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二十八章 破事 (一更)
    欢迎你!</br>?    夜风带着些许雨点落在地上,丢下烟头的方志朝驶来的一辆电瓶车拦了过去,灯光照在他脸上时,眯起眼睛抬了抬手,让对方停下来。

    橘黄的雨衣下,女子伸出两条腿来刹车,近乎快要撞到对方才堪堪停下。

    “警察同志……锣响街出事啦?”

    “对,发生命案了。”方志掏出证件让女子过目后,才开口询问:“你坐哪里?这个时候在外面做什么?”

    雨衣下,女子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张工作牌递过去:“我就在附近一家医院当护士,刚值完夜班,正准备回去睡觉,警察也该知道,我们这种低收入,城里又坐不起。”

    “医院护士还低收入……郑晚霞……”方志瞟了一眼工作牌上的姓名、以及医院,眉角挑了一下,“.…..男科医院?”

    偏过头来,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女人和工作牌上的照片对比了一下,随后目光落到电瓶车后座上,指过去:“后面的是谁?”

    “我…..我男人……”郑晚霞面色镇定,只是握着车把的手指紧张的搓动起来,脸上依旧微笑:“他等我下夜班,警察同志,你想啊,这锣响街本来就胡烟瘴气的,我一个女的,还长的蛮好看,要是遇到劫色的怎么办?万一还要劫财,那不是人财两失了?”

    其实她相貌只能算普通。

    “你男人?他怎么不说话?”

    “他睡着了…..”郑晚霞笑了一下。

    方志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对方握着车把的手,自然看出了对方在紧张,刚要伸手出去,腰间的通讯器陡然响了一声。

    手半空停住,转而拿起通讯器,就听里面传来东方旭的声音。

    “方队长,刚刚在千花小区遇到夏亦,可惜让他逃走了,按照逃窜的路线,可能会到城中村躲避,请您在附近仔细搜索,发现目标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不要私自行动,目标人物非常危险,还有……”

    通讯器那一头,东方旭拿着断成两截的倭刀在手中翻看,“.…..你们有亲戚关系,希望你秉公执法。”

    挂上通讯,他将半截断刀放进证物袋里,对着旁边做着记录的同事说道:“交给Z6科研部门,让他们检验一下这把刀,另外把夏亦的情况汇报上去,申请全国通缉,危险等级为A,列属第二类危险人物,申请经验更加丰富的作战队员和异天赋能力者参与抓捕。”

    “就这些吗?”

    那名记录员点头,将东方旭的话录音后,转化文字档案,开始上传。作为每一次任务都会配置的记录员或者说是观察员,他们的主要任务,将执行任务途中发生的一切,用视频、录音、文字三种方式记录下来,做为部门的档案,或新成员入职的培训案例讲解。

    不久,换了一身普通作战队服的蓝发女子狼狈的从楼上下来,脸红红的不敢看周围的同事,毕竟一场任务里,被人剥的精光,还差点被自己同事看到,那种羞耻感,就算穿上衣服,依旧让她觉得浑身难受。

    “你的经验不够,组织上才派你下来,往后这样的事,可能还会发生,甚至比这还严重。”东方旭虽然作为基层人员,但在处理事务上,要比对方冷静一些,上面也有意让他来暂时领队。

    “走吧,那个夏亦很狡诈,看似向城南过去,说不定就藏在附近,等我们一走,转而跑去城北都有可能,招呼所有同事,沿途一寸一寸的搜索!”

    “是!”

    城市的另一边。

    夜色里,方志放下通讯器,骑电瓶车的女子早就骑着车跑去了前方,严肃的目光陡然看到雨衣下面一双湿漉漉的鞋子,颇为眼熟。

    他几乎下意识的伸手摸去腰间的枪套,指尖接触冰凉的枪柄,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直到看不见电瓶车后,手终究还是垂了下来,抿着嘴唇站在原地好一阵,才回走上了警车,拿起通讯器,沉声说了一句。

    “去上一个路口。”

    说完这句话后,方志一拳砸在仪表盘上,靠着车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后视镜上挂着的的水晶吊坠,里面的是亡妻与他的合照。

    “.….老婆,这是我第一次失职。”他重新点上一根烟,看着青色的烟里有妻子的微笑,“……也是最后一次。”

    随后,发动车子离开。

    **********

    破旧的居民楼下,电瓶车停好在楼梯下,郑晚霞连忙解开腰带,将后座昏昏沉沉的夏亦搀扶着上了楼,敲了几下防盗门,好半天,屋里才传来走动的声响。

    “.….不带钥匙,你这婆娘是不是又欠收拾了?”

    打开门,一个只穿着内裤的男人站在那儿看到自家女人抱着一个像喝醉的男人,脸上立马呈出怒容,冲了过去,“大半夜,你带一个男人回来,是不是你那姘…..怎么有血?”

    “赶紧去拿医药箱!”女人搀扶夏亦走进屋里,理也不理丈夫说的话,将人放到另一间房的床上,跑去拉上了窗帘,又火急火燎的跑去厨房寻剪刀。

    男人没去拿医疗箱,而是站在客厅,望了一眼床上昏迷的身影,转过头看着拿出剪刀在厨房烧热水的妻子,破口大骂起来。

    “难怪你说天天加班,是不是在外面和这男人鬼混去了?你看看他多年轻,长的又帅,想把我给甩了是不是?”

    又走到厨房门口。

    “.…..告诉你没门儿,你们两想成好事,等老子死了再说,或者……给我一笔钱,我就不计较被绿的事,这是最大的宽容了,你们考虑清楚啊,不然我就去外面闹……”

    一锅热水哗的一下扑了过来,淋在门上。

    郑晚霞拉着平底锅红着眼睛朝他吼道:“够了啊!再闹信不信我一锅打死你!”

    “好啊,原来你早就有这想法了,看我打不死你——”那男人伸手去夺妻子手中刚烧过的锅,女人也拿着锅反打回去,打在门框上,震的脱手飞到厨房外面,俩人便是扭打了起来。

    下一刻,哐的一声响。

    平底锅从后面盖在男人脑袋上,前一刻还在暴怒扭打,身形滞了滞,歪歪扭扭的转过身,看到后方浑身染血的夏亦,抬手指过去。

    “是你…..姘头…..”

    说完,嘭的倒在地板上,那边夏亦手一松,平底锅也掉在了地上,就像用完了所有力气一样,向后一倒,又昏厥了过去。

    郑晚霞看着地上躺着两个昏迷的男人,呆呆地,愣了半响。

    有些头痛的揉着乱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