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二十一章 勿念
    天是铅青的颜色,朦胧的水汽笼罩在城市上空。

    雨水噼里啪啦打在车窗上,夏亦看着在躲雨飞跑的行人、雨中依偎的情侣,城市的景色在车窗外飞驰向后过去,一眨不眨的眼睛里,不知蕴含着什么样的情绪。

    副驾驶的一名警员也只是知道两人的关系,态度上也客气不少。

    “方队长最讲公正,你放心,等到法医出具检查报告,与你无关,都会还你青白的,警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

    车内的两人始终保持沉默,他见没人回应,讨了没趣的重新坐好。

    片刻,沉默许久的夏亦,终于开口。

    “去警察局之前,能不能……先去一趟锣响街。”

    副驾驶上的警员转过头来:“是要拿换洗的衣服?”

    “不是…..想去见一个人。”夏亦看着窗外连天的雨线,喉结有些酸痛的滚动一下,“.…..总要,对她说一声再见……或者,不要再见了。”

    飞驰的警车陡然一打方向,在雨中吱的一声急刹,积水四溅开来,然后在路边停下。

    方志压着刹车,双手死死的握着方向盘,目光之中布满血丝,两腮鼓胀紧绷,看着雨刮器一下一下的晃动,好一阵,紧咬的牙缝里才挤出声音。

    “小亦…..我问你,振兴武馆巷子里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杀的,老实回答我。”

    夏亦从车窗外收回视线,看着前面肩膀微微颤抖的背影,沉默了片刻:“是。”

    “啊——”

    方志猛的一拳砸在方向盘,车的喇叭声陡然在路边响了起来,吓得来去的路人远远躲开。副驾驶的警员看着那张充满怒气的脸,小声道:“方队……方队…..别生气,只要带他回去,将事情坦白,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的。”

    握着拳头压着方向盘的男人没有回答他,只是摇了摇头,压抑着情绪。

    “.…..我对不起你姐……我把她弟弟亲手抓走两次,以前跟你说过的啊……为什么就不走正道,你杀了人知不知道?!干干净净的不好吗!你让我怎么办……”

    方志死死咬着牙关,终于压抑的喊了出来:“.…..我是你姐夫……但也是一名警察啊!怎么能放过你!放过一个杀人凶手!”

    “巷子里的人有枪…..他对我做出攻击姿态,我不知道他是谁,换做是你,方队长,你会怎么做?”夏亦看着反光镜里红着眼睛的男人,低声反问。

    方志放开手刹,重新发动汽车,紧抿双唇,简单的说了一句:“这里面有误会,我会去交涉。”车头猛转,调头去往城南。

    不久之后,水汽蒙蒙里,警车在街口停了下来,从车窗望去,能看到‘有余杂货店’的招牌,车中的警员想要带他过去。

    夏亦站在雨中摇摇头,视野里,他能看到雨帘背后的少女依旧站在柜台后面,名叫徐秋花的妇人冒着雨从药店出来,跑进杂货店里。

    “我就不过去了……能帮我找一小块木片吗,巴掌大就可以。那傻妮看不见,只能用手摸的。”

    那警员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走出来的方志,后者点点头:“去找一块吧。”

    警员离开,方志掏出一支烟递过去,替他点燃,一起站在关了铺子的屋檐下,望着远去的杂货店。

    “她先看上你的,还是你看上她了。”

    “是她眼瞎……才会看上我的。”

    屋檐织了雨帘,有溅开的水滴落进了夏亦的眼睛里,又淌了出来,他笑了笑:“.…..她眼睛快要好了,跟我这种杀人犯在一起,只会毁了她……知不知道……这个傻姑娘,有个心愿,想飞上蓝天,当一名空姐…..呵呵…..当一名空姐……”

    夏亦深吸了一口气,垂下头,“.…..那就更不能耽误她,你说对不对?等来的时候,我估计都老了,当然若是还能出来的话…….”

    方志看着雨帘落下来,沉默的抽着烟。

    片刻后,出去的警员带着浑身水渍跑了回来,手里还有一柄小剪刀和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小木片。

    “谢谢….”

    夏亦接过后,蹲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在上面刻了几个字,那名警员探头看了一眼,将脸撇开,低声叹了口气。

    “我去替你送吧。”方志接过木片,将烟头一丢,朝着那边杂货店过去。

    淅淅沥沥的雨声里,上街的人也并不多,偶尔有一两个看到一身警服的身影,都未畏惧的躲开。站在柜台后面的少女听到积水中走来的脚步声,脸上微笑起来,“请问你需要什么?”

    脚边的布丁朝来人汪汪两声。

    店里,徐秋花正将地上的水渍拖掉,听到动静,抬头见到一名警察站在店中,连忙放下拖把,凑上来:“你……你是来买东西,还是有什么事情……”

    江建城从屋里探出头来,一见到警徽,吓得又缩了回去。

    店门口,方志看着少女俏丽的脸蛋保持的微笑片刻,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是关于夏亦的…..他让我……转告一个叫江瑜的女孩子……”他话语顿了顿,最后一句说的有些艰难,“.……不要等他了。”

    小瑜想了想,又笑起来:“亦哥今晚是不回来了吗?”

