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二十九章 危居(二更)
    天色微光,淅沥的小雨在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渐渐停息。

    紧闭的窗帘后面,昏暗的房间弥漫消毒水的气味,有轮廓动了一下,凸显出躺在床上的身影,有些虚弱的睁开眼睛,胸肋的疼痛还在翻涌而来,一阵一阵的刺激神经。

    陡然,灯光亮了起来。

    夏亦眯起眼,只见门边站着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手正按在开关上面。

    “你醒了?多趟会儿吧,你伤的可不轻。”

    “是你…..怎么找到我的。”

    “下夜班的时候,碰上的…..还有,你胸肋的伤可不是普通伤口啊。”

    夏亦眼皮跳了一下,挣扎着下了床,胸口上已经缠上新的绷带,里面的伤口,他能感觉到已经被缝合过了,而且衣服也换了一身。

    这手法很专业。

    走出卧室,夏亦看到那个女人正在厨房煮早饭,而透过客厅的窗帘缝隙,能看到对面四楼,他租住的房间阳台,下方街道上,不时有两三人成群结队的走过,更有拿着报纸,或在附近小吃摊上慢悠悠吃饭的人。

    都是一些陌生面孔。

    “不用看了,外面已经在通缉你了。”女人端了一碗稀饭过来,放到茶几上,将电视打开,正是交河电视台的晨间新闻播报。

    “今日凌晨本县富豪李方明住宅被人侵入,其本人当街被杀,嫌疑人夏亦在逃,警察特此张示通缉…...”

    夏亦放下窗帘,从外面收回视线,坐到沙上,也不客气的端起那碗稀饭刨的干净,除了伤势外,主要是昨晚频繁使用异能,又被通勤局的人四处追撵,导致体力透支,若非如此,他要杀出这座城市也不是没有可能。

    擦过嘴角的饭粒,他看去旁边的女人。

    “……所以,你为什么救我?”

    郑晚霞将碗筷收起来,拿去厨房,出来时又拿了些自己熬制的药水,蹲在夏亦旁边,在他手臂、肩膀一些小伤口涂抹。

    “你也知道,我被我丈夫打了许多次…..人也软弱,不敢反抗,要不是你两次在阳台上出手,我倒现在都没有反抗的勇气……一个抱打不平的人,能有多坏?而且那李方明,表面干净,暗地里开设赌场的事我都知道……我丈夫就是爱去那里赌,要不然怎么会每次赌输了,拿我出气。”

    电视荧光照着女人聚精会神的侧脸,她吸了一口气,转过脸来,笑道:“不说这些了,你坐在这条街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了,在街上还碰到过好几回,那个杂货店的小瑜还对你有意思,还有那个胖子,走街串巷的……你们这些小青年的生活,真让人羡慕。”

    夏亦放下袖口,抿着嘴唇,沉默了一阵:“羡慕有什么用……现在没了。”

    自从触摸到红宝石,原本的负面情绪增大到,难以控制的地步,有时候根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浮现出来,改变他做人做事的看法,比如之前砍小瑜父亲那一刀,其实是想警告他一番,顶多打一顿,可极端的性情陡然占据了原本的做法,直接就是一刀下去了,甚至还觉得这是对的。

    杀王句,拿五十万,杀常吾、杀李方明,其实都是那极端情绪下表现出来的行为,可这些他都记得,意识也很清楚。

    当时只有一个想法:他们要杀我,我就杀了他们,不杀这些人,将来小瑜、胖子还有可能受到他的牵连,与其那样不如一口气杀到底,斩草除根。

    电视里还在不停推送通缉的新闻,放下汤药的女人叹口气:“看的出来,你做这些不全是心中不平,只是成了通缉犯,以后你怎么生活……那个小瑜又看不见,你总不至于带着她离开……你有过后悔吗?”

    “做下了…..就不后悔。”夏亦看着电视上他的照片,轻声呢喃。

    不久楼道内传来许多脚步声,挨家挨户的敲门,郑晚霞轻嘘了一声,轻轻走去防盗门那边,从猫眼看了一眼,连忙在背后打了一个手势让夏亦躲进屋里,方才打开门。

    “你们找谁?”

