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二十三章 杀穿城
    欢迎你!</br>?    九点三十五分,雨势不见停下来,非夜市的街道上,已难见行人,偶尔会有一两辆车子穿梭过去,昏黄的路灯下,一间卖速冻食材的商铺正准备打烊关店,微胖的厨师端着没卖完的饺子、抄手去往后面,再返回来时,冰柜被打开一截,随后歇斯底里的声音响彻雨夜里。

    “谁他娘的手贱,偷我一只羊腿啊——”

    沿着速冻食材店的延伸去往前方街口,路灯下一道身影快速走过,很快融入黑暗里,一只带着冰霜的羊腿沾着雨水随着走动,在手中摇摇晃晃。

    偶尔有巡街的协警开着四轮电动车过去,身影都会在阴暗里躲上一躲,再继续前行,不久之后,他在一间店铺下面停了下来。

    抬头望去,上面写着:常客来三个字,便是走入旁边的巷子,隐约听到里面传来麻将搓动的声响,以及咿咿呀呀的一段京剧。

    片刻,他敲两下门。

    灯光随着门扇打开,投了出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穿着褐色毛线背心,有些浑浊的眼睛打量门外的夏亦。

    “你找谁啊?”

    “常爷是不是在这里打牌?”

    “哦,找常爷啊,他在二楼靠窗户的包间里,你自个儿去找吧。”老人慢吞吞的说完,打开门放年轻人进来,看了一眼对方手里提着的羊腿,摇了摇头,叮嘱了一句:“这么晚了,还吃油腻,对身体不好的,年轻人。”

    便是走回旁边的小房间,坐在电视机前,看着黑白屏幕上播放的京剧,手拍着膝盖摇头晃脑,跟着哼唱。

    “白门楼上旌鼓响,城外千军万马山色颓”

    ……

    楼道上,湿漉的鞋子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

    “……看那温侯奉先君,一身金冠锁甲合衣眠。”

    ……

    楼道灯光昏暗,负责掺茶递水的服务员小妹,看到上来的身影,保持着笑容,将门扇打开

    …..

    “猛听得塔楼鼓声震,持戟上马把妻女别——”

    .......门扇打开,坐在旁边沙发抽烟玩手机的一个马仔抬起头来,看到进门露出侧脸的身形,厉声喊道:“夏亦!!”

    冰冻坚硬的羊腿做出了回答,轰的扇在他脸门上,在身体倒飞出去的瞬间,那边打牌的四人掀了桌子,抽出随身的武器。

    抛飞的麻将、断裂崩开的牙齿、陡然的混乱在这包间里掀了起来——

    ********

    雨点打在庭院的树叶上,一栋小区别墅里,马琳皱着眉头坐在客厅看着手中已经关机的电话,感到一丝心绪不宁。

    “会不会是武馆里的同事有急事找你?”旁边的母亲看女儿一副皱眉的神色,关心的问了一句。

    马琳摇摇头,“鬼才知道…..又和他不熟。”

    说话间,弟弟马善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下来,指着外面,“妈、姐,外面来了好些人。”便在此时,就听到父亲的声音在说:“你们干什么的!”

    女子连忙起身走了出去,就见门口几人,有男有女,穿着黑色西装正掏出证件给这一家人看。

    “请问,马琳小姐是不是与一个叫夏亦的人通过电话?”

    “通过。”马琳走到父亲前面,直视对方,“不过,那边没有回应,我就挂了电话,然后一直不停的打过来。怎么了?那个夏亦是不是惹事了?”

    带头的一名黑衣女子与同伴对视一眼,只说了句:“打扰了。”

    转身回走,然后按住耳麦,对着领间的通讯器说道:“东方,我们被耍了……”

    与此同时。

    城南方向,两辆商务车、一辆轿车停在一条街道上,十多名通勤局的握着枪械,快速跑向显示器上标出的地点——前方一条暗巷里。

    东方旭站在路灯下,雨点从划过光芒牵出雨线,朝巷口两边戒备的同事点了点头,然后,举着枪冲了进去,前面堆积的垃圾堆里,一阵晃动,有人上前一脚将上面的纸箱、垃圾袋踢开,大喊:“——别动!”

    此刻,东方旭耳中耳麦传出女声:“东方,我们被耍了……”

    他看着垃圾堆里,一只浑身湿漉的泰迪狗叼着火腿肠,吓得竖起了耳朵,望着黑乎乎的几支枪口,坐在地上疯狂的摆尾巴,背上,一部手机被胶带缠在那里。

    “……我已经知道了。”挂断通讯,东方旭猛的一脚将旁边的纸箱踢飞,转身回到车上,“全城监控录像查到什么没有…..”

    “还在筛选、对比身形。”

    …….

    常客来麻将铺,一道人影轰的砸在包间墙壁上,震的玻璃窗嗡嗡作响,楼道间的服务员慌慌张张的跑了下去,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包间内,横七竖八躺了数人,满脸鲜血淌了一地。

    一滴一地鲜血顺着冰冷的羊腿滴落光洁地板上,夏亦踢开脚边的一口刀,站在脑袋缠着绷带的身影面前,将对方掉落的手机捡起来,递了过去。

    “东西掉了,拿好。”

    常吾本就有伤在身,就算完好状态也不是对方的对手,之前与兄弟们一起冲上去,结果一只手直接被砸断,剧烈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靠着墙角都在发抖,之前白天在会馆的从容和淡定早就没了。

    “别过来…..夏亦….杀人是犯法的…..你不能这样做…..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别再动手了…..再说,我们也是算是有旧的啊…..”

    “告诉我身后的老板坐在哪儿,叫什么名字?”

    “没有…..振兴武馆的事只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常吾并不蠢,他也是武人,明显感觉得到对方身上的杀意,但说了,万一老板逃过一劫,死还会是自己。

    他大口大口的喘气,“你要相信我啊……”

    手里的电话陡然响了起来,夏亦垂了垂视线,从他手中拿过,接通后放在耳边,另只手按住对方口鼻,就听里面,李方明的声音在说:“到我这里来一趟。”

    通话断开。

    “这不是有了吗?”冰冷的字眼从夏亦薄薄的唇间发出。

    陡然的一通电话,让常吾本来准备好的说辞,重新憋了回去,看着矗立眼前的身影,几乎整个人都处在崩溃中。

    “我说…..我说…..背后确实是有一个老板,他叫李方明,在城里有几套房产,不过今晚会坐在林荫花园的独栋别墅里,会馆的事、振兴武馆的事、还有赌场那件事都是他安排的,跟我没关系,我只是一个打下手的啊……”

    常吾吞咽了一口唾沫,悄悄抬起视线,伸手摸去腰后的一瞬,头皮陡然一紧,匕首从后腰皮带上叮当一声掉落,他“啊啊啊…..”的惨叫,挣扎着,被拖行了一段距离,一头撞碎了玻璃,整个人飞了出去,摔在巷子里。

    夏亦走出门,下了楼道,抬手伸去旁边抓过服务员的手机,然后捏碎,径直出了侧门,踩着缓缓蔓延的血迹边缘,离开了巷子。

    身后的房门里,老人摇头哼唱着京剧的声音还在持续。

    “……常征将,千里马……哎呀呀呀……单骑挥戟千军辟,誓要杀杀杀杀杀杀…….”电视上,一名老生挥舞一柄画戟,长调呐喊:“.…..杀穿…..城——”

    看门老人一拍大腿,鼓掌大叫了一声。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