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两位皇子
    白云如絮,缓缓游走,下方叽叽喳喳的鸟群,扑下树林,站在树梢啼鸣、或梳理羽毛,天空有阴影蔓延而来,没等它们反应过来,度极快的又越了过去,巨大的羽翅扇动,带起一阵劲风,将身下越过去的树梢吹的哗哗摇晃。

    然后,双翼展开,呈出滑翔的姿态,去往前方的城市。

    辉瀑城。

    阳光倾泄云间,落在洁白的露台,蒙蒙的白纱轻抚,围绕之中,有轻柔的声乐正在演奏,一名穿着白色长袍,戴着头冠的男人撑着下巴,坐在一张拱形长背的大椅上,微阖着眼帘,听着传入耳中的音乐。

    白纱帐幕外面,长有双翼的野兽收拢了双翼降下来,上方有人在同时跳下,手在飞兽的头上安抚的拍了拍,便是带着情报匆匆来到环形的露台这边,与守卫低声交谈几句,随后,望去白纱里面坐在大椅上的身影。

    “麻烦,通传二皇子,南方出大事了。”

    那名守卫点了点头,当即去往里面,小心翼翼的走去座位侧面,那坐在大椅上的男人手指正轻点下巴,开口指出演奏的音乐里错误的音节“对六个音节,偏高了,破坏了后面一对情人见面那种温情的感觉……”

    目光不斜,只是稍微侧了下脸,偏向走来旁边的守卫“什么事?”

    “是传令官,德拉顿,他带来了紧急情况。”

    “让他进来。”

    男人轻说了一声,另一只手抬起,朝那边演奏的乐队挥了挥:“都下去,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演奏,下次,不希望再有瑕疵。”

    众乐师、舞女连忙躬下身子,从侧面出口退去,而露台那边白纱掀起,名叫德拉顿的人,已经走了进来,单手按到胸口,躬身行礼:“德拉顿拜见殿下。”

    “南面的消息?那群奴隶暴动,打到边界了?”

    挥退的手势放下,依图尼.暗麒坐在那儿,伸手从一旁仆人手中端过酒杯喝了一口,他是这个帝国的皇子,排行在第二,上面还有个兄长,已经是立为储君,如今将近三十的年纪,自然也就不会有其他想法,但两个多月前,那位储君兄长意外的失踪了,从逃回来的军队残部回复的信息里,他们是去袭击另一个国度,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如今除了皇帝在意储君的生死外,而其他人真正在意的,还是空留下来的位置,至于那位储君为什么会去袭击另一个位面的国度,依图尼根本没有时间去想,毕竟那个位置已经腾了出来。

    短暂的思绪里,躬身行礼的德拉顿,直起身:“是的殿下,不过不是南方大6的奴隶暴动,而是出现一群尸鬼……这是前方逃回来的士兵口中说的,他们与一群死人打了几仗。”

    “死人……尸鬼?”

    依图尼放下手,偏过头看着他的传令官,微微张了张嘴,对于对方说的内容会不会有假,他有自己的一套判断。

    沉默了一阵,站起身,走在空荡的露台。

    “南方奴隶暴动……现在又出现尸鬼……加上我那位不知身死的兄长,今年还真出了这么多事,看来我的父亲,会为此掉更多的白。”

    传令官德拉顿看不出殿下的表情,“殿下,听说储君出征前,去了格拉什神宫,然后就去了外域征战…..现在突然冒出这多尸鬼袭击,会不会和那个位面有关?”

    “那是我父亲该操心的事……而我该操心的,难道不是他座下的皇位?”依图尼转过身:“尸鬼有什么数量?怎么来的?”

    “没有具体数量,但还在不断的增加,前线推测,估计有百万,已经三座城市被毁了,加紧的情报已经在今天凌晨送入宫殿,这个时候陛下应该召集大臣,做出对应的决策了。”

    对于突这样的事,一个国家启动反应机制,不可能立即就能征集军队完毕,依图拉明白这一点,来回走了两步,似乎思考着什么,随后,招了招手,让传令官德拉顿跟上,出了官邸,坐上一架魔法驱动的车辆,径直去往这座城市的北面。

    卡卡罗莫多,是城市北面依靠的一座大山,宫殿贴山而建,两条洁白的白玉石阶由铭文带动魔法力量,呈两道倾斜的半圆,悬托而下,依图尼带着传令官和几名亲随一步步走了上去,石阶的尽头,同样是白色玉石砌成的中庭广场,在皇帝的雕像前看了几眼,行了一礼后,继续朝前走去。

    前方雄伟的宫殿,三三两两的大臣结伴出来,见到过来的二皇子,一一驻足行礼,待对方过去,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看来储君的位置,会争夺的很厉害。”

    “二皇子柔弱,估计很难和三皇子竞争,三皇子的武力可是连黑鳞将军都在称赞。”

    “……机会嘛,换做是你,你也会想争一争的。”

    “我就想不通,储君怎么会失踪,那个位面到底有多厉害?”

