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王旗与王座
    哗哗哗…….

    巨大的王座渐渐成型,无数兵器密密麻麻交织在里面,金属与金属之间响起着一片扭曲的摩擦声。

    坐在上面的身形,覆面甲上,独眼泛起了幽蓝,指尖在金属上轻点几下,几柄铭文铁锤从迅攒动的兵器中升上来,成为两侧的扶手,上千柄长剑、巨剑重重叠叠在背后呈出了椅背的轮廓,夏亦向后靠在上面的一瞬,方天画戟、青龙刀飞来,呯呯两声,交叉在座位两侧,远方,还有更多遗留战场的兵器,地上流淌的水渍般,滑过一片片迈开的尸鬼脚下,来到这边形成基座,或立或躺在四周铺陈开来。

    兵器王座在天空数千道视线里,是惊人的一幕。

    “那个是什么东西…….”

    天空骑兵之中,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时,看去的视线,迎上的是,对方半截铁面上的,同样望来的独眼,有着与尸鬼一样的幽蓝火焰。

    “是尸鬼的操作者,给殿下去讯息——”

    这支天空骑士团指挥官出命令的瞬间,队伍的边缘,一名操作鹰翼飞兽的骑士却是呐喊了起来。

    “那东西升起来了!不对,他冲过…….”

    厉声的呐喊戛然而止,队伍中间的指挥官,偏头望过去,映入视线的是殷红的鲜血,大量的羽毛四溅!

    一柄制式的长剑插入那名骑士坐下的飞兽胸腔,洒落的羽毛之间,庞大的身躯出悲鸣,带着血线,与背上的骑士一起,直直坠去地面。

    那下方巨大的王座轮廓,升上了天空。

    在那骑士中剑喊出:“不对,他冲过……”的一瞬间,铺陈王座周围,冷芒闪烁,上百把兵器疾射而出连成一片。

    犹如一座桥梁迎面架了过来。

    瞬间。

    一柄长兵沿着铺砌的兵器桥梁唰的直冲最边缘的一名天空骑兵身体,鲜血溅了出来,附近骑兵的视线被扇动的翅膀遮掩了一下,只听到血肉撕裂的声响钻入耳中,与他相邻的同伴出惨叫坠去地面,露出的前方视线,一道身影踩着连接的一柄柄兵器轰然而至。

    坠下的兽躯,画戟带着血花唰的拔出,在夏亦手中,劈出一抹冷芒,与那愣神的骑兵撞在一起,交错的一瞬,金属切入血肉,戟锋横拉!

    噗——

    撕裂的血痕带着皮肉在颈脖扩大,原本坐在上面的骑兵,脑袋盯着铁盔飙上天空,无头的躯体摇摇晃晃从兽背栽落而下。

    夏亦戴着半截铁面具,独眼冰冷的扫过周围,脚下猛地蹬在飞兽的背部,径直跃了起来,扑去下一名骑兵。

    “那边怎么回事?!”指挥官大喊。

    此时也有人回答:“那个人杀过来了!”

    杀戮突然而至,有人看见了,有人被遮挡了视野,待到血光在成群的骑兵队伍里飞溅开来时,四周有着空余空间的天空骑士纷纷,取下背上的投枪。

    视野之间,已经失去那袭击者的身影。

    “人呢?”那名指挥官出疑问时,陡然想到什么,大喊:“散开——”

    下一秒,附近有鹰翼飞兽爆出一声悲鸣。

    以及骑兵凄厉到极致的惨叫。

    成片的天空骑兵下方,一道身影抓住飞兽的双爪,一道戟芒从兽腹下方,贯穿而上,直冲上方的骑兵,连人带兽撕成了两半。

    夏亦从这片血光里冲出,脚下踩过已成两半的兽骑,跃起,转身一戟掷出,撞入附近几名骑士当中,将两人穿透,一起钉在一头飞骑翅膀上,顿时连带那头飞骑背上的骑兵,翻滚坠落,拉出一道:“啊——”的长音,轰的落去了地面。

    天光渐渐变得阴霾,远方的雨云朝着飘来。

    正四散开的天空骑士团,接连被杀数人,惊慌之中,那人的身影借着密集的阵型,来回腾挪奔袭,不知从哪里抓来一口刀,身形极快,挥刀的度也极为骇人,借着飞兽扇动的翅膀,骑兵还未散开的时间里,与飞**错,与人交错,每每挥刀而出,都有人和飞兽一起掉去地面。

    “散开啊——”