    门口站着几名警察,将一张通缉名单递过去,“城中生了一件恶性杀人事件,这是通缉名单,你要是看见上面的这个人,立即通报,不得私藏罪犯……”

    那警察话语停下来,嗅了嗅鼻子:“怎么这么大的药味?”

    “那是伤药味,自己调的。”郑晚霞将有些乱糟糟的长挽开,露出脸上的淤青,“你看是不是?”

    “你怎么受伤的?”

    “我老公…..家暴嘛……”

    这时候,对门的邻居老太太也在接过通缉名单指着郑晚霞说了句:“可不是吗?警察同志,他家那个烂赌鬼,没事就打她,今天凌晨的时候,又打了一场,隔着楼道,我都听到了,真是造孽啊!你们要多帮帮她,教训一下那个男人。”

    “会的。”那名警察点了点头,也不再生疑,对门口的女人说道:“遇到家暴别沉默,去社区调解,若还是不行,就给我们打电话。”

    送走了警察后,郑晚霞又向老太太说了声谢谢,才关上门进去。

    夏亦此时也走了出来。

    “藏匿通缉犯,罪名可不小,我还是离开好了。”

    女人将那张单子放到茶几上,摇摇头:“我知道,不过这情我要还……最少你也要等到天黑才行。”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亮,投过窗帘缝隙照进安静的客厅里,只有挂在墙上的钟滴答滴答的走动。安静了一阵,夏亦重新找来笔和纸,坐在沙上写了起来。

    居民楼外。

    脑袋包扎了绷带的男人,提着菜篮回来,看到下楼的警察,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开口,便是继续上楼回到家中。

    “刚刚我看到警察了,没事吧?”

    男人进屋后,问了一句郑晚霞,后者从他手中拿了菜篮去厨房,理也不理他。

    “兄弟,你真牛…..现在到处都在抓你。”那男人跑到茶几边上,张望了一下厨房里的身影,小声问道:“你真不是我老婆的姘头?”

    夏亦抬起头,目光冰冷的看他。

    男人连忙摆了摆手,舔着脸凑近过去:“没别的意思,兄弟别介意……就算是,也没问题,不过之前你说好的钱,记得要给啊。”

    “帮我把这封信送到胖子那里,他会给你钱的。”

    接过写有字迹的纸张,男人急匆匆的出了门,他知道那个收破烂的胖子,不到半个小时就在锣响街后面一个巷子里,推开贴着门神的小门,里面堆满了各种废纸板、铁丝、铁管之类的垃圾。

    赵德柱接到纸张后,去屋里拿出一叠钱递给对方,重新坐回小凳上,沉默的看着上面的内容。

    “…..德柱,新闻你已经看到了吧,不要担心,我很安全,活蹦乱跳的,那天晚上踢你一脚,真的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你掺和进来,你还有小花要养,将来她要是回国,你们结婚的时候,记得给我送请柬……如果找不到,就写好名字,然后烧给我…..”

    “你…..妈的…..”胖子捂着口鼻,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

    …….

    晨光里,浑身湿漉漉的布丁摇着尾巴蹲在拉开的卷帘门下,金色的光芒自云间照下来,倾泻早少女的身上,红肿的眼眶还有泪渍挂着,她亦如往常一样,打开收音机,坐在柜台边的凳子上。

    沐浴着阳光,等待熟悉的脚步声出现。

    ……

    “……那五十万,除去给小瑜治眼睛的,剩下的钱,你拿去小买卖,好好活出一个人样来,别再收废品了,不然人家留学归来的闺女,可不会看上你的……还有,过几天,如果小瑜问起我来,就说我走很远的地方去了,往后若是还能回来,我再找你喝酒。”

    胖子将纸张揉成一团扔进垃圾堆里,站在阳光许久,他才擦着眼泪拿出电话。

    “喂,老六,帮我收集买一些鞭炮,有多少买多少,城南不够,就去城西、城东买,我胖虎不差钱,今天让收废品的弟兄都帮忙,格外还给辛苦费。”

    他吸了一口气,加重了声音。

    “记得,要威力大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