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十章 云涌(三更)
    夕阳照着城市落下最后一抹光芒,青烟顺着燃尽的烟灰熄灭。

    夏亦站在窗帘后面看着远处杂货店亮起了夜晚的灯光,看着少女从凳上起身,微微垂着头,慢慢走进了店里。

    手指间燃过的烟灰断下来的同时,响起开门的声音,郑晚霞从外面风尘仆仆的回来。

    “凌晨三点四十有一趟货运火车,会从这里经过。”

    “谢了,郑姐。”夏亦点了点头。

    关于生死,夏亦自然看的很重,不会坐以待毙被抓捕,然后受审,那一天杀死通勤局的人,先是一场郊外化工厂开始,再到巷子里生的一切,都是基于误会,而中间更多的还是那颗奇怪的红色石头给他带来的麻烦。

    性情随时都会变成自己都不可控制的人。

    许多事已经做完了,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离开这里,躲远一点,想办法压制自己的负面情绪,然后再回来,或者去寻找那种红色石头的线索,若是根除那就最好不过。

    另外一方面,自己的异能也需要许多摸索的地方,尤其是接触红色石头之后,能力提高到他有些陌生的地步,若是他将那种东西拿到手呢?

    接下来要做的事,基本都与那东西有关。

    “不过…..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吧,就像电视里的武林高手闭关吧,沉寂一段时间,顺便也避避风头,等这件事山的所有注意力转移,再回来……”

    “.…..还有那傻妞,等我回来。”他想着,之后陪着这两口子吃过晚饭,又看了会儿电视,快到十二点,女人的丈夫穿了一件黑色衣服,对着夏亦点了点头,出门去了,只有郑晚霞和夏亦坐在沙上说了一些话,大多都是以姐姐的身份开导他。

    “你走是对……”

    “.…..将来若你回来,记得先联系我,我给你找住处。”

    “记得沿着外面那条废水沟走,那里荒郊野外,少有人从那里过……”

    又过了许久,墙上的钟指到了两点,郑晚霞因为值过夜班,白天又没睡,也有些熬不住了,夏亦说了句:“去睡吧,我也快走了。”的话语后,女人这才走进了主卧室。

    听到传来的关门声,夏亦将电视关了,转身抓过沙上一件外套穿在身上,拿过早先准备的几把小刀插在了皮带上,又去厨房拿了一套厨刀。

    推开门,走了出去。

    深夜的冷风吹过脏乱的巷道,偶尔有夜猫从附近垃圾桶窜出跳上矮墙,注视着从漆黑里走过的身影,远方不时还有犬吠声传来,夜归的醉汉扶着路边将要拆迁的墙壁呕吐。。

    夜晚中来往的行人也有目光投过来,随后又偏转移开,并不是太在意。

    十几分钟后,夏亦走出了这片城中村,远方隐约能听到火车长鸣的声音,站在高处,回过头望去漆黑的贫民聚集地,和城市密集的灯光交汇出的夜景。

    此时的人们大多都进入了梦里,而他,将是停留这座城市的最后一个夜晚。

    阴云远远未散。

    东方旭作为临时组长,带着二十人一直埋伏在附近,此时看到摄像头传回的影像,与夏亦的身形比对后,立即带着人,开车驶过了崎岖不平的路面,去往城中村东面的汽车站。

    三辆商务车飞快停在车站外面,拿着枪械冲往候车厅,此时里面没有多少人,只有寥寥几名工作人员打扫卫生。

    而在最后面候车座位,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身影正在柜台买东西,东方旭和蓝女子直接冲上去,举枪大喊:“夏亦——”

    对方回过头来的一瞬,东方旭脸色陡然变了,随后招呼所有人飞奔出了车站。

    ……..

    同一时间。

    深幽的巷子里,一扇虚掩的房门里,赵德柱在院坝和屋内来往几趟,地上是厚厚一层红色的纸屑,不久,他从屋里费力的将一个大桶搬了出来,放进旁边的三轮车斗里,地上偶尔还有洒出的灰色粉末,和褐黄色的颗粒。

    露着半边屁股的胖子转身又跑进屋里,将一只行李袋提了出来,扔在大桶旁边,这才推着三轮出了房门。

    “.…..就你一个兄弟…..老亦,等我啊。”

    他骑上三轮,亦如往常一样蹬出了这条巷子。

    …….

    妻子死后,方志一直觉得到底是夏亦害死了她,还是自己因为太过忙碌工作,才导致这样的事生。

    他坐在写字台前,看着摆放在上面的照片,以及警官证、一把配枪,还有不远挂着的警服。

    放在烟灰缸上的香烟,燃尽后,方志缓缓起身,将配枪插进了枪套里,转身过去取下一尘不染的警服穿上,边走边系上扣子,走出宿舍,最后的视线里,看着妻子的照片一点点在阖上的门缝里消失。

    掏出手机。

    “通知所有人,随我抓捕夏亦——”

    片刻之后,无数的脚步声从楼道传出,奔向楼下,十多辆警车闪烁起警灯的同时,方志坐上拿起通讯器,吩咐:“查一下通勤局的人在什么位置。”

    “之前在南河汽车站,现在正外南河火车站过去的途中。”

    “出!”

    警车驶出大院。

    ……

    通往南河火车站的途中,东方旭正与其他同时在车内分析附近的地图,研究上面大大小小的道路。

    “他给我们下了诱饵,说明今天晚上就会离开,不能让他跑去外面流窜,否则更难抓捕。”

    东方旭盯着地图一阵,拿起通讯器吩咐道:“监视火车站的同事那边,问问有没有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没有,随后叮嘱了一定要留意,那人很有可能今晚偷溜上火车之类的话语。

    他皱起眉头。

    “这个夏亦到底想干什么……”

    ……

    “亦哥现在干什么……”

    小瑜并没有睡去,只是坐在阳台深吸着深夜湿冷的空气,不时还会望去隔壁,可惜曾经的身影不会再出现在那里了。

    “姐姐…..”

    少女双手捧起吊着的戒指,握手心里,轻轻放到唇边。

    “.…..你一定要保佑亦哥平安无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