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十三章 搏击盛会开幕
    清晨的阳光照进窗棂,鸟儿立在阳台,偏头看向房间。

    冒着火星的香烟架在烟灰缸上徐徐燃烧。

    夏亦站在卫生间,勒紧了右肋的绷带,看着点点透出的血迹,随后,穿上一件灰色的长袖外衣,将伤势遮掩下来。

    搏击大赛……

    不知哪里的敌人…….

    拿到属于自己的第一笔钱…….

    出狱后每一条路都难以行走,有些事,或许根本做不到,但现在至少有一件事,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毕竟也是唯一能做到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擦干了脸上的水渍,镜子里的是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偶尔嘴角勾起来,是阳光温和的微笑。

    “就这样了。”

    转过身,走出卫生间,将申请表折叠好揣进口袋里,伸手拿过烟灰缸上的香烟,叼在唇角,打开门走了出去。

    楼下,赵德柱将他往日收废品的三轮洗的干净,好几块铁锈的地方,都重新磨过了,见到夏亦走下楼,拍了拍专门放在车斗里一把竹椅。

    “快上来,特意给我兄弟准备的总统座位。”

    夏亦跳了上去,坐下时,椅子都咯吱咯吱的响,“这椅子好眼熟……”

    “管他眼不眼熟,坐好了,老司机现在就带你看看城中心是啥模样。”

    胖子蹬上三轮,兴奋的大吼:“——出发了!”

    脚踏踩圆,泛着锈色的铁链带动绞盘,三轮车响着吱吱的摩擦声,蔓延过了锣响街,飞快的一个转弯,驶上了有车辆来往的道路,朝着城中心过去。

    锣响街边,一名老人拄着拐杖站在屋檐下,看着平日摆放竹椅的位置上,空空如也,张着没牙的嘴大声嘶喊。

    “哪个缺德的哟……连一把椅子都偷。”

    四月的阳光,金灿灿的带着暖意。

    *****

    交河县坐落长江中游以北,紧挨江边。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自改革开放之后,修建了一座链接江河南北的跨江大桥,大大减少的商路运输的成本,令得交河县经济复苏很快,同时,又有江口码头,成为东西漕运的核心,大大小小的商社在这里立足后,七八十年代的小县城逐步扩大,人口也密集起来。

    尤其是这两年,全国商气繁荣带动下,原本的县城推倒了代表破旧的低矮楼房和一些没有必要的古迹,大量的高层建筑拔地而起,将娱乐、住宅连成一片,极具现代化都市的气息。

    这段时间,传闻县城将要升级为市的消息,也在城中传播,而举办的搏击赛事更是将声势推大,不管是政府,还是民间都是极愿意促成的。

    毕竟从上到下都是一件好事。

    装载竹椅的三轮车为了躲避交警,选择的路线大多都是市政施工的路段,夏亦坐在椅子上可谓是全景天窗,川流交织的道路边上,行人来去匆匆,大多穿着时髦,有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与人交谈说笑;有青春靓丽的少女露着长腿,吹泡泡糖,听着耳中的音乐在路边等候公车,偶尔也会与身旁的母亲漫不经心的应和两句。

    四周,都是高耸的一栋栋大楼,层层镶接的玻璃映着照下的阳光,反射出一片刺眼的光芒,夏亦和胖子从这些笔直高大的建筑下方过去,他只感到一种压抑的窒息,交织涌动的人潮、不断来去的车辆,街边播放的流行音乐、光怪陆离的影视片段,让他觉得监狱的数年,与这个世界脱轨了。

    这也是他很少到城里的原因。

    三轮车在一道道注视而来的视线里,拐进一条巷子停了下来。

    “前面就是了,有交警维持交通,咱们还是走路过去。”胖子下来,用锁链将车与一根水管一起锁上,“老亦…..话说你伤口没问题吧?”

