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夏亦复仇的开始
    卡密希尔的夏天,有着烦人的虫鸣在树梢上一阵一阵的响起,微风拂过,中庭的红榴摇曳,树枝的影子在白色岩石修筑的兵楼墙上,轻轻晃动。

    顺着楼墙去往地面的外梯,有着名叫提兰波多的政务官正从上面下来,他是卡密希尔政务、税收、城中军队的最高官员。

    此时,他神情肃然而安静,穿着贵族常见的袍服,开襟的两侧红色长条随着走动,在膝盖前摆动,双手负在背后,望着顺梯而下的墙外绿色的夏景。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等过完这个夏季,税收上来后,再给军队更新武备。”

    他旁边落后一步的是名年轻的青年,一头短发,前端微翘,面容英武俊朗,颔下留有一小撮胡须,像是故意蓄的。

    青年微笑的跟在后面:“政务官客气了,我刚来这边,一切都还需要您照顾。”

    “都是陛下的大臣,说话不用太见外,对了,你从帝京过来……”走在前方的提兰波多,落下最后一节台阶,步子停了停,侧脸看向身后的年轻人,“.…..陛下最近的身体怎么样?”

    “听二皇子讲,陛下的身体很不错,身边又多了几个情人。”

    “二皇子跟陛下走的真近啊,是一个很孝顺的人,不知道三皇子他……”

    “唔……三皇子痴迷武器,在帝京人尽皆知,上次还跑到东北部的大山里,亲手找好材料……”

    提兰波多听到这里,嘴上跟着那青年笑了笑,一起走过了中庭,“说明三皇子做事很认真嘛。”

    他身后的青年,叫卡莱迈恩,是最近上面新派任的军备长,传闻是二皇子的嫡系,言谈之中旁敲侧击了一下,对方也没有隐瞒,委婉的做出回答,这点让提兰波多感到满意。

    毕竟就算对方接收军备长的职务,这城里的军队,其实还是他说了算,不过既然对方带来善意,说明只是过来镀镀金的。

    将来还会调回帝京,说不定陛下百年之后,就是新的一批帝京将领之一了。

    两人渐渐走成并肩的位置,相视一眼,脸上都有着微笑,夏风温热躁动,树叶在风里轻柔的响着。

    远方,隐约有‘嘭’的一声传来。

    “听到什么声音了吗?”名叫卡莱迈恩的青年望向城市南面的天空。

    旁边并肩而行的提兰波多摆摆手:“可能是一些士兵毛手毛脚,把什么东西撞倒了吧,难道还有人能暴动,从外面撞塌城门进来?呵呵…..”

    说到这里,他话语一转,“卡莱迈恩军备长,冒昧问一句,你的武技怎么样?你该知道,做为你的上级,我需要清楚这一点的。”

    “那政务官知道帝京的蒙塔达尔.黑鳞将军?”

    “名满上层之国,我自然知道。”

    “我能与他二十手不败。”青年颇为自豪的仰起脸,此时,那边陡然掀起一声“啊!”的惨叫,舒展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那边好像出事了。”

    旁边,提兰波多也皱起眉头,听到城中街道响起警备士兵的脚步声,随口说了句:“没关系……他们过去就可以了,应该有人捣乱,最近南边有些不太平,一群奴隶暴动……”

    片刻,中庭前方的拱门,有人跑了过来:“出事了。”

    话语刚一落下,又是轰的巨响,清晰的从城中街道传来,这次距离这边很近了。

    “叫上所有警备士兵,过去看看!”

    提兰波多虽然贵族出身,但贵族也是会武技的,甚至有些资质好的,还能成为祭祀、法师一类。

    旁边的卡莱迈恩拔出腰间的兵器,那是一柄剑柄镶嵌红色宝石的骑士长剑,修长的剑身,布满精美的花纹,随着出鞘,映着照下来的阳光,有水波的光泽在上面流转。

    天空,有建筑倒塌的烟尘弥漫升起。

    “一起去!”