    她捏了一下朴素的衣角,低了低头,摸索柜台,拿过角落一张抹布,手微微颤抖的擦着玻璃柜,笑着说:“不回来也好,我还有很多事要忙的…..亦哥那边打赢了,肯定要和胖虎哥出去庆祝,说不定还交了好多朋友,他那么厉害…..总…..总会有应酬的……阿姨…..你说是不是?”

    少女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

    旁边的徐秋花没有点破警察的身份,自然看的出夏亦该是犯事了,担忧的说了声:“…..小瑜。”时,方志也开口直接说破。

    “往后也不会回来了。”

    他伸出手,将那枚小木片放到了柜台上,“这是他让我转交给你的。”说完,转身离开了杂货店。

    拿着抹布的小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徐秋花过来拉她手时,被她挣开,手飞快的在玻璃柜上摩挲,终于将摸到那枚木片,指尖划过上面刻着的字迹,泪珠从眼角滚了下来,滴在柜台。

    徐秋花看了一眼,眼眶也有些湿红,将身子转开了。

    木片上,只有短短一行字。

    愿你飞上蓝天。

    勿念。

    “亦哥——”

    小瑜捏着木片一下冲了出去,双脚飞快的跑在街道,脚下不稳,被绊倒在坑洼的积水里,雨水溅在她脸上,朝着之前脚步声远去的方向,撕心裂肺的大喊:“——你回来啊!!”

    布丁从她身旁飞快的跑过,朝着远方发动离开的警车追了上去。

    ……

    隐约听到少女的声音,夏亦只是闭着眼,没有回头。

    “我看的出那是一个好姑娘。”方志心情沉重的说了一句。

    “嗯。”

    “你和她撇开关系是对的,先不谈之前杀人的事,会馆那个死人,我能感觉到有些蹊跷,你当了别人的路子,就被栽赃陷害,这种套路,我比你明白。”

    “嗯。”后座,夏亦还是简单的应了一声。

    警车驶上去往城中心的道路,大雨愈发密集起来,来往的车辆渐渐稀少,前车窗的视野也变得不清晰,就在雨刮器嗡嗡的快速晃动间。

    后座有声音响起来。

    “……方队长有没有觉得,有时候这个社会中的一些人,对待其他人的态度上太不友好了,每个人都在努力活着,想要活的更好一些,就因为挡住了别人的路,会落到一个凄惨的下场。”

    手铐发出轻微的声响,剪刀尖锐的一端慢慢插进了钥匙孔里。

    “出狱后,其实我一直就想当一个好人,背后被人说,也无所谓的,反正做错了事,就当是惩罚好了,但这一次……我想疯狂的一回了,不想再畏首畏尾的懦夫。”

    开车的方志眼皮猛跳,抬起头望去后视镜,对上的是一双仿佛剥去了感情的眼睛,眼白全是血丝交织着延伸到瞳孔里,他大喊:“你想干什么——”

    刹那间,副驾驶的警员转过头,直接被伸来的拳头打晕。

    一双手铐也在同时拷上方志的手腕,另一端挂在了方向盘上,夏亦直接抓住盘子猛的一拉,行驶在公路上的警车偏转,驶离了道路,朝着路边的绿化带撞了过去。

    便是‘轰’的一声。

    警车高高的抛了起来,带着碎裂的砖块、泥土又嘭的坠落地上,侧翻滑出长长的一截痕迹,微开的车门,下一秒,被一只脚蹬的翻开。

    “别做傻事…..”

    方志有些神志不清的趴在车内,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一道身影手中拿着一把枪,站在雨中,他轻呼出声音的同时。

    夏亦侧脸看过来,手指放在唇间‘嘘’了一声。

    “好好睡一觉,明天看新闻。”

    **********

    雨幕连天,远去城北方向,临时落脚警察局的东方旭终于拿到了化验单,上面是血样对比的报告,终于在末尾看到了一个名字。

    “夏亦……”他轻轻念出这个名字。

    一名递交报告的通勤局组员,接着说道:“通过资料显示,这个人因为故意伤人入狱过,几个月前才放出来,而且……还和警局的方队长,有姻亲关系。”

    “叫人集合,给方志打电话询问在什么地方!”东方旭一边查看资料,一边往外走,“另外,通知增援过来的Z9成员,我需要配合,还有查到那个夏亦的电话,进行跟踪。”

    走出长廊,正厅里坐着的一名紧身红衣,染着一头蓝色头发的女子紧跟过来,两人握了握手,分享了情报,随后拉开车门,东方旭和那名女子坐了上去。

    “——出发!”

    三辆商务车,一辆轿车驶入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