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十九章 一拳(三更)
    背后的大老板……

    赌场的王句……

    常吾……

    振兴武馆……

    ……这之间有什么联系,拿五十万让自己输掉比赛,仅仅是因为外围设下的盘口吗?那常吾一直在外面替做事,那他背后的人,也会不会是赌场王句背后的那位老板?

    交河要建市,城南要开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自己在振兴武馆打跑常吾,也算直接得罪后面那个人,那么,搏击比赛一个盘口博彩,一个在交河县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可能不在里面掺和一脚。

    大赛这次,挡了对方路……

    振兴武馆那次,也挡了对方的路……

    .…..也就说,那个人的想法应该是要除掉我,又不愿沾血才对。

    会馆大厅,观战的人越来越多,将观众席塞的满满,其中不少是因为夏亦的比赛专门赶来的,席位上甚至还有自拉起的横幅,终于上一场比赛结束后,无数的声音混成一片嘈杂,就在主持人上台宣布下一场比赛后,大屏幕上翻出了十六号的数字。

    “有请下一场选手,夏亦——”

    夏亦缓缓睁开眼睛,背后上方的观众席爆出呐喊尖叫时,他走上了擂台中间,就此时,擂台的另一边,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站了上来,黑色的背心无法掩盖胸口两块鼓胀的肌肉,两条粗壮的手臂长满了黑毛,活像一头大猩猩站在面前。

    大汉没有拿其他兵器,只拿出一副铁指虎,戴上后,呯呯碰了两下,好像在告诉对面的夏亦:这就是我的兵器。

    “给我也拿一副拳套。”

    夏亦转身走去边缘,接过一副黑色露指的格斗手套,一边戴着,一边走回来,轻声道:“王句的人?”

    “那你准备好输了吗?!”

    “条件真的很诱人,尤其是对我这样的人来讲……”

    裁判走了过来,将两人分开,确认身份之中,竖起白手套,随后,台外的铃铛敲响,那人抱拳:“猛虎拳,陈龙。”

    “夏亦!”

    就在两人声音同时落下,裁判做了一个手势,朝后推开,看着体格壮硕的陈龙开始朝对面过去,脚步加起来。

    或许两人之间本就存在某个协定,比赛一开始,就没有多余的客套,赤着的脚掌啪啪啪踏出几步,最后一下轰的踏下去,双臂的肌肉猛然绷紧鼓胀起来。视野那头,夏亦摆出的姿态中,拳头摊开成掌,朝着陈龙直接迎了上去。

    “喝啊——”

    魁梧的身形抬起戴有指虎的拳头,轰然挥拳,夏亦直接单掌硬马硬桥的接下,空气中便是响起呯的一声,下一秒,作拳轰出,被接下,收回,右拳轰出,又被挡下,短时间的左右快猛攻,全是硬碰硬的格挡声势。

    周围没人料到甫一开战,那个陈龙攻击这般猛烈,相反,被看好的夏亦就像波涛巨浪中的扁舟,只能不停的架招防御。

    胖子在观众席上站了起来,大喊:“老亦,还击啊——”

    擂台上,疯狂的攻守局面里,夏亦架招的手臂陡然稍缓了一下,打来的指虎擦过他手臂,结结实实印在肩膀上,夏亦反手握掌成拳,击在大汉右腰。

    俩人各自退出两步,陈龙再次快步欺近,呯呯交手数下,陡然一拳砸向夏亦太阳穴,夏亦双手一架,反手扣住对方手腕,向后一拽,撞向边缘的护栏,后者脚掌一蹬,也拉着夏亦猛的撞在角柱上,随后指虎全力砸下去——

    便是轰的一声。

    角柱震的灰尘四溅,夏亦矮身从大汉手臂下面抱住对方腰身,一把将魁梧的身形抱了起来,陈龙另一只手反应极快,反勾住夏亦身体,俩人一齐摔倒在擂台上。

    就在下坠的瞬间,大汉悄声说了一句只有夏亦能听到的话语:“五十万…..别想了,擂台上打死人很常见的。”

    落地的刹那,一记刚猛到极点的挥拳打在夏亦侧脑,将他整个人打飞,在擂台上连续翻滚数圈才停下来,殷红的血迹缓缓从头间流了出来…..

    全场所有人出‘哗’的嗡响,站了起来,稍远的一点的,捂嘴望着大屏幕里一动不动的身形,瞪大了眼睛。

    二楼正中,对着巨大屏幕的方向,是作为本县唯一赛事承办方的雅座包间。

    雪茄的火星在幽暗的光线亮了亮,吐出的烟雾中,一身条纹西服的身影从屏幕上收回视线,轻抿了一口红酒后,放到桌上。

    “你们看,只要动动脑子,什么事不能解决?钱?我有的是,就是不给他,耽误我收购,要亏多少钱?要是再让这个人打进决赛,盘口又要损失多少钱?城里其他人会笑话我李方明,被一个坐过牢,一个武馆打杂的绊了两次!”

    ……..

    鲜血流淌。

    闭合的嘴角抽了抽慢慢勾了起来,眸底纤细的血管像是活了一般,爬上了眼球。

    拳头微微抬起,然后重重落下。

    ……

    条纹的身影有些兴奋的使劲在身旁女伴胸口拧了一把,那女子咬紧牙不敢吭声,直到对手松开后,就兴奋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要养多少嘴?要是输了,亏了,多少人要失业啊!”他走到护栏边上,重重拍了两下铁栏,“心情愉悦啊——”

    他身后的大理石茶几上,红酒杯陡然荡起一圈涟漪。

    旁边着装性感的女人,觉得自己眼睛花了,揉了一下,再次看去,涟漪又漾了起来,与此同时,脚下都微微感到一丝抖动,下意识的拿着手包站了起来。

    护栏边上的李方明停下了声音,眉头皱了起来,明显他也感觉到了,看去不远的常吾问了句:“怎么回事?”

    后者正要走过去开口,脚下又是一震,沙那边女子“哎呀”一声惊呼,高跟没有踩稳,跌坐下去时,四周的观众席上,黑压压一片身影站了起来,东张西望,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甚至有觉得是不是生地震了。

    擂台中间,救护人员冲了上去,一部分跌倒在地,一部分准备先展开急求,那边裁判也过来宣告陈龙获胜,就在举起对方手臂向观众示意的一瞬,听到有个声音响了起来,那陈龙放下欢呼的手臂,猛的转身看过去。

    急求医护人员还未拿出仪器,地上原本重伤倒地的人站了起来。

    “这一拳真重……原来你们是打这样的主意,那真是太好了…..呵呵…..哈哈哈——”

    拳头捏紧,跨步,脚尖猛的一点擂台,然后整个人高高的跃了起来。而陈龙看着划过半空与聚光灯重合的身影,感受到的是一股针扎肌肤般的杀意。

    他“啊——”歇斯底里的咆哮,陡然挥拳迎上。

    对面,跃起的身影,转眼即至,夏亦直接一拳轰然推了过去。

    ——拳炮.狮子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