    “不知道,敌人情况不明,但现在,还是先将最紧急的事情处理了吧,那些尸鬼可是三座城市的活人变得……这样下去情况会很糟糕。”

    ……

    细细碎碎的言语声里,他们背后的宫殿大门打开,依图尼将手中兵器交给了宫殿守卫,保持礼仪的进入了议政大殿。

    大殿之中,柔和的灯光沿着殿柱盘旋的灯柱游走,大臣离去后,只剩下王座上一位老人和御阶前,一名二十多岁的男人在交谈,依图尼进来时,两人停下话语,脸上露出笑容。

    “今天怎么了,我的两个儿子竟然都同时过来。”

    说话的老人,叫卡鲁图达斯.暗麒,已经五十多岁,虽然已老,但身体魁梧看得出年轻时候所具备的力量,同时,掌握着整个南北两个大6所有生灵的生死权利,也来自花白的头顶戴着的那顶王冠,

    就算此时面容露出微笑,也有着足够让人不敢放松的威严和杀气。

    依图尼站到御阶前,微微垂了垂头:“父亲,我是为南面突然出现的尸鬼过来的。”

    “嗯…..你的弟弟也是为这件事过来的。”王座之上,老人目光看去他旁边的另一个儿子,笑道:“都是孝顺的孩子啊,知道兄长不在,都过来替我这个父亲分忧。”

    被目光看着的那道身影,昂起头,随后朝旁边的依图尼笑道:“哈哈,二哥,也是来向父亲请战去收拾那群尸鬼的?”

    “原本是,但既然你来了,我这个二哥,还是退到后面了,不过,你也要小心一些。”

    依图尼身子瘦弱,言外之意,是自己的武技比不上他。

    “有什么好小心的!”那青年手一挥,握拳在空气呯的打出一道爆鸣,震响大殿,他哈哈大笑:“.…..放心吧,二哥,带兵打仗这种事,我可比大哥要厉害的多,再说一群尸体化作的尸鬼算不了什么,到时候,把它们收拾了,顺便去南面,把那群暴动的奴隶也一起打了。”

    王座上,皇帝喝斥了最小的儿子:“依图尼提醒你是对的,骄傲是一个人信心,但是太过骄傲,会将弱点暴露给敌人,就算再弱小的敌人,也会给你上一堂深刻难忘的课,巴拓!”

    “是!”

    两位皇子恭谨的回应,随后又与父亲交谈了几句,这才离开,结伴走出宫殿,得到出兵许可的巴拓.暗麒,兴奋的与二哥走去宫殿的石阶。

    “那天,我去东北部的瓦塔纳山脉,去找材料锻造一把兵器,却现一根很特别的棍子插在岩石里,上面的花纹,还有字迹是我从未见过的……”

    “哦?那你带回来了吗?”

    “当然带回来了,这次出去,正好一起带上。”巴拓停下脚步,豪迈的望去南方,捏紧了拳头。

    这一战…..我要拿下储君的位置,没有人能阻止。

    他思绪里,背后的依图尼目光冷冷淡淡看着,鼻里有意无意的哼了哼。

    …….哼,这个四肢达的蠢货。

    两人头顶的天空,阳光照着白云蔓延千里之外,阴云密集,倾盆大雨正笼罩大地,灰蒙蒙的一片。

    平原、林野、丘陵、笔直或蜿蜒的道路之上,无数的脚步由南向北,奔行过地面,积水疯狂的溅起、落下,又溅起来。

    灰蒙蒙的雨幕里,无数身影的轮廓犹如汹涌的海洋,偶尔遇到几颗抵挡的礁石,都在拍击下淹没。

    警讯的火光不断在天空升起,震动大地的尸群硬生生照着一个方向硬推,与士兵、关卡、城市碰撞之后,碾压过去,留下的尸也不久后,化作尸鬼跟着了后面。

    而警讯此时也在疯狂的通过魔法道具、交通工具朝北面传递,沿途的城镇、庄园也都在士兵帮助下,开始撤离居民,增援而来的其他城市军队在尸鬼蔓延的前方,开始集结,布置防御工事。

    一个国家的力量,在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后,终于展开了有效的拦截。

    不久,两股力量,生者与死者的力量,碰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