    他暴喝一声,与提兰波多狂奔起来,兵楼中驻守的大量士兵、周围的亲卫也都瞬间拔腿狂奔,地面都在瞬间炸开。

    *******

    轰轰——

    一栋四层的居民楼崩裂倒塌,碎裂错落而开的残骸坠下街道,疯狂奔逃的居民,大声哭喊,有人从上面掉下来,狠狠砸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呻.吟一声,坠下的建筑残骸将他掩盖下去,粘稠的血浆顺着石头缝隙,缓缓流淌出来。

    坠下地面的岩石滚动,停在吓得一脸呆滞的女人脚边,下一刻,半边淹没废墟的街道前方,金属、血肉撕裂的声音接连响成一片,有人的身体冲破弥漫飞洒的烟尘,炮弹般朝她这边飞来,越过头顶,砸去旁边一杆路灯,金属的灯柱撕裂弯曲,人的尸体反方向弯曲,挂在了上面,肚子破开,内脏都流了下来,摇摇晃晃。

    “啊——”

    回过神来的女人抱着头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她视线之中,又有两三名士兵或行人的身体从那边弥漫的灰尘中打飞出来,呯的在街道翻滚,或砸在附近的墙壁,正面墙都在动摇,卷曲的尸体落到地上时,在墙面都是血色的印记。

    女人跌坐下去,惊恐到极致的目光之中,弥漫的烟尘里,厮杀的声响拔升到极点,影影绰绰的士兵身影像是被恐怖的巨兽推过一样,茅草般一片片的倾倒下去,破碎的尸体带着血线疯狂朝四周挥洒。

    兵楼那边,带着大量士兵增援而来的提兰波多和卡莱迈恩已经冲过了长街,顺手解开了手中宝剑的禁制,水波的纹络更加明显。

    “就是那边,好像只有一个人,政务官,我过去解决他!”

    卡莱迈恩说了一句,周围的士兵也从四周开始进行合围,汹涌的朝那边冲去,他们都是驻守这座边界城市的精锐士兵,对于敌人,不管是一个,还是一群,都不会胆怯。

    成百上千双脚步蔓延长街时,前方弥漫的灰尘陡然涌动,随后有冷芒闪烁,一道刀光呈月牙冲出,带起了剧烈的破风声,令人寒毛都在瞬间根根竖立起来。

    冲刺中的士兵,有人反应过来,做出格挡的姿态,有人大叫:“小心!”

    视野里,冷芒形成无比巨大的东西,化为实质,转眼迎面撞了过来。

    呯呯……

    ……噗噗噗!

    覆甲的手臂捏着长枪掀上天空,人惨叫的嘶吼里,刀光径直切了过去,向后延伸,后方一名士兵胸甲接触刀芒,胸甲撕裂,鲜血唰的飙射而出,刀芒硬生生挤入人群……头、手、腿、身子直接在光芒里四分五裂。

    人的脚步声、惨叫声、身体、甲胄撕碎响起了一片,后面还有不少人在想前冲,最中间一道身影,俊朗的脸孔面容肃穆威严,那是来自帝京男儿的豪迈和英武,他张开嘴大喊:“让我卡莱迈恩来领教你…….”

    刀光劈来,手中长剑轰然碎裂,奔跑的身形连带还未说完的话语,一起被斩在了地上。

    “呵哈…..”

    还在后面奔跑而去的提兰波多,渐渐停下脚步,发出这声意味不明的声音,目光在地上的尸体停留了片刻,望去前方十多米远的废墟间。

    厮杀的声响停息下来。

    天空阳光明媚,弥漫四散的尘烟里,有着兵器嗡嗡的响动,一道身影的轮廓渐渐在众人视线里变得清晰,脸上、手臂布满危险的红色光纹,左眼泛起白色,右眼透着诡异的红色光芒,犹如恶魔般注视着他们。

    一颗地上的石子,‘啪咔’被踩碎,夏亦轻垂雪饮刀,信步而行,慢慢走了出来,身后是一串长长的血色脚印,以及遍地破碎的尸体。

    红石的暴虐。

    雪饮刀的入魔。

    几乎同时出现在了他身上。

    风吹过长街,夏亦微张的牙缝里有着灼热的气息喷涌,看也不看地上跌坐的女人,越过时,轻垂的刀锋舞动,响起血肉撕裂的声音,血线唰的溅上天空,在墙壁上淋出一道弧形,无头的身体向后倒了下去。

    “可恶……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提兰波多身体微微颤抖,毕竟正常人不可能是这副模样。

    然而,他说话的同时,那边缓缓而行的身影在半道停下来。

    “这样杀,真是太麻烦了……整座城啊。”

    夏亦嘴角咧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望着那边乌泱泱一片士兵,以及周围无数的城中建筑,他身上,伴随这句话,红色的纹络渐渐变得耀眼。

    那是极度危险的光芒。

    “走…..逃啊——”

    感受到空气中的温度陡然拔高,提兰波多猛地大吼,拔腿就朝后方狂奔,不放心的回头看去一眼。

    长街之上,那道身影犹如一朵绽放的红莲。

    轰——

    那是巨大的爆炸,耀眼的白光随即填充了视野所能看到的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