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十一章 意外之事
    “老夫有点不明白,你是多久开始练习双棍的?”

    深棕色的办公桌后面,程广恩翻出纸页,在上面书写着什么,说话的声音里,偶尔会抬起视线看去窗户那边。

    “......没有多久。”

    夏亦望着天空挂着条幅的热气球,轻声回应一句,随后又陷入沉默里,用这样的方式拿到了比赛名额,其实说到底,既得罪了那个常吾,也是得罪了马琳,至于振兴武馆,只要比赛拿到名次,根本不存在其他的问题。

    半响,老人在比赛申请单上盖下了武馆的印章,递给了夏亦。

    “你这么执着想要参加比赛,到底是为了什么?以你现在双棍的技击实力,再修心养性十年开宗立派都有可能的。”

    夏亦转过身伸手捏住了递来的申请名单,看着老人笑道:“馆主是不会明白,刚出狱的人在社会上是如何蹒跚而行的,更不会明白,身上没有钱的痛苦。”

    “你参加比赛只是为了钱?”程广恩语气有些惊讶,目光之中却是带着审慎的神色,指尖捏着的纸页慢慢被抽走时,他微微摇头。

    “......你这身技艺,埋在金钱里真是可惜了。”

    夏亦并不理会老人那句可惜的话语,目光扫过申请表上的内容无误后,转身打开房门离开,关上门的时候,他回头对房中的老人笑了笑,扬着手中的申请表。

    “谢了......还有,我可不止会双棍。”

    然后,留下一脸愕然的老人,轻轻将房门碰上时,门扇将他的笑容遮掩在过道的昏暗里,走出办公室的过道,来到馆场,正收拾打扫的弟子们以及还未离开的一些学员,都停了下来,望着一贯给他们阳光、谦虚、畏首畏尾印象的夏亦,神色都很复杂,就算当中有关系稍好一些的,都不敢上前打招呼。

    就那么安静的望着对方。

    场地的另一边,马琳包扎了手臂,看到走出来的夏亦,站起身,好看的眸子里闪烁异样的情绪。

    “你一个刑满释放人员,代表红叶拳,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夏亦点点头。

    “随时奉陪。”

    他露出微笑,径直走过了馆场,脚步并未停下的穿过了大门,阳光照下来,夏亦看着这片灿烂的光线,深吸了一口气,只要拿下市级比赛,就有五万块......基本上是他不吃不喝干两年打杂的工资。

    “谁叫我这么穷呢。”他自嘲的说了一句,下一秒,陡然伸手捂在腹部上,肚子隐隐感觉到内脏拉扯的隐痛。

    原本他只是过来要名额,远远的,就看见了常吾带着人手去武馆,只要人不傻,都能分辨的出对方要干什么,这样的机会夏亦不可能放过,当然顺便也想试试他的异能进阶到哪种程度。

    以及随时切换兵器、副作用......等等。

    “果然能频繁使用异能,只是会激起内伤......”

    低语声里,离开了武馆,一路前行,与一辆驶过街道的灰色轿车擦肩而过,片刻,夏亦拐入近路的巷子,其实来武馆前夏亦还准备了两把小刀,插在皮带上,也幸亏没有用上,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拿出一把在指尖飞快的翻转耍弄,用出异能的瞬间,锋利的刀锋唰的划过墙壁,留下一道刀痕。

    夏亦看着刀身上面倒映出他的眼睛,沉思下来……..近距离和投掷果然也有不同的效果。

    就在他插回小刀的一瞬,刚刚擦肩而过的轿车吱的一声刹停,驾驶座上一道身影看了看刚刚发出能量波动警报的手表,连忙掏出手枪安装上了消音器,打开车门走出去的同时,对着领间的通讯器说起话来…….

    **********

    锣响街,东方旭一身便装走在嘈杂坑坑洼洼的街头,不时与路边摆着菜摊的小贩说笑几句,打听一些事情。

    “.......最近有没有什么打架斗殴特别厉害的?”

    “你打听情报啊?我又不是你线人......不买东西赶紧滚。”

    “.......”

    锣响街只是这片城中村的一条长街,原本也安置有摄像头,但无一例外到第二天就被人破坏了,几次之后,县交通那边就不再管这事了,以至于东方旭这几天难有从监视视频资料参考,只得与同事分开,一个监视武馆,一个在锣响街打探,摸清楚突然出现的异能量和那晚杀岛国人的凶手是否坐在这里。

    他刚离开菜贩的摊位,领子里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东方,能量波动刚刚在武馆附近响了一下,我看到一个年轻男性走了进去,你赶紧过来,我先追上去……”

    通讯里有车门碰上的声响,然后是脚步奔跑的声音传出,同伴陡然暴喝:“站住——”的话语响起的瞬间,东方旭眼皮狂跳,有着不好的预感,朝通讯器里大吼:“赵安,不要妄动!”

    下一秒,拔腿狂奔,朝车子那边跑去,打开车门坐上去,通讯器的信号断开了。

    …….

    巷子里,赵安的声音响了起来。

    “前面那位兄弟等一下,我有事问你。”

    夏亦停住脚步,转身过去之中,偏动的目光扫到靠在巷子里一扇破烂的玻璃上,从后面走来的身影腰间,隐隐看到了枪械的握手,对方的手也随时保持着拿枪的距离。

    他心头一跳,手臂缓缓也在上移,声音低沉。

    “有什么事?”

    赵安一步一步走的缓慢,上身微弓,眸子闪过一抹凝重,脸上保持着笑容,语气平和。

    “请问振兴武馆怎么走?我转两圈也没找到。”

    “就在这条巷子背后,出了巷口直走一百米就到。”

    “这么说,兄弟常去那家武馆?”

    就在试探的话语说出‘馆’字的刹那,旁边的垃圾桶陡然传出喵呜的一声,跳出一只黑猫,原本紧张到极点的气氛陡然绷断开来。

    夏亦足尖一扭,猛的转身,敞开的上衣掀开了衣角,指尖拉出了小刀,后方的赵安也在突然的变故之中,飞快的拔枪,朝着前方的转身的人影扣下扳机。

    呯——

    ——噗!

    消去火焰的沉闷枪声响起,赵安握着手枪直接朝后连退数步,垂下的手臂还握着手枪,手指失控的按着扳机,照着地上又连开数枪,尸体靠着巷壁慢慢坐了下来,一柄小刀赫然插在额头上,殷红的鲜血流过瞪着的眼眶。

    夏亦身上同样也有鲜血,子弹在转身中擦着肋骨皮肉过去,差点打断肋骨,他捂着右肋,咬紧牙走过去,一把拔出尸体上的小刀,将地上他滴落的鲜血抹去,这才跌跌撞撞的跑出暗巷。

    不久之后,附近路过的居民发现了尸体,尖叫的拨通报警电话。

    东方旭随后赶了过来,见到同事的一瞬,咬紧了牙关,身体僵硬到发抖。

    “叫你不要妄动,等我的啊……”他伸手将赵安睁着的眼睛轻轻抚上,将尸体揽到怀里,眼眶里,有水渍滚了下来。

    “.…..你让我怎么跟你老婆、孩子交代,我……他妈怎么跟她们交代!!”

    他一拳一拳砸在墙壁上,张着嘴,声音哽咽嘶哑。

    过的片刻,外面传来警笛。

    数名警察冲进了巷子,为首一人,浓眉宽目,在东方旭身旁蹲了下来:“我是交河县警队队长方志,请配合我们调查!”

    而抱着尸体的东方旭也在之后,亮出了另一个身份。

    “通勤局?”

    方志皱着眉看着证件上的几个字,表情渐有了凝重。