    夏亦摇摇头,下了车斗:“先报名吧,走到这一步,撑也要撑过去。”

    俩人走过街道,过去的方向是体育馆,一眼望去,只有挂着搏击赛事的横幅,十几辆轿车停靠在周围车位上,并没有想象中的人山人海,毕竟现在只是小地方的海选,等到了市级比赛,或者省级、全国,那样的赛事,怕才真的是盛况。

    夏亦和胖子走入会馆,并没有多少人在意,不时有各种打扮的人从旁边经过,踏上石阶,推拉的两扇玻璃门两侧,有黑色衣服的工作人员守着。

    “还真有点气魄啊…..”赵德柱拉着夏亦的衣角,有些紧张的左右张望,踏入大厅后,一名女子礼貌的引着他俩来到报名的地方,数张柜台,早就排起了长龙,夏亦让胖子去一边,他自己去排队就行。

    “那我到处溜达溜达,顺便看看有没有纸板、拉罐……总不能空手回去。”赵德柱小声说了一句,然后从这边离开,跑去另一侧。

    胖子刚走,很快又有几人进来,排在夏亦身后,都是城中其他武馆的弟子,而四周供休息的座位也都坐满了人,大部分是武馆中其他弟子给参加比赛的选手助威的,不过,他没看到振兴武馆的人的身影,想必对方也都不会过来的。

    没过多久,轮到夏亦走到柜台前递上了身份证和振兴武馆的推荐单,办理报名的都是年轻美貌的年轻女子,接过表单后,忍不住多看一眼对面的夏亦,然后微笑准备在电脑上录入。

    “您好,先生。请站到这边,与摄像头保持正面。”女子指了指柜台上立着的一个摄像头。

    摄下相貌后,那名比赛录入员问起了其他内容。

    “先生报名的兵器,请问你擅长什么兵器?”

    “所有兵器…..”

    正在打字的女子表情怔了怔,捋了一下头发,保持微笑道:“先生,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也不是在开玩笑,你就照这样输入就行了。”

    刚说完,身后就传出一阵哄笑,那几名其余武馆的弟子揶揄的指着前面的夏亦,笑出了声。

    “听见没有,竟然还有会所有兵器的……”

    “我也会啊,所有兵器我都能拿,这算不算?哈哈哈——”

    夏亦接过女子递来的参赛凭证,转过身看去那几人,最靠近他的一名男子环抱双臂,偏着鸡冠头,冷笑的瞪过来,“看什么看,别让我在擂台上见着你。”

    他腰间晃动一柄铁制的双节棍,看来也是报名的兵器赛。

    “…….”夏亦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去找胖子去了,还没找到对方,赵德柱捆着几张纸板先找了过来,正准备出大厅时,就见一张可移动的擂台在十多名工作人员推动下,推到了中间,几名穿着武道服的少年上去打了一套拳。

    “不会还有什么表演吧,要是再来一场脱衣舞就爽了。”胖子嘿嘿一笑,“要不再看会儿?”

    夏亦对于接下来的程序,比赵德柱要清楚一些,下面应该会是开幕式了,毕竟只是小盛会,不会拖的太长,闹的那么隆重。

    这期间,果然又表演了两场歌舞和魔术,之后,一名主持人走上擂台中央报了幕词,手一挥,指向不远三道挽弓的身影,对着话筒大吼起来:“现在,分赛场开幕——”

    洪亮的声音落下的一瞬。

    挽弓搭箭的三人,朝着前方拉响了弓弦,左右两箭射在了红靶上,第三箭直接飞去更后方,射在场馆二楼的护栏下面,红绸撕拉一声断开,一柄汉剑垂直落下,钉在下方早已准备的祭鼎里。

    片刻,台上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迎彩头,我们将抽取开幕式第一场比赛——”

    大厅上方挂着的显示器陡然变化出了数字,不停的翻滚,就在许许多多视线下,慢慢停了下来,显示一组数字:十六。

    夏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凭证,上面正是这组数。

    而另一边,腰间系着双节棍,鸡冠头的男子朝四周观战的人挥舞双臂,然后翻上擂台,拿出兵器,“谁是十六号,上来!看我打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