    那名指挥官勒住缰绳,操控着坐骑飞往高处,想要看清那人具体位置,就在这时,刀光唰的在他视野下方一点的距离劈出,将一名正飞去其他方向的骑兵斩落,那人的身影呯的在悲鸣的飞兽上借力,第二下,人已经直冲另一骑,一脚蹬在背上的骑兵头上,鲜血从对方眼、鼻、口飙射时,夏亦持着雪饮刀冲天而起。

    阴云飘来,遮蔽明媚的光线。

    坐在飞兽背上的骑士指挥官,迎上了与对方平视的视线,手中长枪匆忙刺出。

    下一秒。

    对面,平行的身影回落,刀光一闪。

    还未完全刺出一枪的指挥官,顿时变成了两半,轰然朝左右分裂飙射出去,漫天血肉飞洒。

    周围四散的天空骑士,神经本就绷到了极致,不少人回头看,便是看到指挥官在天空被对方斩成了两半,漫天都是血雾。

    而那道身影在他们的视野里,落去下方时,一个翻身,稳稳坐在漂移而来的兵器王座之上,绽放冷芒的刀身唰的回鞘,靠在了扶手边,而另一侧,一柄燃烧幽蓝火焰的骷髅长剑,仿佛有着灵魂一般,直直的盯着他们。

    此刻,所有人绷紧到极点的神经,绷断了般,加快度,仓惶的朝四周飞离散去。

    “呵…..呵呵呵……”

    半截面具内,夏亦只有一点点笑声出,召回随尸体落去地面的画戟,驱使着能力,让这座铁王座,朝天空骑士逃离的方向漂移过去。

    “可惜,还没办法办到让所有兵器都能派上用场…….或许要到第六阶吧……”

    呢喃的声音里,他轻点着金属扶手,立在由无数兵器组成的椅背之上,九爷“哇啊!”的出一声嘶哑的啼鸣,拍着翅膀,飞去前方。

    鸟眸里,一圈红色随着眸子转动,望去远方的大地和天空,远远的,隐约能见到帝京戎卫军队在那边摆下了防御,与北上的黑潮,以最为凶狠的姿态撞在了一起。

    激烈到极致的碰撞轰轰的延绵数里的阵线上展开,疯狂扑去的尸鬼被经验老道的盾卫顶住,然后借力抛去后方,掉进枪林,戳成筛子,挂在上面仍旧挥舞手足挣扎嘶吼,随后被提刀的士兵斩下头颅。

    雨云已经蔓延过来,天色变得昏暗,也有火焰的光芒亮起,成百上千的火球从法师的咒语音节里飞上天空,划过下方密集的防御阵地,雨点般落去蜂拥而来的尸潮当中,炸开的同时,火焰延地燃烧起来,冲入火海的尸鬼带着浑身大火,跑出一段距离,终于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天空火球和箭矢不停划过,士兵与尸体的对撞延绵开去,也有手持盾牌的士兵被尸鬼拉住,扯到了阵型外面,踢飞尸体,夺回盾牌的控制权,摇摇晃晃间想要回到阵型里时,被数只扑来的身影按在血泊里。

    嘶吼反击,抓扯的挣扎动静之中,延绵的阵型两翼,骑兵震动大地的声音已经踏响,两道如龙的骑队,压着冲锋的骑枪,犹如两条巨人的手臂,延伸战场,朝黑压压的尸潮拦腰合抱而去。

    做为皇子的巴拓,原本是要带领其中一支骑兵冲锋,但最后被亲随劝阻,只得在大阵后方眼睁睁看着。

    “不是让天空骑士团先行阻止尸潮的吗……他们人呢?”

    这句话才刚刚出口,铺天盖地的尸潮后方的天空,已有飞翔的身影回来,随后更多的天空骑士仓惶的飞来这边,抵达阵地后,纷纷降落,带来了指挥官被人杀死的消息,片刻之后,前方也有人传来讯息。

    一个巨大的钢铁王座正从尸潮那边,朝这边飞来。

    巴拓以及身边一干将领,顿时炸开了锅,目光望去天空,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小黑点,慢慢在视野中放大。

    泛着金属独有的光泽和狰狞杀气的王座,不久后,在他们前方数十米的天空缓缓降下。

    轰的一声。

    就那么降在了阵线对面,一身黑色甲胄,戴着半截覆面甲的身影,拖着披风站了起来。

    手里好像抓着什么,然后猛地朝这边掷了过去,划出长长的弧度,越过下方密密麻麻的枪阵,呯的落在了王旗下面。

    巴拓安抚了一下坐骑,视线瞟了一眼,还在地上滚动的东西,瞳孔顿时缩紧。

    那是一颗头颅。

    “.……大哥。”他轻喃了一声。

    周围众人,脸色也都顿时一变,那颗头颅,正是他们失踪许久的储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