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日常(下)
    风吹过林间,带起叶子哗哗的轻响,夏亦拔出雪饮刀插回鞘里,刚强度的练习武技的时间里,浑身没有一滴汗渍。

    他静立收气,目光望着走来的女子,“凯琳小姐,你有事吗?”

    “没有。”凯琳摇摇头,金色的长在阳光里,绽放出一片金闪闪的光泽,白皙的脸上勾勒出一道美丽的笑容:“吃完早餐,随意转转,没想到现闻名塔塔西亚的武器大师夏,一个人悄悄躲在这里练习武技。”

    语气顿了一下,摊开手:“当然,如果打扰你,我跟你道歉。”

    “那倒不必,我也正好练完。”夏亦系上雪饮刀,动作间,将干涸的人头隐蔽的遮掩起来,不让女人看到。

    “其实,我还想再看看。”

    “嗯?”

    “你的武技……至少在南大6是顶尖的,如果我的眼光没有问题的话。”

    已经离开的夏亦停下脚步,回过头:“谢谢凯琳小姐的称赞,不过昨天宴会的时候,听说你只是喜欢读书的弱女子…..这么了解武技方面的事?”

    “在武器大师面前,我不就是弱小的吗?”

    凯琳.奥拜德拉身形高挑,穿上高跟鞋几乎与夏亦一个高度,加上束腰长裙的效果,远看去让她显得更高一点。

    走到夏亦面前,目光直直的盯着他:“那么,做为弱小的女性,我能否有幸邀请您,一起走走?”

    “抱歉,我还没吃早餐。”

    夏亦想到地球那边还有人在等自己…..江瑜、惠子、周锦,顿时与这异界女人说话的兴趣,都少了几分,身影呼啸离开了这里。

    “…….”凯琳沉默的站在原地,目光灼灼的看着背影远去,低头又看了下身段,“这人还真有点……唔…..意思?”

    随后走出这片树林的同一时刻,斜对的官邸塔楼上方,有声音响起:“父亲!”

    艾伦德走进侍卫躬身打开的房门。

    屋子里光线暗沉,远远的,能见前方方形的石台前,伊卡麦恩站在那里,听到儿子的声音,侧过脸来,眸底布满了血丝,神色疲倦,就好像一夜没睡。

    “父亲,你昨晚没有休息?”艾伦德走近,自从与凯琳成为情侣后,从前浪荡的性子已有收敛,至少眼下,他还是会懂得关心自己的父亲。

    老人摇了摇头,目光重新投去石台,以及上面摆放的一柄宝剑。

    那是艾伦德从未见过的剑身,充满了邪恶的长角骷髅头,重塑之后,上面有种令人感到战栗的寒意。

    “这把剑……”

    伊卡麦恩挥手打断儿子还未说完的话语,声音低沉:“这是我专门为提拉提玛家族未来准备的筹码,上面有强大的铭文……不过还没有激活,我要让你带着它,前往上层之国,献给三皇子,表明我们的立场。”

    “为什么是我?”艾伦德虽然对这把宝剑感到好奇,甚至有种忍不住拿在手里的冲动,但终究并不是很强烈。

    他转过头看去父亲,同时迎上父亲投来的视线,犹豫了一下,语气不由弱了下去:“.…..凯琳还在这里,可不可以不去?”

    “不行…..”

    伊卡麦恩摇了摇头,抬起手按在了儿子肩膀上,一起看向石台上的宝剑:“这柄剑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献剑的举动,而你……”

    老人看去儿子的目光,变得温柔。

    “.…..孩子,你是提拉提玛家唯一的继承人,你最近的改变和努力,我都看在眼里,如果是从前,我也不会让你亲自去上层之国,但现在,你已经合格了,至少有了一位继承人该有的态度。”

    手掌重重的拍了拍:“以后提拉提玛家,就要靠你支撑下去。”

    “是……”

    艾伦德已经很久没有听到父亲这样与自己说话了,唯一还有印象,还是许多年前,母亲去世那晚。

    不过自从那之后,自己沉沦在女人身上,麻木自己不去想母亲去世的事实,而这样举动,却是让父亲伊卡麦恩失望透顶。

    “.……我会尽力。”艾伦德眼眶里有着湿润,上前抱住父亲,在他后背轻轻拍了两下,“你儿子,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接下来的时间,父子俩商议了出行计划,制定了路线以及见到了三皇子后,该说什么话,什么表情,都一一做了详细的步骤。

    直到门外,管家塔姆过来提醒,两人才现时间已是到了傍晚,暂时落下最后的决定,老人这才打儿子下去吃饭,但艾伦德还是让老人先走,自己留下做最后的规划,然后吩咐工匠打造最精致木匣等等一些繁琐的事情。

    毕竟老人已经熬了一夜,剩下让儿子来做也是应该的。

    执拗不过孩子,伊卡麦恩带着妥协的笑容与管家一起出了房间。

    盘旋的石阶响起脚步声,塔姆跟在老人身后,看着前面枯瘦的背影,有些担心。

    “侯爵,让艾伦德勋爵独自带着那柄宝剑北上,会不会有些冒险?”

    “雏鸟想要飞翔,就要学会独自面对困难。”伊卡麦恩笑了笑,回头看向老伙计:“何况他是提拉提玛家的人,就更要学会,虽然现在有些晚,但终归还是走上该走的正途。”

    塔姆理解的点了点头,随后也笑起来:“艾伦德勋爵最近的变化,看来让侯爵心情很好。”

    “这是当然。”

    走在前方的老人没有否定,走完石阶来到二楼时,他吩咐管家:“将晚饭带来书房,我还有点公务还没有处理完,就不下去吃了。”

    外面天光已经彻底暗下来,长廊里壁灯照亮前方的道路,塔姆领了命令离开,老人负着手转去另一边的长廊,随后在某间房门前停下,推门走了进去。

    长廊尽头,一只独眼在拐角的阴影里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随后走出。

    “好机会……”

    夏亦的声音呢喃,压着披风下的雪饮刀柄,朝着前方走了过去,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扇已经关上的房门,身影走过墙壁上一盏盏壁灯的光芒范围,俊朗的脸庞光影来去中,变得明明灭灭起来。

    就在接近十米左右,夏亦右手边,有门扇忽然打开,目光转去,却是一头金披肩的凯琳,正站在门边。

    见到夏亦站在她门口的一瞬,眸子里先是露出疑惑,然后…..爆出惊喜的神色。

    下一秒。

    夏亦唯有的手臂上,女人陡然伸手抓住,为了不引起动静,夏亦不敢用力挣脱,然而,随后他被拉进了房里。

    呯的一声,凯琳将房门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