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十八章 买卖(二更)
    白瓦瓦的灯泡,烟雾笼罩升腾。

    赌桌周围还有十多名赌客,大门陡然轰的一声破开,把他们吓得捏着钞票差点钻到桌子底下,或者朝侧门逃跑,牌的美女荷官连忙拉住一个趁势想要抓钱的人,叫喊起来,一时间引起混乱,周围的立刻围上来二十多名看守,手持器械的望着大门,或拦下四处乱跑的赌客。

    夏亦捡起地上的一根铁棍,提在手里就那么走了进去,然后有鼓掌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抬起头望去。

    附近的铁梯上,有一道较矮的身影照着一件衣裳,年约五十多岁,头、下巴胡子都有些花白,对方拍着手掌,带着几名打手站在二楼铁栏栅后面。

    “你就是夏亦,等你好久了!在下王句,你可以叫我老王。”

    下一秒,手持器械、刀棒的看守越过了赌客,将夏亦围在了中间,上方,名叫王句的人挥了挥手,“把手里家伙都放下,打打杀杀的成什么体统。”

    说着面带微笑的走下铁梯。

    “你认识我?知道我要来?”夏亦偏了偏头,铁棍随意的垂在腿侧,目光扫过周围虎视眈眈的一群打手,心里倒也不怯,“还是说,你觉得有这些人在,跟我站这么近,就能有恃无恐?”

    踩过铁梯的脚步陡然半空停滞,随后收回去,就站在半中央,王句脸上笑容有些僵硬,片刻,又笑道:“我差点忘了,十六号黑马,可是会所有兵器的……”

    “所有兵器?有枪厉害吗?还不是一枪的事。”那人身旁,一个穿着灰色马甲,剃平头的男人朝那边的夏亦说笑一句,抬起手,指着自己:“就这么远,耍一个兵器来看看,能不能打到…..”

    说话的声音陡然变成“啊——”的惨叫,平头男伸着之前抬起的那支手臂,手掌心被一支小刀紧紧的钉穿,插在墙壁上。

    “再多一句,下把刀插你嘴里。”

    惨叫的那人连忙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出声音。四周,不少人揉了揉眼睛,他们只看到对方手动了一下,根本想不通,那柄小刀是怎么飞出去的,把人手掌扎穿钉在墙壁上,这样的力道和准度,还不是瞄谁,谁死,目瞪口呆之下,没人再敢上前半步。

    “和气生财…..夏兄弟未免出手有些狠了,可惜你不敢杀人,一旦暴露了,你知道后果是什么,不过我有好东西给你,保证你会喜欢。”

    王句紧了紧外罩的衣领,笑着挥了挥手,让人将二楼过道用白布遮盖的桌子解开,露出厚厚数十叠钞票,砌成方堆将桌子摆满。

    “这里有五十万,只要夏兄弟点头,就都是你的,有余杂货店老板欠的钱,也一笔勾销,你要明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江建城是自愿来赌的…….”

    “条件。”

    “输掉比赛!”王句蹲下来,点上一根烟,看着楼梯下面的夏亦,“明天你的对手,会是我们的人,到时候希望你能输掉比赛,当然也不能太假,让人看出来。”

    他站起身,走上去拿起一叠崭新的钞票,在手里哗哗的拨弄,“打出全国基本没戏,不如收了这笔钱,你我都有好处,毕竟这种大赛,都有博彩公司的影子在外围开设盘口,放了自己的人进去,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人,还坐过牢,挡了别人的财路,就是死路一条。”

    “你也开了盘口?”

    夏亦双唇微张,嗓音低沉,手中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柄小刀,原本还拨弄一叠钱的王句吗,下意识的想要往下蹲,做出躲避的动作,见到飞刀并没有射来,这才镇定的重新站直,将钱放回原位。

    “夏兄弟说笑了,你看看这里,我怎么可能有资格开设盘口,自然是后面还有大老板。”

    阶梯下面,夏亦看了他好一阵,手中翻飞的小刀陡然一停,收了起来,转身从厂房车间里出去。

    “我会考虑的这桩买卖,也喜欢你们说到做到,但是如果当中还要耍什么花样,回去告诉你们背后的老板——”

    厂房门口,夏亦停了停脚步,侧过脸来,薄唇微启。

    “——我会把你们都杀了。”

    一群持着器械的看守面面相觑的目送那道身影离开,消失在黑色里,铁梯上有人憋红了脸才将那柄小刀拔出来,捂着手掌的那人终于凄厉的惨叫出来。

    王句掏出绢帕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要是对方身上还有更多的这种小刀,想要杀死这里的人,真的是来的不要太简单了,他并不知道大老板后面还有没有计划,但是最好还是没有的好。

    弄不死这个煞星,可能死的真的会是他们了。

    夜色寂寥,传出阵阵虫鸣,很快翻去新的一天了。

    ***********

    新的一天,天云阴沉,偶尔会挂起风来。

    方志驾着一辆警车来到医院,之前他从同事口中听到一个趣闻,前几天有三个混混被人用溜溜球打的鼻青脸肿,还被挂在铁栏栅上大半夜,可对他来讲,这不是什么趣闻。

    联想到巷子里凶手杀人的手法,绝对是会武功的,如果这是一条突破口,说不定对案件有重大进展。

    匆匆下了车后,他带着两名副手来到同事所说的医院二楼外伤科病房,还没走到病房,就听到门内有三人的声音叫嚷着报仇之类的话。

    “还坐什么院,你看我们生龙活虎的样子,哪里还有什么病?!”

    “.….就是赶快给我们办出院手续。”

    “.…..那家伙一定还在锣响街,回去找他报仇,这次咱们先买好装备,伏击他!”

    一名小护士憋着笑从房里出来,见到穿着警服的方志等人,礼貌的点点头,拿着病历去了前台那边,然后,他沉着脸推门走了进去。

    不久之后,那名小护士拿着出院手续过来时,红绿黄三个混混眼里包着眼泪,连连摆手:“再给我们办一个月的套餐……有没有优惠啊。”

    另一边,方志走出了医院,望着阴沉沉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做了多年的警察,经验和直觉自然都很灵敏。

    三个混混……振兴武馆巷子里的那一刀…….都指向武艺高强的人,而且……时间上,夏亦都在附近,坐的地段也是在锣响街。

    “希望真的不是你……”

    坐上车后,驾驶的警察转过头来,“方队,接下来去哪儿?”

    方志摘下警帽,闭着眼睛艰难的开口。

    “去搏击大赛会馆。”

    阴云翻涌,远去城中心的体育馆,第一滴雨点落下,打在半圆的玻璃屋顶时,主持的话语声里,叫出了十六号,夏亦坐在待战席上,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