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二十章 一环接一环
    看台上,所有人的视线都随那道跃起的身影站了起来,二楼包间的护栏后面,李方明狠狠一拳砸在铁栏上面,然后双臂撑着几乎倾斜探出去的上半身,面目狰狞的嘶吼:“把他给我再打趴下啊——”

    “啊——”

    歇斯底里的咆哮,陈龙捏紧了指虎看着落下,跨步的身影,右臂肌肉鼓胀到了极致,面对对方轰然打了一拳,同样挥拳……迎了上去。

    ——两只拳头相触。

    带着冲势迎上的陈龙,魁梧的身体在瞬间向后飞退,赤裸的双脚踏踏踏猛踩,止不住的移动,周围以及不远的裁判都无法理解这一拳的力量有多大,只感觉到空气有轻微的一声呯的响动。

    而作为当事人的陈龙右臂已经没有任何知觉,在顷刻间的接触,视线里仿佛看到了聚光灯投下的光线都在微微扭曲了一下,扩散出波纹来,然后,脑子里便是一片空白。

    身体轻飘飘的向后飞,然后结结实实的撞在擂台护栏上,护栏里的尼龙绳绷紧,然后轰然扯断,整个人在半空翻了一翻,狠狠摔擂台下面的地上。

    毫无知觉的手臂上,铁制的指虎裂出一道裂纹,在医护赶来,将陈龙抬走时,崩开,静静的躺在了地上。

    “夏…..十六号…..夏亦获胜!”裁判颤颤兢兢的走过去,举起夏亦的手臂。

    像这种连人带护栏都一起打飞的一拳,他当了这么多年裁判,几乎听都没听说过,喊出获胜的时候,人都还有些如梦初醒的感觉。

    观众看台上、待战席,惊叹的声音犹如海浪陡然扑在了礁石上,掩盖了比赛结束的铃铛声。

    二楼包间铁栏梆的一声踢响。

    李方明收回脚,掏出一支雪茄,常吾连忙过来点燃时,他吐了一口呛人的烟雾,面色凝重的看着走下擂台的夏亦,坐回到沙发上,伸手揽过旁边短裙黑丝的女人。

    “真他…..妈的废物!”

    常吾躬着身过来,点头道:“陈龙确实废物了一些,路都铺好了,竟然还会输了。”

    “说的也有你!”李方明伸手端过红酒还没到嘴边,陡然挥臂摔在地上,踩着玻璃渣站了起来,“幸好我还备了另外一套,打电话报警,就说会馆打死人了。”

    他吸了一口雪茄,伸出手来,女人连忙起身握住,一起走下楼,李方明朝身后挥了挥手,声音同时也传出。

    “让安排的人动手吧,让那个叫什么亦的,明白什么是手段。”

    站在沙发旁的常吾,就是喜欢在这样的人物手下做事,有手段干净、从容的感觉,而且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旋即。

    他找来手下,吩咐了一句:“做的漂亮一点。”

    然后,转身走去铁栏,包裹的绷带下面,有着俯瞰众生的豪迈。

    ………

    下方,赵德柱挤过涌动的人群,从观众席上匆匆下来,远远的就朝等候的夏亦挥手,跑近到旁边,扬着手中不知哪里捡来的拉罐,兴奋的四下挥舞。

    “老亦,你那一拳,太霸气了…..你是没看见,我旁边一个女子激动的都快尿出来了,夹着腿蹦啊蹦的,白花花的大腿,把眼睛都能晃花。”

    说笑两句后,他才想起夏亦脑袋的伤,连忙从兜里翻出卫生纸来,“还有没有事?疼不疼?”

    “没事了…..只是擦破了点皮。”

    夏亦露出一个笑容宽慰他。其实陈龙说话的关头,就已经做出了隐蔽的规避动作,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看看那五十万到底能不能真正拿到,而眼下看来,那笔钱不过是诱饵,真实的目的就是想要在擂台上打死他,还不用负刑事责任。

    走动的视线里,越过人群的后方,隐约看到了闪烁的警灯,一辆警车开到了会馆门口停下,他怔了怔,玻璃门外,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警服下了车。

    方志带着两名警员踏上石阶。

    另一边,人群后面,有人低声吩咐:“过去撞那个人。”

    “放心,碰瓷我是专业的……记得事后给钱!”

    一名矮小瘦弱的人,一脸无赖的表情,露出大黄牙提醒了一下后面的人,朝涌动的人堆挤了过去,然而跟在他身后的人影,悄悄从兜里拿出一支注射器,悄悄拔掉了针头上的帽子,

    而拥挤朝外面走去的夏亦看着玻璃门外走来的方志,愣神的同时,侧面一道挤过来的身影陡然撞在他身下,几乎是本能的挥手,将对方推开,那人像纸糊的一般,轻飘飘的向后倒了下去,砸在身后一名男人身上。

    一支针管也在瞬间刺入对方后背,无赖瞪了瞪眼睛,张合了一嘴,只发出“哎哟”一声,瘫倒在了地上。

    “杀人啦——”

    抽出针管放进兜里的一瞬,扶住无赖的男人扯开嗓子大喊起来:“来人啊,别人那个夏亦走了!他刚刚杀人啦!!”

    夏亦和胖子回过头愣在原地,后者直接冲过去,“胡说!明明是这家伙自己撞过来的,装死啊,是想碰瓷是不是?这里就有医护的,还有摄像头!”

    旁边,夏亦心头猛的一跳。

    外面的玻璃门推开,方志带着人已经走了过来,围观的人见来了警察,纷纷让开一条道来,有多嘴的人在喊:“警官,那边杀人了!”一些其他武馆的人。

    与此同时,会馆中的医护人员也正在过来。

    方志看着被一群白衣医护抢救的身体,脸色沉了下来,扭头望着夏亦:“…..这是怎么回事?”

    “喂喂,姐夫,你一定要明察秋毫啊,不是老亦做的,那人自个儿撞过来,被老亦推了一下,摔在地上,这明显是碰瓷啊。”胖子连忙开口解释。

    “谁是你姐夫!”方志吼了一声的同时,那边医护人员也在大呼。

    “病人没有脉搏……”

    “心跳停止。”

    “瞳孔已经放大,叫殡仪馆的车来拉人吧。”

    周围一片混乱,拿手机录像的、大喊朋友过来看戏的、捂着嘴不敢说话的,但无数的目光都集中对峙的两道身影上,胖子瞪圆了眼睛,不相信就那么轻轻一推,人就死了。

    随后的视线里,方志掏出一副手铐,锁在了夏亦手腕上。

    “不管这个人的死,与你有没有关系,但终究是死人了,你要随我回去调查……”

    那边的胖子冲上去大叫:“姐夫…..姐夫…..与老亦没关系,是我推的,是我推的!”但他被两名警员拦了下来。

    方志根本不理会叫喊的赵德柱,紧抿着双唇,目光看着一句话都未说过的夏亦,“……如果与你没关系,姐夫给你赔罪!”

    “.…..但现在,请理解姐夫是一名警察。”

    夏亦看着手腕间的手铐,回头看了一眼擂台,沉默的点了点头,跟着方志在一片目光注视下,走出了会馆,上了警车。

    车内,警讯在通讯器里响了起来。

    “方队长,刚刚接到总台那边传来的消息,会馆发生命案......”

    “我就在会馆,嫌犯.....”他抬起看了一眼后座的夏亦,嗓音低沉:“......已经抓到了。”

    随后,嘭的一下将通讯器挂回原来的位置,留下一名警员看守现场后,发动车子驶离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