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因果
    一场大雨过后,阳光变得明媚,洒满全城大街小巷。

    陡然出现的尸潮以难以想象的破坏力侵袭北大6,虽然并未造成全面的覆盖,但终究让习惯了高高在上的贵族感到一片胆寒,三座城市,数以百万计的北大6居民死亡,化作尸鬼肆虐,除了6地被破坏的庄园,还有许多贵族的产业在这场灾难里直接化为乌有。

    好在皇帝最小的儿子,巴拓.暗麒带着十万帝京军队前往阻挡,将直扑帝京的尸潮拦下,甚至传闻,皇子与大6武技最高的黑鳞将军,将这次灾难的幕后操作者击退。

    到得今日,听到凯旋的军队回城,几乎帝京所有贵族,包括来到这里躲避灾难的居民都早早的来到大街上,或站在酒馆楼舍、房顶垫着脚尖观望。

    天光明媚,让人心情舒畅,依图尼坐在临近城门的一栋楼舍之中,闭着眼睛,倾听着身旁一名乐师演奏的琴音,拨动的琴弦里,他眉头微皱,耳中却是一直在听着外面的动静。

    然后,又忍不住睁开眼站了起来,走到楼舍护栏,视线扫过下方街道拥堵的人潮。

    “.…..想不到,你竟然真的击退尸鬼,还以为会死在那里。”

    依图尼心中的盘算,原本是借助这次尸鬼,激将巴拓去平尸潮,最好死在那里,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巴拓直接请愿参战,更让依图尼苦恼的,居然就这么赢了,让对方带着一身荣耀回来。

    目光划过下方人群之中,转移开去的时候,人山人海的间隙,一道披着斗篷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对方肩膀上立着一只黑色的鸟雀,转着小脑袋东张西望,甚至摆动的斗篷间,一个极其矮小的身影不时也探出一颗绿油油的小脑袋,与人擦身而过,伸手将别人一些挂饰顺手牵羊给摘了下来,揣进胯间的兜布当中。

    这时候,不知前方的人群谁喊了一声:“巴拓殿下和黑鳞将军入城了!”

    站立街边的人潮顿时涌动起来,不少人更是垫起脚尖,伸长了脖子朝前方张望,夹杂当中斗篷身影,身材高大,并不需要做出动作,仅仅简单的转过头,兜帽遮掩下的面孔,独眼带着戏谑的神色,望去先进入城门的双头狮身王旗。

    楼舍上的依图尼这是也从那道身影上转开目光,看去城门。

    而此时,铺砌细腻石子的长街上,人群躁动了起来,早早站在城楼的十多名年轻貌美的女子,穿着圣洁的白袍,在王旗入城的瞬间,将花篮里的花瓣,双手捧着,倾洒墙垛外面。

    粉红、洁白的花瓣映着灿烂的阳光,纷纷扬扬伴随入城的王旗飘落。

    整齐的脚步声随王旗蔓延进来,为的是铠甲光洁,披白色披风的三皇子巴拓,腰间挎着战刀,另一侧提着长棍,在巨大的欢呼声里,微微昂起了下巴,面带微笑享受来自臣民的热情迎接。

    目光看到某栋楼舍上的二哥时,笑容更加灿烂,有种“我赢了,皇位将是我的。”含义在里面。

    “哼……”

    依图尼将手中精美的金杯呯的摔在地上,带着随从转身离开。

    人群里,披着斗篷的身影也看了一阵军队入城的盛景,随后从人群中穿行离开,毕竟还有其他事要做的。

    不久,入城的军队接受臣民的热气欢呼后,遣散回营,巴拓带着一脸苍白的黑鳞在皇宫前停下,一起走进宫殿,接受皇帝的赏赐。

    尸鬼这场灾难掀起的波动,可谓是上层之国许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紧张和恐惧,虽然并未完全平定,但巴拓的凯旋,已经让不少人惊喜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灯火辉煌的宫殿之中,摆起了庆功的宴会,明亮多彩的魔法灯,照着宴会里一名名上层贵族和官员,带着一身性感衣着的女伴,与相等身份的人愉快的交谈,或保持礼仪,接受稍微低一些的贵族攀交。

