险,跟你们平日所遇到又是不一样的!”

    他将烟头猛的掷在地上,蕴着怒气的声音持续:“这世上有一种人,他们天生,或者后天会觉醒一种天赋,要是拥有这种天赋的人,性格暴虐、满脑子的作恶想法,知不知道会对这社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那个夏亦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方志愣了一下,对于这种事,他倒是第一次听说。

    “你们警察保护平民,我们也是在做这样的事,异能犯罪比那些普通犯罪更加难以抓捕,知不知道全国有多少像我们这样基层组员?几乎每个城市都有,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巡视,每天回去都要检查各个地方安置的检查器信号……”

    周围许多双目光望了过来。

    “.…..你以为国家拨钱,养这么多人到处搞破坏,去和别的职能部门抢功劳?你想错了!我当中有许多人死了,也不会告诉外面的人,我们因何而死。被保护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有过这么一个人,在看不见的地方,为他们战斗过!!”

    东方旭盯着他,一字一顿:“这就是通勤局!”

    “组长!”这时蓝发女子走了过来,汇报了伤亡情况,“这次任务,没有同事牺牲,大多都是外伤……”

    女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方志的声音在同时开口:“两位,打断一句,这件事的后果,我会承担,不过有些话,我要告诉你,很多时候,其实是你自己,一手创造了敌人。”

    东方旭朝他怒吼而出:“可那个夏亦杀了赵安!”

    “这句话我不认同。”方志取下头上的警帽,擦了擦警徽,“每年因公殉职的警察有多少?是不是我们都该像你一样,抓到歹徒就地正法?法律赋予我们行使权利,是了捍卫秩序的本身,而不是携个人情绪进行杀戮!这样与犯罪的人就是精神上的双胞胎,这样的道理你们不懂?”

    蓝发女子靠近:“那他为什么不投降?”

    “你们给过他机会吗?”

    方志吹了吹警帽上沾的灰尘,然后戴上。

    …….

    远方,呼啸的货运火车上,打开的厢门里,夏亦坐在那里,望着交河县夜色里密集的灯光在视线里渐渐向后掠去,有着往后不知道多久才会回来的感慨。

    “老亦……外面还有新的世界等我们……”

    “换个地方收废品,一定会有意思!!”

    唯有胖子乐观的在货架上欢呼。

    不久,列车将带着他俩向西去往陌生的天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