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二十四章 杀上门(三更)
    欢迎你!</br>?    轰——哗——

    闪烁的电光划过积压的云层,青白的电光照出全境玻璃窗前的身影,李方明放下电话,丢到沙发上,拍拍旁边穿着比基尼的女子,露出的半边丰臀,让她落一个地儿来,随后坐下,伸开手臂压到沙发后靠上,视野之中,数名身着暴露,年轻性感的女子在劲爆的音乐里搔首弄姿,撩起长发,回眸看向金主,摇曳着腰肢,摆动结实、浑圆的臀部,充满了暗示。

    外面雷声轰隆隆的滚过天际,仿佛在人的头顶炸开。

    闪烁的灯光里,有两名手下捧着一条长盒挤了过来,放到李方明面前,后者贪婪的嗅着盒子上面木漆的味道,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抹冰冷的森寒映在了他脸上。

    ——里面是一柄倭刀。

    “倭人就是奇怪,明明是刀,非要说是剑。”他轻轻抚刀口,指尖在深寒的刀身上弹了一下,不由感叹一句:“好刀啊!”

    周围手下人围过来齐齐点头,赞叹:“确实是一口好刀。”

    李方明握着有些沉的倭刀站在起来,舍不得挥舞,就那么捧在双手里:“这是岛国的长谷先生专门托人帮我弄到的,听说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倭人剑客所有,有好几百历史了,他知道我有收藏刀剑的喜好,所以才托人寻来,这份情,好重啊。”

    “那个长谷先生在岛国好像是涉黑的,他送这样礼,恐怕不安好心。”

    “他在岛国再横,到了这边,也要靠我们啊。”李方明斜斜垂着那柄倭刀走到窗户前,看着外面天空的电闪雷鸣,“帮他安排几个人进来,也不是什么难事,我毕竟也需要混口饭吃嘛,对不对?”

    “对了!”

    他将这口宝刀插回鞘内,让人拿去珍藏室放好,随口说道:“给老王打一个电话,让他把那五十万给兄弟们分了,顺便也让他过来看看我这把新得兵器。”

    片刻后,打电话的手下凑近,低声道:“老板,王叔的电话打不通……”

    像王句做的事情,不管何时何地都会保持二十四小时电话畅通的,就算是没电,也可以在赌场充,听到手下的汇报后,李方明皱了皱眉。

    “老王从不是大意的人。”

    旋即,从沙发上拿过手机给常吾拨了过去,过了好半响,那边接通了,一个颤颤兢兢的女子声音在说:“.…..常爷…..死了…..刚刚被救护车拉走……那人好像是寻仇的。”

    呯——

    手机在地上碎裂成几块,李方明朝那几个还在蹦迪的女子大吼:“滚!都给老子滚出去——”

    那些女人被手下人驱散带走后,他张开手掌按在玻璃窗上,深吸了几口气,呲了呲牙,偏头招来身边的几名手下。

    “给外面的兄弟打电话,派人去赌场看看,老王还在不在,再加派人手在别墅外面街道设伏,这么大雨天,不容易认错人的。”

    李方明在沙发套上擦了擦手心的汗渍,他一激动就容易出汗,冷静片刻:“让别墅里的兄弟,都拿出真家伙,倒要看看,找我李方明寻仇的,是哪路鬼神。”

    *********

    远方的天际,雷声滚滚。

    积水被飞驰的车轮溅到街边,东方旭眼眶充血,盯着屏幕上的荧光一眨不眨,在缩小的城市街道全景划拨过指尖。

    “筛选对比出来的身影来看,一个身影先是在龙凤街停留过,然后过去两条街道,在一家叫常客来的麻将铺外面,被摄像头照下了侧脸,虽然有些不清晰,但从资料上的身高、体型相差不多,应该就是他。”

    随后,身后另一名同事的声音传来:“东方,追踪的那个身影应该就是夏亦,他目前正朝城东北方向过去,距离我们有十公里…..最快的方法要穿过城中心。”