    殿门打开,这次宴会的主角,巴拓带着数名骑士进来,在接受周围贵族官员的恭贺声音里,径直来到御阶前,单手握拳按在了胸口,躬身向上面王座上的父亲请安。

    “父亲,你的儿子并没有让你,还有这个国家所有臣民失望。”

    微躬的身子下,余光瞟去已经回来的二哥依图尼,随后在皇帝“站起来。”的声音里,直起身,朝二哥笑道:“怎么样?”

    依图尼面容微笑:“我的弟弟自然没有让所有人失望。”

    “不过,有一件事,关于大哥的……”巴拓并没有和他纠缠,转而看向王座上的老人,让人将一个木盒端来,再次躬下身子:“父亲,在战场上,巴拓已经得到噩耗,大哥他,已经……”

    过来的骑士手中,木盒打开,露出了里面已经干瘪不成样子的头颅,但整张脸的轮廓,依旧能让熟悉的人看出那是谁。

    御阶上方,坐在王座里的皇帝,浑浊的目光有些黯淡,对于儿子的失踪,他心里多少有些预料到了死亡,此刻,情绪有些波动,很快压了下去。

    苍老的手背青筋鼓胀了一下,随后抬起朝下方的骑士挥了挥:“拿下去吧,今天他不是主角,而是我最小的儿子。”

    语气顿了顿,卡鲁图达斯阖了阖眼,之前的表情一闪而逝,脸上重新浮起笑容:“尸鬼的侵袭虽然散了,但它们还残留在我们的家园当中,需要清理干净,南方的奴隶暴动,也需要你们兄弟合力,不要自大。”

    赞赏和警告并用,让巴拓皱了皱眉,不过还是应了下来:“放心吧父亲,做为你的儿子,绝不会给你丢脸,我尽快将残留的尸鬼从这片土地上清除!”

    “你可真孝顺。”依图尼在侧旁用着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说道。

    巴拓同样回了一句:“你也可以,只要你敢拿起剑,走出这城门。”

    兄弟俩脸色都不好看,但依旧维持着宴会继续下去,过得一阵,王座上的卡鲁图达斯有些疲惫了,先行离开,去往后殿,迈开的脚步间,渐渐多了颤抖。

    之前,压抑的情绪终于在离开群臣后,出现在了苍老的身躯上,走出温热的宫室,夜晚的凉意扑在身上,跟随在他后面的仆从还有几名心腹近侍规劝他回去休息,都被老人挥手拒绝了。

    高大的身躯此时有些微偻,坐在花园里的石凳上,听着周围草丛间传来的虫鸣。

    “他们从没有关心过自己哥哥死亡,只盯着我屁股下面的这个皇位,那些大臣也都从未尊敬过死者,都只关心他们自己的利益。”

    过了许久,坐在昏暗里的老人缓缓的开口,身边的亲随们不知如何应对,但也有人忍不住说道:“陛下,可三皇子还是立功了,他击退了那些恐怖的尸鬼。”

    皇帝微微侧脸看去那人,后者连忙垂下头,不敢直视。

    随后,凳上的皇帝摇了下头,脸上的皱纹堆积,露出一抹苦笑:“连你们都替巴拓说话了啊……你们有没有想过,巴拓自傲武技高,这样的人,怎么能当皇帝,我怎么能将这个国家交到他手中。”

    稍远的花园小道上,一道身影站在那里,正好听到老人说出这番话,然后猛地转身离开,那边听到动静的卡鲁图达斯回头望去,只看到儿子离开的背影,以及被擦到,还在摇晃的树梢。

    离开的那道背影,正是在宴会上不见了父亲,过来寻找的巴拓。

    “巴拓......”

    老人闭上眼,长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