    “.….等等!”那人语气一顿,声音陡然拉高:“他停下了。”

    屏幕上的地图标注:林荫小区。

    照着雨线落下的路灯,陡然一震,一名穿着雨衣的人软软从上面滑坐下来,昏厥了过去,四周延伸开来的,还有数名身体趴在积水中,一动不动,丝丝鲜血顺着积水流进了下水道里。

    一名顶着纸盒油布睡觉的流浪汉,呆呆的看着路灯光芒里倒着的一片痛呼的身影,随后,一只羊腿丢到了他面前,就听那边还站着的一个人轻说道:“省着点吃,可以吃几顿了。”

    目送着对方走去那边的小区时,流浪汉连忙爬出纸窝,捡起冷冻的羊腿,不忘在昏厥的人身上搜刮出一些钞票和金表、金链,最后纸盒也不要了,飞快的消失在雨夜里。

    小区门口,夏亦直接爬上铁门跳了进去,有人从门卫室探出脑袋想要喊一声:“干什么的!”然后,一只拳头直接打在他脸上,身形顿时往里缩,瘫坐到椅子上,头一歪昏了过去。

    寻着之前常吾所说的门牌号,沿途搜索着过去,这片小区做的人其实并不多,哪里有人,光看灯光就基本清楚了,之后,他看到了亮着灯光的独栋三层别墅。

    ……

    别墅内,李方明叼着雪茄,检查起了手中枪械,身边周围有八人集合过来,都是他的心腹,甚至当中有人拿着一把双管的lie枪,填装进了子弹。

    另一边接收外面讯息的人,一脸凝重的朝李方明汇报了情况。

    “城西的兄弟传来消息,赌场那边没有一个活口,都死了,王句脑袋都被砸烂掉……常爷被打断了手,从二楼抛下,被玻璃割破了喉咙,还有小区外面的兄弟也……”

    李方明摆了摆手,狠狠啄了一口雪茄,吐出烟雾,沉声低吼:“够了!”

    就在同时,三楼上有人看着监视器屏幕,拿出对讲机:“老板,外面有一个人朝大门这边走过来,好像不是保安。”

    枪柄陡然握紧,李方明带着八人连忙站到玻璃窗后面,外面连天的雨帘里,别墅铁门外一道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个人?”

    他皱了皱眉头,吩咐道:“派一个下面的兄弟过去看看,让其他人警戒。”

    视野之中,目光穿过雨帘,就见下方一名手下穿过庭院小路,走去铁门那边,平日都是打架斗殴的血勇之辈,碰上一个硬茬子倒也不觉得紧张,过去的看守反手握着一把刀藏在背后,走到铁门前时,朝那边一动不动的身影。

    喊道:“你干什么的?没事赶紧滚,这里是私人地方。”

    “这别墅里,坐的是李方明,李老板吗?”冰冷的话语挤出唇间。

    那人偏了偏头,冷笑起来:“这跟你有关吗?赶紧走——”

    然而就在话语出口的一瞬,他看到铁门外的那人眸子陡然一厉,心头就知不好,挥出背后的刀刹那,一只手臂破开雨花,一把捏住看守的脖子,拉了过来,铁栏门轰的一声,身影直接磕晕过去。

    别墅并不是很大,站在二楼的李方明等人隔着全景玻璃窗都能听到那撞击声,视线穿过雨帘,清晰的看到那名昏厥的手下重叠的身影后面,露出半张脸来,带着雨水正朝他这边露出一抹微笑。

    “夏亦!他是夏亦,他不是该在警察局吗!?”

    李方明气急败坏的转身踢了一下沙发,再次转过身来时,铁门那边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下一秒,就听下方守候的手下传来呼喊。

    “他在那边!那人翻墙进来了——”

    “一起上砍死他!”

    “小心!!”

    有窗户打碎的声音骤然响起,紧接着一声“啊!”的惨叫传来,别墅一楼大厅里已经杀了起来,桌椅、玻璃打碎的声音都瞬间炸开。

    同一时刻,李方明让人将关在这二楼另一间房的数名女子都放了出来,“等会儿他上来,把她们赶下去,制造混乱!”

    他打开枪械保险吩咐了一句,下方的人声消弭了,周围八人紧张的持着枪,有的贴着墙壁,偏头听着楼下的动静;有的躲在音响后面,瞄准楼道,被驱赶出来的数名着装暴露的女人,看着一柄柄枪械,吓得脸色发白,脸上挂满了泪水,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楼上、楼下都是一片死寂。

    李方明握着枪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闭着眼不知在想什么,他吸了一口烟,才吐出烟雾,楼道上陡然传出吱嘎一声,贴着楼道墙壁一名心腹忽然穹顶开了一枪,吓得那几个女人发出尖叫的同时,一脚踹了过去。

    六个女子尖叫着发疯一边往楼下冲,随后两名心腹跟了上去,拐过楼梯拐角,一道身影擦着女人中间冲入他们眼帘,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枪声响起,跑在后面穿小短裙的女人后背直接爆开一团血雾,然而扑倒的尸体陡然一动,反而朝他们倒飞过来。

    呯呯呯——

    又是几声枪响,在女子尸体后背打出血洞的同时,尸体下方一支手枪探出,黑乎乎的枪口在瞬间喷出了火舌,直接将其中一人打死。

    夏亦一蹬顶在身前的女尸,将另外一人砸倒,跨步走上台阶,随手朝对方脑袋补了一枪,鲜血溅在裤腿。

    此时,他身上、脸上全是别人的鲜血,顺着雨水滴落到木质的台阶上。

    上了二楼,明晃晃的大厅里,一眼就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李方明时,脸上还是怔了一下,倒是没想到对方就这么坐在那里等他,片刻,前者放下腿,站起来拍了拍手掌。

    “年轻人果然好胆色,我像你这般年纪的时候,也是单枪匹马杀过三条街!好多年没见到这样的人了,有没有兴趣到我手下来做事?”

    周围轻微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夏亦下意识的抬起手举起枪朝对面指过去,李方明向后一跳躲到了沙发后面。。

    这时,通往三楼的楼梯、沙发附近一尊大花瓷、音响背后、另一间房门口,闪出六道身影,持着枪朝他同时开火。

    呯呯呯——

    火舌狂喷,密密麻麻的弹孔随着夏亦奔跑躲避的方向,在地板、墙壁延伸过去,一个身材彪壮的大汉,拿着双管喷子轰的一声开枪,放雕塑的架子连点雕塑一起打的粉碎。

    “煞笔!真以为我会劝降你?!”

    李方明握着枪探出半截身子,叼着雪茄笑了起来,手中的枪械瞄准了躲避的人影,“……那是麻痹你的!”

    然后扣动扳机!

    瞬间,穿过弥漫的雕塑粉尘的夏亦本能的将手中那柄手枪掷了出去,火星在中途顷刻间爆开,他咬牙朝着最近的一扇房门撞了进去,然后反手将门扇关上。

    冲来的几名李方明心腹,对着房门就是一通猛射,子弹穿透木门,将里面桌椅上面陈列的玻璃罩打的破碎乱飞,许多里面的珍藏品也被打的稀烂。

    混乱之中,翻滚的夏亦,伸手摸到了最里面的兵器架上的一柄倭刀…….

    子弹还在不停射击,直到弹夹打空后,有人上前一脚踢开了破烂的房门,映入视野的是里面灰尘、木屑、玻璃残渣都在空气里搅动,仿佛形成了一堵墙。

    ——风之障壁。

    “今夜,无罪之人,方可入眠。”风墙之后,响起的是嘶哑疲惫的声音。

    呼呼的风声渐渐消散,原本十来枚弹头静止在上面,随着消散,和木屑、玻璃残渣一起落了下来,叮叮当当的弹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李方明张合嘴,雪茄都掉了下去,门外站着的数人呆在了原地。

    下一秒。

    有惊恐的声音响彻:“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